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Weibo

"@白花蛇杨春手札" on Sina Weibo

白花蛇杨春手札:【朝野互动】@小斯在江西 有关新*余*案的十几条帖子,均被删除,页面疤痕累累;加上今天对律师团的有组织围攻;可以看出朝野反宪政势力的互动。极左派的特点,就是胡搅蛮缠,没完没了,在新余这个产业不景气的城市,他们很容易找到打手。
白花蛇杨春手札:一个国家若非为保护其公民人权而存在,她确实什么也不是。
白花蛇杨春手札:这个国家的未来,一如艺人手中的泥胚,塑造它的不止是朝堂上的大大们,还包括万千刘萍这样的庶民。对刘萍的审判,是因为她主动参与了中国未来的塑造,是因为她对中国有着梦。
白花蛇杨春手札:要知道最早在网上喊他下架的,幕后人是他隐蔽的同盟者。他需要用他的丹书铁券护体,同时将重庆的幕后,引向对面。这两年的消息,是如此扭曲。
白花蛇杨春手札:【帝景苑】检察院放了多年的#帝景苑税案#,在近日移交公安启动侦查程序。该案件幕后,乃十数政府部门公检法高层与台湾商人联手侵吞侨商资产,偷漏国家税收,伪造文件用非公开方式侵占国有土地利益数十亿的大案。举报人不断被围攻被败诉,被限制入境达七年之久。时隔多年,举报人终于看到公司的登记资料
This image has been hidden by our adult filter. Show original image.
白花蛇杨春手札:如果那消息属实,这需要下非常之决心。尤其更有对手负隅顽抗,或会借此让其他老人无法自安的情况下,是要付出超常之勇气的。
白花蛇杨春手札:【五毛】上帝抟泥造人,把泥偶放进烤箱渐次取出。没烤到位的是白人;烤焦的是黑人;烤得恰恰好的是中国人。白人和黑人有意见:MY GOD,你那么偏心眼儿呀,如果这一族群那么优秀,让我们怎么活?上帝听罢,将地上的渣子用扫帚扫了扫,和上水又捏个人,放进烤箱。到点儿从烤箱取出,这就是#中国五毛#
白花蛇杨春手札:【伪证】在上海这种司法政府国企豪强一体的体制下,利用伪证的共同体成员,通过司法掳夺他人资产,陷他人于冤狱,几是探囊取物一般,即便败露,未见为司法所处置。@屠龙刀归来 你要感谢上苍,天地人三才你占尽,或许是冥冥间有定数,老天要用此惩罚地产党。
白花蛇杨春手札:【饭局拍卖】如果可以集资派代表,亲近女神,我想技术上问题解决难度不大。比如若@伊能静 拍饭局,@袁裕来律师 三百万粉中起码有三十万愿意各出十元,派老袁与女神嘬上一顿。三百万呀!@羽戈 @醒客张 @浦律师在山顶
白花蛇杨春手札:【老鼠】一早蟹奶手舞足蹈——家里那只偷吃石榴的小老鼠,被她的粘鼠胶拿货。此鼠长期占据我家外厕所,蟹妹等用厕时,即出游示威,搞得蟹妹不敢如厕。逮住此鼠,枷锁三日,饿死丫的。
白花蛇杨春手札:【上甘岭】上甘岭战役只是白马山战役的佯动。美军之发动上甘岭战役是为了减轻战略要地白马山压力。白马山是五一年秋季攻势后,韩军第九师从四十二军手中夺去的。次年秋第九师再次击败了三十八军围攻,毙伤达一万五千多,伤亡则不到四千。第九师战后被称为“白马部队”,师参谋长朴正熙后成为韩国总统。
白花蛇杨春手札:李群书记,早与一流刑辨律师联络,你不久会需要的。他们档期紧,不早预约拿不到号。我推荐你山东老乡@伍雷,还有青岛的@栾少湖律师 。鞋匠总是盯着满街的破鞋不放,@伍雷 盯你好久了。
白花蛇杨春手札:下周或下下周,俺们几老兄弟准备坐动车去江西宜春,呆上两三日。任务只有一个:洗温泉。
白花蛇杨春手札:都在宣布订婚消息,@浦律师在山顶 你与王鸿飞 就在本周宣布了吧?跟了你十年,该有个名分。@刘万永
白花蛇杨春手札:正厅级? //@twccl:信訪收誰的錢? 訪民沒錢啊!
头条新闻V:【国家信访局副局长许杰被查】国家信访局党组成员、副局长许杰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中纪委网站http://t.cn/8kUAviZ
This image has been hidden by our adult filter. Show original image.
白花蛇杨春手札:如此,人大的纪家班当覆没。行贿他的闽商黄如论当如何?老纪当年拿薄熙来不少课题费,著《重庆新事》一书,是都督的轿夫之一,如今看来,要去秦城与薄欢聚矣!
白花蛇杨春手札:可惜,最勇敢最有智慧的蟹爸不在新闻界了。 //@HAPPYDREAM:不知殃视到底是别有用心,还是真愚蠢 //@陈有西:别人可能是立场,我是实际办过的数亿税案。有些逃税罪冤案就是这样来的。别小看央视这种渲染,他能迅速煽动民粹对房地产商的新一轮围剿。只有任大炮说出了这种危险。 //@三寿可可:陈大律立场可
陈有西V#无知害人#1,中国法律有天然消灭民营企业的基因。2,上有好者,下必甚焉。3,饿狼过冬,羔羊遭殃。4,记者满嘴跑火车,总编一心迎马屁。无人再坚守常识。
白花蛇杨春手札:打惯了字,偶尔握笔,写出的字,大失水准。一封两千字的家书,写了三四回,不断换笔换纸,最后觉得还是手部肌肉控制出了问题——自己或不再可能有当年的硬笔书法水平。
白花蛇杨春手札:【鳜鱼】候车,见摊贩卖小鳜鱼,嘱其留五条,我三小时后取。上次在姑苏@虞大律师 宴我,对其小鳜鱼做法甚欣赏。我将山寨之,以咸肉牡蛎干煲汤,置鳜鱼螺丝其中,放香菜点缀。
白花蛇杨春手札:【指标】一位新闻学院院长,将当局对蟹某的言论容忍度作为开化指标。我道我没有那么大的指标价值。也许新浪幕后的小人物多喝两杯,看我不顺眼,就会扒我皮抽我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