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Weibo

"@苗煤火" on Sina Weibo

苗煤火:不厚被抓之后,几乎所有的人都相信他和重庆模式都完蛋了,对洗投射以极大希望,这是恐惧感的释放。如今经过这么长的曲曲折折往往复复才被判刑,而且他的政治遗产被洗继承,这时候,几乎所有的人都相信不厚会复出。这是恐惧在支配着。恐惧不厚复出,然后找到证据相信会。
苗煤火:薄熙来据说当庭喊不公 感觉受抛弃? 作者: 申华 voa薄熙来(资料照片) 华盛顿 — 香港媒体披露说,前中共政治局委员兼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在济南听取无期徒刑宣判时高喊“不公”,这段场面没有被法院和官媒报道。有中共党史学者认为,宣判时薄熙来当庭表现的愤怒和藐视同他的太
苗煤火:中共老在安理会上捣美国的乱,美国一生气,想办法把它从安理会席位上撵走,把民国代表再请回去。
苗煤火:9月16号,中共军委副主席许其亮也强调,要积极抢占网路新阵地,防范敌对势力渗透破坏。 北京宪政学者陈永苗:〝这是它(中共)一贯的执政的思维方式,比如说它有很多问题解决不了的时候,一定会当作一个敌对势力来一刀切下去,几十年来它的执政的思维方式一直没变。〞
苗煤火:作为政治思考者,我在中共身上看到的是,一团团神秘的病毒,一团团人类文明幽暗的病毒,放在光天化日之下,大行其道,而且异常强大,是毒日头,要么光耀得你瞎了我们的眼睛,灯下黑,要么被灼伤而病毒入侵。可以近距离观察,身处庐山,如此地狱最深处的病毒体,是一个政治思考者的幸运,却是人民的不幸
苗煤火:军委副主席许其亮不愧曾是空军司令,想让军队上网打赢意识形态战争,就像围剿瓦岗或水泊梁山,一拨一拨投降,包管送来降卒。封闭是专制的基础,只要参与辩论和斗争,就撕开了缝隙,自由的空气就进去了。当法国国王上街发型小册子竞争时,就意味着权威消失。军队把自己当做靶子,让网民来打怪 很好
苗煤火://@五浊恶世末法时代:没关注过这人,但对乱抓人表示好奇。
刘苏里V:今天身边多人提到花总,又连续读到两篇话说花总的文字,算是第一次了解这个人。花总首先是个有趣的人,是个勇敢的人,是个智商极高的人,更是身处这个时代的好人。朝阳公安分局,你们干嘛要抓他呢?
苗煤火:欧盟最高人权官员,我和@邝老五 饭醉后合影
苗煤火:不要说95%,就是百分之五十的人参与政治的社会,一定是变态的,扭曲的邪恶的。为了干掉专制,再造一个更加糟糕的。这种人肯定批判大部分人好娱乐,不站在他们一边。可是凭什么站在你们一边,就凭着你们那点假摔 ,一丁点代价,投机倒把,然后真理感上身?
苗煤火:大学和传媒的这一些公共知识分子,永远上不了牌桌,总是以自己是牌桌上赌王的姿态出现说话。永远是在电视机面前看电视指指点点的货色,还以为自己是导演。永远在球场之外看足球,的还以为自己是教练。永远上不了牌桌打牌,只能在牌室之外不时遭到驱赶镇压,却为左右牌法挣个你死我活。
苗煤火:没有主体性是不行的。对手肯定是那么干了,专制独裁,骂也没用,都骂了三十年了,对手肯定这么干,你说什么都没用。让你骂让你谴责,巍然不动你又如何呢,不出轨,当你是苍蝇;一出轨,抓之,你又能如何。所以关键在于我们该咋办,而不是继续骂。
苗煤火:宪政学者陈永苗指出,在毛之后中国知识份子的脊梁骨已经被打断了。【录音】不断的政治运动,政治清洗,抓到监狱里面,要么就通过单位的控制,把他的生活资料,例如说他的工资、福利、报销以及他的养老全部抓在政府手上,一方面有恐怖统治,一方面把握生活资料,你的生命捏在他手上,怎么会不妥协呢。
苗煤火:马王风波说明需废除“五权宪法”陈永苗 王金平的“关说”,就像普通人的违法一样,再大的过错,都不及国家公权力违法程序,在源头的污染,也就是马英九一方的窃听及其特侦组的越级,才是不可宽恕的大罪。民进党中执委洪智坤说的对,程序违法实体不罚,王金平的问题被马英九的程
苗煤火:王金平的关说,就像普通人的违法一样,再大的过错,都不及国家公权力违法程序,在源头的污染,也就是马英九一方的窃听及其特侦组的越级,才是不可宽恕的大罪。洪智坤说的对,程序违法实体不罚,王金平的问题被马英九的程序违法抹掉了。马英九会不会像尼克松水门事件那样下台呢。
苗煤火:我的大学邻班同学@倾城,一起上同一个男厕所319和澡堂的,在湖北恩施利川任法院副院长,就用法院微博发一个外国著名法学家的名言,被北京嗅出宪政化倾向,被迫辞职。可见体制内技术性生存,几无可能。
苗煤火:人生而悖论。 //@管一棹:总括起来说,法政人士的这种现象普遍见于各行各业。没有什么不可以做的,没有什么不可以说的,唯独缺乏对契约的认知。这是大多数中国人的现实。缺了契约精神这个要件,宪政绝无可能。
管一棹V:个人认为,众多法政人士对法治的追求存在着根本性的悖论。中国法律文本并未赋予法律以至高无上的的位置,而是附带了众多条件。法律人在具体的司法实践中逐步觉醒,主张宪政,实际上令自己处于职业伦理的拷问中。你从事法律这个职业,应视为自由意志的选择;职业伦理上,应当在既定制度框架下工作。
苗煤火:自由王炳章运动若仅仅把王炳章当做“殉道者”,是对王炳章的矮化,矮化入1949猪圈。王炳章的抗争和牺牲,不再清洗地指向“重建中华民国”,而是导向1949猪圈的改造美化装修为“宪政”。抗争者被敌人捕获,下降到公车上书者,抹杀王炳章武装斗争内含的打破1949猪圈的高度。只有王炳章凸显了这层高度。
苗煤火:不一定要先有共识,也不可能先有大一统的共识之后再行动,但是在行动中会形成有冲突有异质但又能互相宽容并存的共识。如此扭转过去改革时代"知"和"行"的颠倒地位,改变知多行少,只知不行的局面,确立维权优于启蒙,行动优于知识,政治优于文化的后改革格局,少说多做,少争议多共建。
苗煤火:转发微博
王江松-PHILOSOPHYV:实际上,官媒与民媒已经是两股道上跑的车,走的不是一条路:主张公民社会宪政民主者很难通过官媒对它们的受众发声,而民间自媒体的受众又不看或不信官媒;既然如此,那就各说各的好了,没有必要天天与它们较劲。如果不是微博的热炒,谁知道杨晓青是神马浮云?自媒体要自主设置议题,确立民间主体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