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Weibo

"@虾扯蛋ing" on Sina Weibo

虾扯蛋ing://@郑渊洁:一边可能损害商业信誉,另一边涉嫌利用垃圾短信诈骗。等着看拘哪边。
郑渊洁V:看到@人民日报 发布微博【三大运营商被指发垃圾短信获利给群发企业返利】http://t.cn/zRJK8vE 我认为人民日报或者三大运营商会有一方的法定代表人被拘留,要么是转发逾500的人民日报涉嫌诽谤,要么是群发诈骗短信的运营商(垃圾短信中不乏诈骗内容)。建议两高出台群发垃圾短信500条构成寻衅滋事罪。
虾扯蛋ing://@迟夙生律师://@时代迷思:转发微博
袁裕来律师V:姚明说,偶尔参加两会而且有媒体特别围观,不打瞌睡还是可以的。
虾扯蛋ing://@愚-言:[good]//@郑渊洁: 转发就是爱国[国旗]你每转发一次,可能就有一名贪官落网。[good]
郑渊洁V:自中纪委举报网站开通以来,全国每天有800个官员被举报http://t.cn/zRUXjTr [威武]在该网站举报官员,每位举报人都能得到一个只有自己才能看到的唯一查询码,举报人可以随时查询举报受理情况。举报人都会依法受到严格保护。请您到中纪委举报网站举报贪官,在这里:http://t.cn/hfhlC 这就是爱国。
This image has been hidden by our adult filter. Show original image.
虾扯蛋ing://@迟夙生律师://@独唱团领唱://@杨支柱240642: 视频:夏俊峰律师曝新证据 http://t.cn/aKnkUZ 杀夏俊峰就是恐怖治国,给暴力执法撑腰。
陈有西V:晨讯,张晶六时来电,法院刚来人,安排她去与夏俊峰会见。这是最高法院的核准,多说无益。二年半的努力,终无力回天。祝她坚强。谢谢一直来关注夏案的人们。今天不便接受任何釆访,请大家注意官方统一报道。
虾扯蛋ing://@王律师辉://@金宏伟律师: 狗年月啊
律师杨金柱:为夏俊峰致哀!!! 夏俊峰今天被执行死刑,和家属见最后一面 杨金柱刚刚和张晶电话联系,法官在清早5点多钟到家里通知她,她和儿子已经在去看守所的路上,去见夏俊峰的最后一面!http://t.cn/z8eSTbQ
虾扯蛋ing://@迟夙生律师:回复@骆驼祥子2881430177:今天你要等我呦,我应当也是在他们驱赶预案之内的,只要寻求真相他们就会驱赶。 //@骆驼祥子2881430177:迟律师辛苦。昨天早上去看了下你和浦律。早知道会被逐出,就在外面等等浦律了。好安慰下他的。[呵呵]
迟夙生律师V:昨夜难眠!见证了@吴鹏彬律师 @浦记岳西翠兰 成为特大律师的胜出过程。作为被害人的代理人本应有六名律师出庭为三位法律明确规定的权力请求人代理楞只被充许他俩出庭还把所有原告弄成旁听。全部代理过程一个字卷没看见,被搜身安检进到法庭,求询问被告一句话立即被驱除法庭![威武]
虾扯蛋ing://@国家反烟人:继承贺龙的除恶行动……//@翻到就行: [转发]
公民监政:佩服:他杀了十四人,却让十四亿中国人佩服!山西村民胡文海因举报村干部贪污公款,欺压村民,私卖村里煤矿,受到村干部疯狂报复。告状无人管,无奈以暴制暴,共杀死十四人,将其中一家满门斩杀。当记者再问他后悔不后悔时,他理直气壮的回答:不后悔,一点不后悔!就是遗憾,没有把该杀的都杀了!转!
虾扯蛋ing:: [哈哈] //@王强_99:[哈哈]//@反腐史记: [哈哈]//@博志微评: [哈哈]//@周欣怡Y:[哈哈] //@xiaoleelee围脖:[哈哈]//@孔智勇-:[哈哈]//@丙丁戊己:[哈哈]
张晨初艺术空间V:昨晚真是喝多了,饭桌上某人问名校毕业的大学生:“你见解这么好,为啥不考公务猿呢?”他当时就怒了:“你媳妇长那么好看,她为啥不去坐台呢!” 然后就打起来了……(by@亞洲NHK48-戎凱輝 )
This image has been hidden by our adult filter. Show original image.
虾扯蛋ing://@马鞍山播报2://@莫拉克1088: //@隆裕太后: 打击民谣,更应打击官谣,善于掌掴自己,才能显示自身底气足、信心强。
隆裕太后:图片说明:一、合肥晚报、家喻户晓;二、境外媒体诋毁蒋洁敏;三、举报刘铁男纯属造谣;四、欢迎项城市田局长光临;五佛山交管“绝对文明执法”;六涪陵执法局到底有没吴姓公务员?七毛太祖用兵如有神;八黑龙江抚远气象局电脑插头在“云“里;九不信谣、不传谣,相信政府最可靠。http://t.cn/z8ySWOV
虾扯蛋ing://@长安卖炭翁://@创业野熊://@邵爱农:左派说加税同时增加政府责任,右派说减税大市场小政府,政府综合了双方的意见,加税并减轻政府责任。
弹弓子E:据说北京要征拥堵费,专家称新加坡、伦敦、罗马都用这办法解决拥堵。问题是政府为何不先学这些地方的政府限制购买公车呢?如果我们的政府机关、国有企事业单位公车数量能像这些国家一样,你接轨就有道理,如其不然,那就是找借口搜刮民财。每次专家为政府献计献策时,总能看到他们眼里隐约闪烁着贼光。
虾扯蛋ing://@李方平律师:审计署如果没有对一年几百亿的收支列入审计事项,那贪腐不可避免。
头条新闻V:【14名律师致信国家审计署追问社会抚养费去向】昨天下午,14位女律师联名致信国家审计署申请信息公开,询问社会抚养费的收支情况是否属于审计事项。律师称,11年来,这笔应取之于民,用之于社会事业公共利益的费用,始终未向社会公众公开。http://t.cn/z8tCtmB
虾扯蛋ing://@老聂说事:转发微博
徐昕V:【内部人士:蒋洁敏腐败金额惊人】期待蒋洁敏成为继刘志军、刘铁男之后,中国公布财产的第三位高官!
虾扯蛋ing:转发微博
李方平律师V:1985年官方宣传,“只生一个好,政府来养老”,现在连失独家庭都没人养。
虾扯蛋ing://@徐昕://@王兴律师v://@大器晚成c://@清社会垃圾://@周泽律师:仙人板板都写不下这些罪恶
声音法治周刊:【他们说我是黑社会】138天洗漱用的全是马桶水;51天不让睡觉,眨眼就打;坐铁椅绞大腿,极端残忍的13天刑讯,一介村民被判成"黑社会",落得右脚残疾,饱受摧残。这是@福建陈惠良 的亲身遭遇,虐人之境堪称悲惨世界。http://t.cn/zQAqD4N 对比可阅韩国刑讯逼供《南营洞1985》http://t.cn/zTIzUSw
This image has been hidden by our adult filter. Show original image.
虾扯蛋ing://@孔智勇-:-->//@孔涛律师:-->//@周欣怡Y: 蛮子神秘的家庭背景,看来潜伏的够深啊!另外,发觉大V们都有红色背景,为何? //@汶金让:原来如此,双红呵,怪不得待遇这么高,长时间上CCTV![哈哈]//@费明微博://@隆裕太后: 耳目一新。
司南杨涛V:【独家】 薛蛮子生父陈于彤,川人,20年代入党,董必武秘书,中共南方局西南地区特工系统联络人,建国后任中国法律出版社总编辑等职,1989年逝世。生母黄纪与养母系亲姊妹。陈家娃多,蛮子排老七,人称小七。生父陈与养父薛子正为连襟,因薛无子遂过继。蛮子实为双红二代,为辟网谣,特发之,以正视听
虾扯蛋ing://@孔智勇-://@中国热媒体:以后伟哥公司找薜蛮子,代言,广告词这样写的,我今年60岁,吃的伟哥,腰也不酸,背也不疼了,一口气上小区六楼,轻轻松松把妹泡,央视夸我身体好,耶
虾扯蛋ing://@迟夙生律师:回复@明天能否更美好:[威武] //@明天能否更美好:长此下去将亡国亡党!@王朔有话说 @晓玲有话说 @陈有西 @迟夙生律师 @北京崔卫平 @崔小平律师
周泽律师V:【我与斯伟江将为记者刘虎提供帮助】今日中午,《新快报》记者刘虎在重庆家里,被北京警方和当地社区民警带走,被带走时带有手铐。家里笔记本电脑、台式电脑均被带走。7月29日上午,刘虎曾实名举报国家工商总局副局长马正其。http://t.cn/z8v21m6 刘妻已决定委托我与@小斯在平度 为刘提供法律帮助
虾扯蛋ing://@江南电视人梁军://@我是张二蛋: //@闾媃和子girl:政改势在必行!//@有仁有侠是青春: //@公民监政://@德茂五金:这个就是宇宙真理了@文言文大叔:行政费用那么高,还贪污收贿,行政不作为,这是人理吗?
公民监政:官员失踪:广州花都区政协主席王雁成,请假治病后失踪;湖南醴陵市王仙镇财政所长邓元华携三百万消失;辽宁凤城市委书记王国强携二亿失踪;深圳南山区政协主席温玲被调查期间失踪;湖北省公安县畜牧兽医局长蔡道明已消失了两个多月;加上被撤职官员 换个马甲又别处任职的,中国式反腐实在令人心寒!
虾扯蛋ing://@徐昕://@王兴律师v: 这几十个便衣男子是什么人?要做什么?陈宝成反复提到要穿警服的警察过来,为什么没有?拍摄视频方有人反复说陈“吹牛逼”,说“给他惯的”,这是要去处警还是强拆的心态?
徐昕:【山东公布陈宝成等“非法拘禁”视频】http://t.cn/zQQdUdm 疑点:陈宝成自称一直在报警,为什么会拒绝警察前来?陈知道这些便衣是民警吗?还是认为是强拆者?警察为何不穿警服?挖掘机驾驶员称只是挖垃圾?此处是否如村民所称被偷偷强拆?如果是,可否阻止挖垃圾?请官方澄清,请律师公布村民的说法
虾扯蛋ing://@刘胜军改革://@赵晓:阅。 //@演员孙海英: 梁山的社会制度值得借鉴。请推广到全国!(水办) //@刘胜军改革:基层政权黑社会化!
袁裕来律师:【财新网:关于本司员工陈宝成被羁押一事的声明】http://t.cn/zQTyAhC。评:在财新网的密切关注下,山东平度公安对财新记者,竟然敢如此肆意妄为。我们普通百姓,人身安全如何保障?此时,我们必须发出自己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