FreeWeibo

"@钟鸣66" on Sina Weibo

钟鸣66:春晚成本是谁出的?可以转为财政拨款或捐款吗?那是门有进账的生意好不好?声明:不爱看春晚。但说事讲点逻辑好不?
隆裕太后:【代表称春晚花费大 七成网友支持停办】上海广播电视台主持人叶惠贤拉出春晚账单:一台晚会最低成本1000万,多点的要用6000万元。一春节光上星晚会有40多台成本5亿!40万办一所希望小学,可建1250所希望小学;资助16.7万名贫困孩子。74.12%网友赞成停办,0.8%反对取消http://t.cn/zOfQ0jo @鲁国平先生
钟鸣66:根据群众的需要和财力办政府。政府是群众办起来的。
北京杨博V:【寒酸的市政府】没有铁门,没有豪华的办公大楼,甚至没有门卫,只有一排略显寒酸的红砖混合铁皮的建筑——这就是美国新泽西州蒙哥马利市的市政府大楼。共有135名公务员为这座城市服务,整年没有一分钱的公款招待费。如果中国政府也这样,恐怕没人考公务员了。@文史女教师@袁裕来律师
钟鸣66:太犀利!
思想聚焦V:西方和中国的差异,很经典!
This image has been hidden by our adult filter. Show original image.
钟鸣66://@六朝逸民:都成了王成了,还有什么不可以开诚布公的,包括那区区个产? //@张放:[偷笑]//@思达逸语: 不管叫什么,先转500次 //@吴祚来: 你你你你这不叫开炮,这叫寻衅滋事!//@诗人刀哥: //@哈侣://@章诒和: 要命的是“假如”。
贺卫方V:【强卫】江西省委书记强卫在民主生活会上率先表态,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让大家向他“开炮”。这个姿态特别感人。假如——强调是假如——有一位参会者以很谦和的语气,满脸笑容地说:“强书记,我不想开炮,只是想问:何时您的家庭财产能够公开?”强书记会怎样回答?
钟鸣66:请环保些,开个公众号不是挺好? //@导丝三世:" A4的大开本、宣纸印刷、价格超过两千"。尼玛,圈钱的啊。
南都深度V:【新版毛泽东语录待审批】新版毛泽东语录有望上架,它的封面和1960年代出版的“红宝书”一点也不像。自1966年之后,官方未再版过《毛泽东语录》。新版毛泽东语录总编、解放军军事科学院研究员陈宇表示:此次再版语录是民间和学界的行为,没有政治目的,但目前还在等待官方的审批。
钟鸣66://@王石:转发微博
金融家微博V:周有光:对马克思主义进行研究、讨论是可以的,但是把它当成宗教来信仰,这是完全错误的。这个主义往往被看成是一种信仰,只许信仰不许怀疑,这跟学术完全是两条路。学术就希望你来批评我,希望你来说我的错处,批评是学术的养料,没有批评,学术就不能进步。只许信仰不许怀疑,整个科学就没有了。
钟鸣66:转发微博
徐昕V:【紧急关注夏俊峰案】十万火急,人命关天,恳请最高法院审慎
钟鸣66:现场可以看到边上有个大水池,很高的。 //@北京厨子:回复@Raymond_Ma_马思鸣: 圆明园可是从康熙乾隆就开始修了。1900年毁于大火。。。。。 //@Raymond_Ma_马思鸣:慈禧汽车都有了,还古代呢
北京厨子:古代没有抽水机,圆明园大水法的喷水池,水是从哪里喷出来的?是不是弄了好多骡子不停的往高处的蓄水池背水啊?
钟鸣66:关注探视权。 //@吴祚来:哪些人被他聚了呢?又在哪儿乱了秩序呢?太神奇了。
陈有西V#简短公告#京衡律师所陈有西、李道演已接受王功权家属委托,依其本人意愿,担任其涉嫌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的辩护人。依法为其提供法律帮助和辩护。昨天已向侦查机关送达告知函。向北京第三看守所送达会见函。本案无涉密,依法律律师可自由随时会见。看守所应即时安排会见,至迟不得超过48小时。
钟鸣66://@狐狸芭比: 耶稣转而对妇人说,我也不定你的罪,去吧,不要再犯罪了。耶稣没有否定、模糊神所设立的绝对道德标准,他提醒每一个以权威之名拿起石头的诉控者,在罪恶面前都是无药可救的失败者。但神的心意不是叫人在审判中灭亡,乃是要人认识自己的软弱局限,回转并接受他的救赎,经历他美好的恩典。
境界TERRITORY:《境界》独立出品#热辣时评#@主的小米粒、沈颖《罪恶面前,选择性执法的诱惑——评薛蛮子和姜丰漩涡事件》即使赢得全世界,但在内心的战场上,男性的致命死穴是性,女性则是无法抵挡美丽、虚荣和财富的魅力。而在现实生活中,我们每一个人都是选择性执法的傲慢法官,放大他人的污点,无视自己的亏欠?
This image has been hidden by our adult filter. Show original image.
钟鸣66:跟风,时下流行。 //@童之伟:初评:此案公安的行为属跟风违法瞎搞!//@淡观天下: @李开复 @于建嵘 @何兵 @王占阳 @童之伟 @演员孙海英 。。。。@司马南 @吴法天 @御史在途
河北公安网络发言人V:【清河命案网谣引发社会恐慌】8月28日,清河县公安局快速出动、积极稳妥地处置一起网络谣言案,对造谣网民— 20岁清河女子赵某依法行政拘留。http://t.cn/z8G76M4
钟鸣66://@土家野夫://@胡发云: //@陈子明2013: //@许纪霖: 转
财经网V:【张千帆:网络言论如何“寻衅滋事”?】今年5月27日,“两高”刚刚通过一个“关于办理寻衅滋事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其中并不包括网络造谣。在没有司法解释授权的情况下,公安部门擅自扩展《刑法》条文的适用范围,对于公民权利和自由而言显然是十分危险的。 http://t.cn/z8AvZ1I
钟鸣66://@赵晓:[话筒]
网易当事人V:【李庄:我替薄熙来画了70多处庭审发言漏洞】曾因在重庆为“黑帮头目”辩护而入狱的律师李庄,这几天密切关注着薄熙来案,他说,这次庭审做到了最大限度的公开。薄熙来被起诉是对其践踏法治的惩罚,庭审中,他避重就轻,仅前两天的庭审记录就有70多处漏洞,实际上犯罪证据链已成形。
钟鸣66:回复@全珉:记得所有收入要交税。 //@全珉:也不要去赌博 //@赵晓: [呵呵] //@李开复: 贺老师幽默 → → //@贺卫方:回复@DN10:恩,知道了。 //@DN10:老贺,最近要小心了,忍忍 最近就不要去嫖娼了。过了风头再说。[哈哈] //@赵晓:[呵呵] //@李开复: 贺老师幽默 → →
贺卫方V:【比方说】下属向汪主任汇报发现江青的犯罪,汪吩咐下属:“她跟主席是夫妻关系,我们要独立调查,依法办案,千万不能走漏风声,让主席觉察,干扰办案。”可能否?
钟鸣66V:看过财经网的报道,各环节疑点太多了。 //@李蒙嬗-:平度官员你们48小时内主动向纪委、检察院交代自己在土地出让、工程审批、职务升迁中的行贿、索贿的犯罪事实。
何光伟V@纪许光 山东平度有关官员注意,限你们48小时内主动向纪委、检察院交代自己在土地出让、工程审批、职务升迁中的行贿、索贿的犯罪事实。否则……
钟鸣66://@赵晓:出来走两步? //@任志强: 这弯转的? //@雷颐://@童之伟: 有博友希望我出示“马钟成=仲呈=任凭”的证据,那好,现出示之。很容易验证。[嘻嘻]
童之伟:【马钟成=仲呈=任凭之证据】人日海外版“马钟成”的3反宪政文皆节选自署名“仲呈”的《“宪政”神话的覆灭》;而“仲呈”的《|黑社会哪去了》一文声称:“笔者之前曾撰文指出:“攻击重庆打黑存在‘刑讯逼供’,是.....等‘反共势力政法系方面军’的长项”;再查获特定“曾撰文”署名“任凭”。
钟鸣66://@章立凡:回复@劲秋落叶:【漏罪,本身即政治】①与谋夺最高权力切割;②与重庆黑打夺产切割;③2000万+500万?这点钱无法解释大福晋杀人动机。 //@劲秋落叶:未涉及主政重庆时的路线错误,如何理解是政治审判啊? //@章立凡:认同陈律意见,但此案本身只是一场政治审判而已。
以史为谏:【薄案开审在即,家人突换律师遭拒】前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案开审在即,之前盛传薄的代理律师为北京德恒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李贵方和王兆峰。近日有香港媒体报导,薄的姐姐薄洁莹在7月25日为薄熙来聘请了北京京鼎律师事务的顾玉树律师为薄辩护。但是顾到济南中级法院递交辩护律师委手续至今没有下文。
钟鸣66:别再用刚性需求这词了好不好?十三亿个中国梦也是刚性需求好不好?
新浪财经:【业内称北京未来四环内房价每平将超10万】天津博旭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邓立坤表示,北京未来四环以内的房价会超过每平米10万元,因为刚性需求的存在决定了房价难降。如果要平抑房价,一是应扩大供给并降低拿地价格,二是减少中间的交易流程,使二手房交易更便捷。http://t.cn/zQU5Q6I
钟鸣66://@章立凡:回复@乾坤大略网官微:【什么叫“断章取义”?】你说我“举这句话是为了反毛”,就是典型的断章取义。主帖长微博里有完整的原文,史料自己在说话,任何正常人都能辨别是与非,毛还用得着我来反吗? //@乾坤大略网官微:回复@北方工人是我:章立凡断章取义,难道不是吗?
章立凡#纪念毛泽东同志诞辰120周年# 【中国共产党对苏日中立条约发表意见 (毛泽东起草)】“中国人民的希望,只要说到外援,便是首先寄托在苏联身上的,而苏联在这次条约上并没有使中国失望,也永远不会使中国失望。……” (1941.4.16) 详情:http://t.cn/zHjrJyX
钟鸣66:关注烂尾新闻,围观就是力量。 //@中国之烂尾新闻:有关部门调查了两年,是什么部门?//@张海同学V:@中国之烂尾新闻 //@声音法治周刊: 和红十字会,在一起,在一起!
新华社中国网事:【调查河南宋基会莫要成了“烂尾工程”!】河南宋庆龄基金会巨资建造的“宋庆龄雕像”未完工即被拆除一事引发强烈关注。有关部门调查河南宋基会两年,竟连“阶段性结果”也没有,难道此次调查又要成为“烂尾工程”?面对丑闻缠身的河南宋基会,有关部门到底是不好查?还是不想好好查?(程群、梁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