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30秒告诉我们如何改善自由微博
FreeWeibo

"@老曲-LQ" on Sina Weibo

老曲-LQ://@麦卡PU7P://@加菲众://@船人老姚://@夹来夹去的拉菲爸爸:瑞士留过学的//@哈三无四:转发微博
樱雪丸:你真要说想不到吧,其实也没啥想不到的 ​​​​
老曲-LQ://@北京零下二七三点一五度:唉……不知道多少人会醒过来。这个博主是支持开除宋庚一的一个自认单纯的人。应了那句话:你得到的,正是你要的。//@握爪三宝:???//@麦卡PU7P: 拿别人的身体和生活实现自己的军令状//@纽太普同学:关注。即将尾声了还搞这种事,真不怕出人命啊
老曲-LQ://@北京零下二七三点一五度:真的不知道这些城市也在封着呢。哀民生之多艰!//@很好看的第5个号://@顾扯淡:我一直以为就上海和东北封这么长//@康熙万事屋:我刚知道河北有些城市封城一个月。。。
正直男孩:哎 我是真的每天都不敢看我的微博私信和评论河北0新增已经封城了一个月了,孕妇无法去医院生产、婴儿没有奶喝、学生无法高考、天价隔离费、没有理由的静默、交通切断、家人无法见面、涉嫌阳性瞒报这些文字他们通通没有渲染,他们就是打出来,没有一点多形容词,可是哪一条不让人心痛为什么我会收到这么多私信,因为他们没有地方可以说,没有地方可以维权,他们把这里当成了唯一的突破口,在2022年的中国,不是一个城市,是一整个省份他们淹没在苦难里,而中国其他地方的人全然不知。这就是我们的媒体,这就是我们的当下。我不知道这个国家怎么了,也不知道该怎么办,然后他们说谢谢我,可是我怎么承受这句谢谢呢?我什么都做不了,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可能让更多的人的知道这件事,这不是任何一座城市的问题,这只是轮没轮到你的问题。我希望我互关列表里一些有能力的朋友关注他们,把这些传递到上海或者别的媒体渠道里!此后面对的问题已经不是勇不勇敢,会不会被约谈,我没办法装作不知道,只要这个号还在一天,我会一直发下去。#唐山疫情##沧州疫情##河北疫情##邯郸疫情#收起全文d
老曲-LQ:keep talking//@老标-:是的,说与不说和有用没有是两回事//@宝儿姐开荒:没用也要说。对现在环境下仍勇于表达自主想法的人们致敬!//@晋哥哥wepoets:别说了,没用的
树下野狐:首先,我国没有任何一条法律(包括防疫法),说明可以将一个健康(阴性)的公民从其家中强行拉走隔离。个人的人身自由与财产权不受侵犯,是我国宪法的基本条款。如果执法机关要强行破门抓走健康的公民,首先得走流程让人大修改或通过新的法律。否则就是公然违宪、践踏法律。其次,病毒在物体表面存活时间以小时计,即使最极端的情况下,奥密克戎存活时间也不可能超过十天。被拉走隔离的“阳性公民”回到家时,病毒早死了。消杀你个ji儿呢?再次,入户消杀意味着对业主的财产(书、电脑、家具、衣服、私人物件…)造成不可逆的损害,这还不包括财产遗失的可能。哪怕是“阳性公民”,你也不能以防疫消杀为名,未经其允许,破坏、侵害其私产、除非获得其本人的事先授权。否则所有造成的损失应由消杀者及“颁布命令者”按损失的最大范围予以赔偿。最后,法律是所有人遵守的共同契约。依法治国是建立在法律不被歪曲解释、单方践踏的基础上。如果执法者不遵守法律,违宪违法,那么要么严肃追究“执法者”的违法责任,要么整个社会就该将被践踏的契约推倒重来。收起全文d
老曲-LQ:底盘稳//@老标-:咸吃萝卜淡操心//@握爪三宝:是我们多虑了//@麦卡PU7P:现在街头问问估计都觉得是天灾,真的是好管//@不是夜羽是善子:郑州大雨还不到一年,隧道里的,地铁里的,外围城镇逝去的生命们就已经被人遗忘了。
This image has been hidden by our adult filter. Show original image.
鱼克雅未克:尊重,祝福,希望大家封得开心。 ​​​​
老曲-LQ://@冷酷急救:“爱国”这个词已经被语义污染了,有的朋友试图通过争夺定义的方式与僵尸们抗争,陷入无止尽的语言游戏缠斗,几乎没有胜算,理性的声音在宣传机器的轰鸣下微乎其微,因此我的建议是,彻底抛弃,否认这个词,单方面宣布爱国主义就是精神错乱
老曲-LQ:瓜子儿的日子真不能更美好了。在最喜欢的学校做各种喜欢的事,吃喝玩乐学啥都不耽误;住在她最理想的宿舍楼的最理想楼层,跟一帮志趣相投的朋友混在一起。她说高年级的朋友们给她不少帮助,从学业到校园活动。年初Bad Idea Festival她的bad idea被选中,朋友们帮她完成了最后的作品~在假装失重的状态 ​​​​...展开全文c
老曲-LQ://@萧湘zz:往前一个月,又是另一场著名的群众运动。//@番石榴阿措:五四推迟一个月确实会基因突变
小币日记本:五四都能被“推迟”一个月,在这种环境下被培养出来的大学生,指着我们团结起来反抗,那还是等着集体基因突变吧 ​​​​
老曲-LQ:这算是对症下药了(不接受辟谣//@瑜济亚://@曾用名王贵汁:哈//@双黄连的夏天:打死没有,太不像话了//@肖喜学:确实不好,打得重吗?
楞个想:打人可不好 ​​​​
老曲-LQ:养出这样自私无能的巨婴,赖谁...//@屁话师HC:是的//@木卫二:是這麼一個道理
4cats_yiyi:某高校一群大学生,基本都是18+了,微博求助:被封校园无法洗澡,呼吁大家“帮孩子们”解决问题。有评论说:你们应该学会为自己抗争。疑似学生回复:那要受处分要付出代价,不要站着说话不腰疼……别人确实可以帮你们呼喊,但是你们要知道,那些帮你们呼喊的人也是承担风险的。他们之所以这么做,是 ​​​​...展开全文c
老曲-LQ://@cybernuts:让手停口停的人没了生存的尊严特么算不算代价//@阿贵的村里生活:太难过了//@盾乙:傷心完,可以問一聲誰該負責嗎?//@巽-Horizon:
些垃圾绝对中立版:能出门的人,都被逼成这样,遑论出不了门的人。 http://t.cn/A66eR7GJ
老曲-LQ://@阿贵的村里生活:反战的年轻学者、专业人士陆续逃离俄罗斯,看了一个对他们中一些人的采访,他们提到自己的父母对普京的宣传坚信不疑,“sadly ”。
白昼的月亮在看你:今天的The Daily听完了特别五味陈杂。。。主题是🦢国内民众对战争态度的变化,是如何从震惊,抗拒,到开始支持本国军队,和反对西方的。只转述,不评论,也恳请大家用批判性眼光阅读。相信很多人都记得,最开始时候,🦢国内很多城市爆发反战示威抗议,有超过一万五千人被捕。但是大部分人并不相信一场真正的战争正在发生。普最开始二月二十四日宣布的是,这是一场特殊的军事行动,为了保护乌东的人民。三月四日,普签署法令,任何散布与克里姆林宫官方消息不一致的,都是“虚假消息“,可以被起诉,刑期可高达15年。比如,官方用词是军事行动,如果你说战争,那么就是在宣传虚假信息。。。这个新法案对🦢国内的媒体报道以及示威游行都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与此同时,战争开始之后西方迅速实行铺天盖地的,比所有人预期都要严厉许多的经济制裁。有一阵俄经济摇摇欲坠,人们存款因为卢布贬值大幅缩水,物资也一度有问题,超市里面货架空旷,都买不到糖,政府甚至需要出来安抚人心,说并没有大家疯传的女性卫生用品短缺问题,经济已经全球化了30年的人们不习惯生活里发生的种种改变。于是普趁机开始说,你们睁开眼看看,西方在进攻我们,世界都在针对我们,这哪里是西方号称的,只在对付我们的寡头和一些官员,这明明是西方对我们人民的迫害,对我们整个国家的迫害。然后呢,经济并没有被立刻摧毁,🦢中央银行挽救回来了卢布,物资也慢慢稳定,大家生活和战前变化不大,这个过程反而激起了人们自发的爱国主义,因为他们看到了整个世界确实都在对付🦢,而🦢坚持了下来没被摧毁。与此同时,配套发生的是,🦢官媒加大火力,不再把叙事重点放在乌东,而是转成全乌,更重要的是,现在的描述变成了一场以乌为战场的,🦢和西方的你死我活的战争。说法是,🦢必须要在乌打这一场战争,不然就要被西方灭了。普在三月十六日的演讲里把这个叙事推向了高潮。这是个和地方高级官员的视频会议,他说西方通过经济制裁来削弱🦢的国力,是个长期阴谋,西方国家领导人已经不再遮掩狼子野心,经济制裁不只是针对个人和公司,他们的目的是要打击我们全国的经济,是要对付每个公民和家庭。他还强调西方在挑起本国社会矛盾,妄图颠覆🦢政权。整个演讲里最让人不寒而栗的部分,是他讲叛国者。他讲到:“西方正在试图利用我们战场上的失利和经济制裁的结果来分裂我们的社会,人们应该很容易区分爱国者和那些败类/叛国者。我们要像对待不小心飞进嘴里来的苍蝇一样,把他们吐出去。我相信,社会自发的自我清理机制只会让我们国家更强大,来应对今后的所有困难。任何和西方一个立场的人,都是试图从内部摧毁我们的国家,都是潜在的叛国者。”普执政期间,陆陆续续本来一直有那种抓内部潜在间谍的故事,他的这个讲话,等于把这个公开化合法化,告诉各级官员要揪出这些叛国者,所以这开始了新的一波repression。最近让人吃惊的是,已经不再是以前常见的大学解雇老师,开除言论不当的学生等模式,而变成了个人检举揭发彼此 - 人们之间互相举报越来越多,时报最近采访了几个人,一个57岁的英文女教师,她说受够了战争暴行,和那些宣传,她在油管上找了个录像给学生们看,是小孩子们用乌语和俄语唱歌颂和平的歌。然后班里的学生很感兴趣,五六个8年级的女学生下课以后叽叽喳喳来问,老师你对这事怎么看啊?她回答说乌是独立的国家,是🦢军进入了乌,还说世界上的人都在反对这场战争,不会都是错的吧,所以这就是aggression。没想到,有学生偷偷录了音,举报给了警察,几天后警察就来找她审讯,起诉上庭,她被认定有罪(就是普三月四日签的那个法令),前后过程快的惊人,不过五六个小时而已。她失去了一份已经干了三十年的工作,以及面对400美元罚款,她正在上诉。虽然有好心学生帮她筹款,她还是拒绝了。女老师说,真话总得有人说。她说俄社会已经陷入了一种狂热,大家都坚信不疑国家做的一切都是对的。最恐怖的是,她认识的之前和她观点类似的人,都突然转向,开始支持克里姆林宫。她说她明白特殊环境下说真话的危险,但是认为自己没有其他选择,因为这个时机,不同意正在发生的事情的人,不能沉默。她告诉时报,知道希望渺茫,但是我在这里,我在抗争。I know it's a long shot,but I am fighting,here I am.纽时说,现在还并没有严重到大规模的举报成风的程度,但是几乎每天都会爆出来类似这样互相举报揭发的故事,而每次这种故事在官媒和社交媒体流传开,就会有更多的人跟风,也会有更多的人意识到,现在不是一个表达不同政见的好时机。下一步还要看国内的经济,和战事的走向。经济虽然暂时避免了崩溃,但仍危机四伏。莫斯科市长这周刚刚宣布大概有20万份工作因为国际公司撤离会受到影响。中央银行的发言人也说现在基本依赖经济储备,可能也就能再支撑几个月。还有一个重要的因素,是战事的走向。如果战事和经济都不利于普,可以肯定的是,对言论的压迫只会加剧。目前来看,普一切仍在掌控,但是对于一个已经享受了30年开放,经济发展,和相对来说算是很多言论自由的社会,突然有脱臼式的割离,很难说会发生什么。收起全文d
老曲-LQ:大恐龙出门前嘚瑟着说:你看我穿的袜子跟我背的包颜色配。我说真够骚的。他说这叫metrosexual.二十多年前我跟他date时,有一次去他住处,看他从洗衣机里拿出洗好的衣服,一条,两条,三条,四条,五条...身上还有一条,一共六条黑色Levi’s 560~我之前误以为他只有一条牛仔裤。他那会儿不愿在穿衣上 ​​​​...展开全文c
This image has been hidden by our adult filter. Show original image.
老曲-LQ:托大恐龙的福,去他一穆斯林朋友家吃了顿斋月里的传统饭。O今天19:57太阳落山 ,19:56桌子摆好、客人入席,菜饭都是刚出锅的。他们饭前先吃一个枣,我也依样做了,没问为啥。跟餐厅的味道着实不同,家常美味,我比人家一天没吃喝的人吃的还多,怪不好意思的。饭后他们去祷告,仨非穆斯林就又吃了会 ​​​​...展开全文c
No more matching mess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