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Weibo

"@郑褚1982" on Sina Weibo

郑褚1982:认为作为国家领导人,江比奥巴马好的请打1,奥巴马比江好的请打2。我打1
郑褚1982:女权主义者不会是什么有思想的人,正如水平足够的人不会去当什么“三农学者”。因为女权和三农,都是普通的权利问题的一部分,也不需要什么特别的思考和解决逻辑,一旦把他们单独拿出来作为问题研究,就只能产生一堆伪问题。
郑褚1982:王志安老师装外宾装得太不象样了,政府拆房子有几个不是出于“公共利益”?新拆迁条例明确规定,旧城改造属于公共利益,政府只要想拆你的房子建新的,就可以属于旧城改造;简单点说,政府要拆你的房子,就一定是为了公共利益。
郑褚1982:从02年到07年,我苦练了五年CS,08年中日关系紧张以后,我转入秘密训练,集中练习甩狙和寻弹拆弹的能力,为的就是有一天能报国家养育之恩。昨天我们大学寝室的CS战队已经重新召集,小日本只要进入巷战阶段就死定了!#你能为国家做些什么#
郑褚1982:拧掉车轮螺丝,不是车轮会跑掉那么简单,汽车很有可能撞上别的车甚至一头撞上人行道。如果这事真是愤青干的,那么历史真是要发生两次。一百多年前被称为“未有之奇灾”,吓得北京“十室九逃”的火烧北京城,就是愤青的祖宗义和团干的,起因?发现一家药房里面有洋货,“即纵火焚之”。
郑褚1982:天天都能跟五毛学到新姿势,上午告诉我香港根本没有外汇储备,下午连“香港阻挠上海/北京成为国际金融中心”都出来了,头一次听说大陆法国家还能建国际金融中心,瞬间觉得中国的全国人大立法委是能力最被低估的政府部门没有之一啊!
郑褚1982:手表早就惹过那么多麻烦,领导为什么还要戴?完全可以平时放在包里,泡妞的时候再戴上嘛。话说手表确实是泡妞的重要装备之一
郑褚1982:愤青应该有勇气面对这样一个事实:日本也存在像你一样的人,你意愿的满足意味着他们的绝望,如果你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钓鱼岛最终属于日本这种可能性,那么你也不能指望他们能接受钓鱼岛最终属于中国,如果你觉得无论打仗还是国际决议都不能使你屈服,那么他们也不会。
郑褚1982:拆迁是制度性难题吗,我认为不是,只要钱给得够,大家做梦都想当拆迁户;排污是制度性问题吗,也不是,只要补偿水平够高,被影响到的渔民才不在乎是不是面临转行。唯一的制度问题是这个政府不愿意用钱解决问题,总想玩硬的,吃老百姓的霸王餐。
郑褚1982:转眼又奥运了,北京奥运期间的一个晚上,跟朋友喝完酒打车回家,在车上挖苦嘲讽奥运会和国际奥委会,突然车猛的停在路边,司机沉声说:下车!不拉你们!我问肿么了,司机说,这也是现在 ,要是搁十几年前,我把你们直接拉派出所去!在北京司机崇高的政治觉悟面前,两个外地逼羞愧难当。
郑褚1982:人民日报批判的“新自由主义”,恰恰是主张政府干预和福利主义的。而他们本来想批判的那些经济观点,其实是斯密和李嘉图的古典自由主义,至于哈耶克等人,学名是自由至上主义。党的语言特点是故意搅浑水,比如把ren权叫“资产阶级法权”,现在还在使用这一套语言的人,是什么玩意可想而知。
No more matching mess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