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Weibo

"@潘鸣啸" on Sina Weibo

Wikipedia: 潘鸣啸(法语:Michel Bonnin,1949年-)出生于法国伊夫林省圣日耳曼昂莱,具有哲学学士、中国语言与文化学硕士及历史学博士学位,现为法国社会科学高等学院当代史研究员、清华大学教授…

静嘉书单||2019年6月 第8期 WeChat ID jingjiareading About Feature 静嘉读书致力为读者发现并推荐国内外人文社科好... more
潘鸣啸:有人知道不要忘记。为了中国的未来。
潘鸣啸V:我在香港和大陆都有朋友,所以不喜欢看到一些挑起双方老百姓冲突的话语。有一点想澄清一下:香港人责怪人在地铁里吃东西,不限于大陆人,鬼佬也一样要受谴责。90年代,我住港时,曾经因没空吃午饭,买了三文治在地铁月台上吃。一位中年女港人前来,很严厉地用英文告诉我这违犯规则,要求我马上停止吃。
潘鸣啸V:我近期从北京搬回巴黎,用一个叫飞时达的国际快递公司运送书籍。他们的欺骗手段令我这个研究中国40年的汉学家深深失望。他们收取了我454公斤的费用,而帮他们转运的香港和法国公司发票显示只有292公斤,也就是我被多收了12920元。他们用破烂的纸箱包装(见照片)和手持秤量重。
潘鸣啸V:难道他垂帘听政吗?!?[偷笑]
???
2014年01月30日 23:15
Censored by Sina
潘鸣啸V://@独立纪录片人胡杰: //@张红兵律师_gdj: //@山高路远N: 必须彻底否定文革。不宪政,无未来!//@杨康令: 这个世界的确很黑暗、很荒凉、很荒谬……在杀死你时,还向你父母要杀死你时的费用。
郑在索律师V:[蜡烛][霹雳]“赶快交五分钱!子弹费!昨天枪决你女儿的,政府先给你垫付的。快点!”--1968年4月29日,35岁的北大才女林昭,因不满文革之倒行逆施,被当局枪杀于上海,次日,执行人员上门向其年迈的父母收取子弹费。不久,曾留学英国习宪政的父亲自尽;抗日英雄母亲外滩病死。时代啊,人性!法律啊!
潘鸣啸V:回复@山头Q:我没说这几十年中国法制没有进步,我是说法治没有突破。为何?因为政权有最后的决定权利。受理不受理是政权决定。许的问题主要是某些人认为他的一个呼吁威胁他们的利益。因这个问题“敏感”,所以提议咱们的对话暂时到此为止。以后,可以谈别的事情。
蔡崇国之二:本月23日,法语世界最重要的《世界报》为许博士的审判发社论,是社论哦:为中国的法制而死磕 http://t.cn/8FfWBQE
潘鸣啸V:回复@山头Q:您真以为律师和被告人能随便诉讼吗?提议您多学一点中国特色。天真可爱,假天真可恶。 //@潘鸣啸:只能为中国的法治叹息。[失望]
蔡崇国之二:本月23日,法语世界最重要的《世界报》为许博士的审判发社论,是社论哦:为中国的法制而死磕 http://t.cn/8FfWBQE
潘鸣啸V:过奖,过奖![嘻嘻]//@杨老马甲: 法国人也这么反动? //@果果九九: //@潘鸣啸: 只能为中国的法治叹息。[失望]
蔡崇国之二:本月23日,法语世界最重要的《世界报》为许博士的审判发社论,是社论哦:为中国的法制而死磕 http://t.cn/8FfWBQE
潘鸣啸V:只能为中国的法治叹息。[失望]
蔡崇国之二:本月23日,法语世界最重要的《世界报》为许博士的审判发社论,是社论哦:为中国的法制而死磕 http://t.cn/8FfWBQE
潘鸣啸V:与20世纪法西斯文痞做法一样:用侮辱性语言和暴力威胁来保护一言堂和一群人的既得利益//@Minerve: 这种极左文章的好处就是可以起个检测仪的作用.//@皓月梦游: 这篇文字,是典型的"文革"、文痞式的极左文章!帽子、骂街满天飞,连人家心里怎么想,也成罪名。我反问一句:你收了多少发表费?立场费?
老衲关注郎咸平:刚才捡了个U盘,打开一看,竟然是贺卫方的事......【快存】
潘鸣啸V:在苏州颁国家记忆奖, 感到很荣幸. 给忏悔的红卫兵和当时受他们迫害的人颁奖, 是很有意义的事情. 双方都不想参加活动也有他们的理由. 反正,有时被空椅代表的人显得比在场的人更重要.
潘鸣啸V:想听我用英语讲《失落的一代》英文版和上山下乡运动历史,顺便看大陆版没有用过的各种照片,就可以周四晚上去北京书虫书店(请查看附件)。最近,当当网也卖了我辛苦签名的中文版,还有刚出来的珍藏版。广告时间结束了,再会![呵呵]
潘鸣啸:[坚持看CCTV的感受]“博熙来”在围脖上不是禁辞,他的审判是公开的。为什么“新闻联播”一句都不提今天这个最重要的新闻,反而大谈“重拳打击在围脖上传谣”。难道这个公审也是谣言吗?[思考]
潘鸣啸:后来也接受“上海在线”的采访,还说了几句上海话。今晚会放映。晚上,还有了难得的机会:认识了一般不出面的作家更的的。有个法国作家写了一本书叫《上帝存在,我遇到了他》。我现在可以说:”更的的存在,我遇到了他“!。今晚比较累,但很开心。
潘鸣啸:我不想知道。早已戒烟了! //@CAMEL总在路上:老潘,我也是个烟民!那假烟你知道有多臭吗? //@潘鸣啸: 最近在巴黎机场帮了一位不会外语的中国人买中国烟。问他是否免税后就比在中国更便宜。他回答:”差不多,但是这儿不会是假的“。可怜的中国消费者!
潘鸣啸:这是真的。那新浪何必那么胆小?//@唐永峰v: 百度上依然可以搜到 //@潘鸣啸:可惜已经被删了,没法看。既然删掉这类资料,而公开发表反宪政文章,是否当局反对宪政,反对全部执行宪法?最好说出来,让人知道什么是对,什么是错的啊!
潘鸣啸:上海朋友们好! //@闵行区图书馆:#敏读讲座#毛泽东为何发起上山下乡?这个运动对知青们产生了怎样的影响?下乡后的知青们与毛泽东最初的期待有着怎样的矛盾与落差?8月15日,听潘教授为大家仔细分析吧!@闵行市民文化节 @上海闵行@清阅朴读@图林安琪
潘鸣啸:回复@镖心:简体字版有手机版本。 //@镖心:有无kindle版本? //@潘鸣啸:网上能买简体字版,好的书店也有。繁体字版和英文版可以上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的网站。 //@业余板砖: 哪有卖的? //@钱钢:
潘鸣啸:70年代我在香港开始研究上山下乡运动。09年初香港中文大学出版了《失落的一代》的中文繁体字版。现在刚出版了英文版,而且把拙著封面当作今年香港书展的海报图片,这让我很感动。谢谢香港,谢谢中文大学出版社!现在有法文版,英文版和三个中文版(繁体字,简体字 和盗版本)我就满足了!
潘鸣啸:最近与@胡德平 先生讨论了为何马恩在《共产党宣言》第一句说共产主义是幽灵。网上查看中文翻译:“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大陆徘徊”。这句旁边就是移民国外的广告(见图)。觉得滑稽。这几天,我总是问自己:在中国大陆什么幽灵在徘徊?
This image has been hidden by our adult filter. Show original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