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Weibo

"@萧--瀚微博243世" on Sina Weibo

萧--瀚微博243世:【敝后重贴】150.牠们热衷于谈苏联崩溃的教训,是因恐惧,其他人也跟着谈,献计献策,就有点无厘头了。苏联教训的最大特点是,无论吸取不吸取,极权者都会完蛋。吸取了,死得体面点,不吸取,死相难看。想要不死是不可能的。苏亡的教训一点门槛都没有,中国古人早就说过,多行不义必自毙。
萧--瀚微博243世:147.顿悟:真要自信,一个就够了,就是因为不自信,才要三个。国家都被搞成这样了,还自信,是人吗?明知这么想是自作多情,但把牠们想象成人心里好受些。
萧--瀚微博243世:126.自觉这些年来因忙于骂垬匪,文学作品读少了。骂得过于直接淋漓、七窍生烟,输了文采修辞,滥用了汉语,深为愧疚。从现在开始要苦下功夫,争取在骂垬匪方面骂出新境界,写出新篇章[嘻嘻]。现在就用功去,新老朋友们晚安!
萧--瀚微博243世:124.惊闻党贱网刊文“十问李开复”质疑其患癌(http://t.cn/zRGaJ0J)。我十多年前就知道垬匪无耻和丑陋、令人恶心的程度是我们想象不到的,但是看了党贱网的这篇文章之后,我得说,牠们的无耻、丑陋和恶心虽然是连牠们自己都想象不到的,但一定是牠们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做到的。
萧--瀚微博243世:118.关于那200万舆情分析师。其实新京报报道说得很清楚,舆情分析师不是通常所谓五毛,他们只负责收集情报和打报告,不负责别的。故水军可能另有部队,数量不知道会是多少,从此次夏案微博战争也无法计算。据以前一些媒体的报道,五毛源主要是中、大学生、公务员和监狱犯人。
萧--瀚微博243世:[蔽后三贴]111.垬匪在公域的所有暴行都伴以舆论攻势,牠们对受迫害者进行私域攻击,以此给自己作恶制造舆论支持,简而言之,只要把一个人搞臭,牠们就赢了,就可以明抢活杀他们。镇反土改反右文革,哪次不这样?此次对付薛蛮子对付夏俊峰家还是这招。得多么蠢贱之徒才会无例外地次次中招?
萧--瀚微博243世:117.夏案刚发生时,网上一片谴责城管同情夏俊峰之声,骂夏之声很弱。而这回夏被谋杀后,最初的舆论也以同情夏家为主,然而几天内舆论急转直下,张晶微博下面80%以上的评论是谩骂她的。还不够明显吗?水军进驻了。我不相信同情夏的人会因为那些与公共利益无关的蝇头小事改变态度。
萧--瀚微博243世:【蔽后刷屏六】68.律师屡屡提出正当要求会见郭飞雄,但广州警方一直不许。羁押早已超出垬自己规定的最长时限37天。这是为什么?郭飞雄多次入狱,多次被刑求,此次呢?有充分理由怀疑,郭飞雄遭到了非人的折磨,甚至可能有更严重的无底线伤害。
萧--瀚微博243世:119.读懂高华<垬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就基本上能读懂垬的一般事务(顺便说一句,我觉得垬和红是通假字[嘻嘻])。
萧--瀚微博243世:114.五毛理应亮出受雇身份,这是他们被官府雇佣发言的应有逻辑结果。所有极权国家都依靠特务统治,这国也不例外。前东德每180人中就有一位斯塔西,此外线人另算。我不知道我们的周围是什么样的秘密警察状态,微博上的五毛其实也是秘密警察的一种,秘密本身已够说明他们自知无耻。
萧--瀚微博243世:116.本来从数量上说,那么多自甘奴、自带盒饭的五毛,就已经够用了,但为什么官府还是要雇佣五毛呢?秘密机构需更多经费,但自甘奴、自干五再多,无组织散兵游勇破坏力不足,搞学运出身的列宁主义垬匪对无组织散兵的缺陷最明白,故各五毛集团军就此形成,与自甘奴形成有效互动。
萧--瀚微博243世:113.规矩跟上次一样,认为韩寒代笔的,我一贯拉黑,这回对张晶和夏健强质疑推手、抄袭之类的,我也拉黑。这些人可能会觉得我脾气大甚至不问是非,我只能说他们不明白什么是公域的是非,分不清公域私域,不明白官府用攻击私域转移公域危机的一贯伎俩,糊涂若此,潜在的文革暴徒。
萧--瀚微博243世:110.一帮懦夫,每年每月被官府抢那么多钱,跟我一样没本事夺回来不说,还不把精力放在质疑官府上,不把精力花在揭露官府作恶的真相上,不把精力花在反击官府作恶上,却对一个被官府未经法律正当程序杀害者的遗孀弱子吹毛求疵,以求真为名滥施恶语无所不及,这是群什么样的自甘奴恶棍?
萧--瀚微博243世:115.他们的手法变了。以前删帐号的时候,转发上百数百的帖子也没什么五毛,现在不删帐号了,转发一二十个的帖子里都有五毛(请勿具体指认,以免出错)。从事秘密作恶的官府机构为了经费充裕,往往并不希望要对付的对象立刻消失。前几天@宋石男 君的微博恢复是否也可算个旁证?
萧--瀚微博243世:112.如果倒韩时没看清,这回应该看清了吧?昨晚的微博战争已经够说明问题。糊涂中招的人们,包括倒韩潮中的部分大V,你们不妨好好想想,不分私域公域将会是多么恐怖的事。
萧--瀚微博243世:107.夏案里我只关心一件事,就是官府杀害了一个无辜的人——不懂无罪推定的人看不懂我这句话。张晶有没有推手,我不知道也不关心,如果有,我觉得挺好,这不损害公共利益。强强的画有无侵权我也不关心,如果有,那是被侵权者可以通过民法维护的私权,与公共利益无关。
萧--瀚微博243世:100.夏健强有临摹几米的画作。张晶确有必要将临摹作品从出售画作中拿掉,他人也可善意提醒,但动辄骗子、代笔之类的指控则是作恶。13岁的孩子临摹了他喜欢的画家,值得大动干戈口诛笔伐吗?朝着父亲刚被杀害的孩子倾泻恶语的人们,你们曾经13岁过吗?你们一生从未模仿过他人吗?
萧--瀚微博243世:101.我不反对善意提醒张晶,孩子的画作有没有非原创的,若不清楚,问问强强,若有最好拿掉,卖东西得诚实。我厌恶的是那些拿了显微镜定要找出瑕疵不找出来就绝不罢休的恶棍嘴脸。对官府可以无理由地恶意怀疑,但对普通人定要尽可能善意,私权相互践踏的人群只能万劫不覆地做自甘奴。
萧--瀚微博243世:108.在公域我只关心公共利益。什么是什么不是公共利益?官府是否侵犯人权是公共利益,群氓是否践踏私权是公共利益,官府杀害夏俊峰是否经过正当法律程序是公共利益,张晶有没有推手不是公共利益,强强画作是否侵权不是公共利益。所有以求真为名践踏私权者都是如假包换的垬匪。
萧--瀚微博243世:109.若无@李剑芒备用003 老李这般功力(老李捏着鼻子干脏活的能耐,那是几世修炼来的),我建议不必逐个应对五毛,我就没有这种能耐。但是为了防止五毛水军制造舆论胜场,必须对牠们展开抽象反击,就是自行阐述道理,帮助那些极易被五毛拉过去的脑微残者,以免他们掉进重残泥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