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Weibo

"@海柳云烟" on Sina Weibo

海柳云烟:中共内部傻逼才会痛恨腐败,只会痛恨分脏不匀。理由是中共体制本为腐败定制。比如化尸八宝山就是一种公开的定制腐败,不会有人痛恨化尸八宝山,只会痛恨不能化尸八宝山。自古以来中国王朝所有反腐皆因分脏不匀,跟草根贼还是红毛贼无干。恰恰是分脏不匀最易引发历史拐角,大清末季可资豪证。
海柳云烟:中共九十余年来,除了在上世纪40年代初说过几句人话,再也没有说过任何人话。即使40年代初说几句人话,亦非为了做人,而为了乞求美国政府认可中共窑洞政权。是故,自由、民主、宪政喊得响彻云霄;甚至肉麻到美国独立日一齐大写赞美诗。中共之不要脸举世无双。
海柳云烟:沉默惯了的国人应牢牢记住,言论是越说越宽的。明知是恶,你也不说,我也不说,他也不说,都指望天上突然掉馅饼,可能吗?不可能的。皆当明白,言论自由是一切自由的起点,婴儿脱离母体第一件事是一声啼哭,而不是吃奶。先从说话开始,慢慢找回一点自由人味的感觉,或许还有些希望。
海柳云烟:中共高调操弄反腐與情,终于把专制独裁的政治体制问题转移为单纯的贪腐问题。太子党居然倒果为因,自比道德承训,多么臭不要脸。贪腐实为权力寻租,如果寻租多少使专制特权得以动摇,那贪腐者与自况道高尚的太子党比较,客观效果乃属上流,坚定的专制特权维护者才是最下流的恶棍。
海柳云烟:他们非不爱国,只是反共。两岸三地海外华侨所有从这块土地根生的比较清醒的人都知道,共产党是这个民族的公害。这样的认识,本基于自发的责任感与民族认同,更基于对祖国那份潜沉的爱,怎可以抹黑与扼杀?
海柳云烟:万古清辉酿一坛,悲辛莫若笑中看。斯夜约樽人不见,向隅倚竹问平安。赵海燕(意而)中秋遥谢诸友。
海柳云烟:一个稍微有点知识的人都会知道,中共没有给这个国家造就一丁点值得记起的政治文明,相反造下了深重的政治罪孽与无以复加的政治灾难,这种灾难乃是极为广度与深度的社会秩序结构性败坏,即便马上实行民主宪政,也无法轻而易举修复正常。只要谁在保党,他就是祸国殃民的法西斯。
海柳云烟:留出一半街道供交通运行,虽人潮如蚁,却秩序井然,未见打砸抢,只有理性的表达与抗争,如此文明的街头运动,那些专制政客与知识帮闲所期望的暴民与民粹不曾闪现,还有何话说?当然他们又可以以痞子精神装聋做哑视而不见。
海柳云烟:几十年来,国人的政治思维一直停留在君临天下的水准上。暴君们的确改变了中国,但不是变好了,而是变得糟糕透顶。因为所有暴君都热衷于以专横独断的专制权力来为所欲为,结果只是给国人制造数不尽的灾难,与现代文明政治追求的价值目的格格不入,时至今日并无半点起色。
海柳云烟:70年代末,南韩还在用中国式的算盘算帐,时至今日,韩国的三星手机(实为终端电子信号计算器)已风靡全球,其品牌效应在中国仅次于苹果手机,名列第二。这里面的核心原因是什么?
海柳云烟:死不认错是一种气质,更是一种典型的专制人格,普遍性专制人格必由专制制度及其文化长期驯化而成,还不见得有所自觉。专制与其文化塑造典型的双重人格,屈服强权的自贱性与迷信强权的专断性相互交织。前者表现为最起码的尊严都能自我作贱;后者突出表现是排斥异己与死不认错。
海柳云烟:做为政客,他不具备最起码的智商。真正能赢得民心的不是唱红,而是反红(至少暗中),即使系狱,或许还有翻盘的希望。极左居然还想借尸还魂,做大梦。所有维护党统红朝的都将自掘坟墓,不信试目以待。(你屏蔽我的评论,我就不能换个主帖来发?)
海柳云烟:如果普通民众都清楚自己想要什么,则中国就有希望,否则希望不大。但普通民众千万不要把希望完全寄托在中国知识精英的身上,不可靠的原因是,整体而言,中国知识精英的奴性是自觉的,且甚于并不一定自觉的普遍民众。民众的觉醒一定要自我完成。
海柳云烟:不回到制度,一切都是欺骗。
海柳云烟:一阵虚假希望的情绪又弥漫了整个网络,就连有些显赫大佬也不甘落伍,急匆匆加入到了贩卖者的行列。只有少得可怜的一些人维持着一份特有的冷静,在集体颠狂的边缘绽放着一簇优雅。理智永远是少数人的奢侈品。朋友们,晚安!
海柳云烟:童之伟又在说,「现行宪法是一部较好的宪法」。不免使人只想打比方:一个被打入冷宫的怨妇,手里把玩着一根铜鸡巴,说道,现行鸡巴是一根较好的鸡巴,可惜是个假鸡巴。——微评:就算真鸡巴也日日杵在皇上的裤裆里,谁近得了身?
海柳云烟:中文传统有省,孔子申义「吾日三省吾身」,故有自省传统。但自省外延广泛,内涵模糊,故自省流拍,聊胜于无,徒为圣者自况之虚辞。西文传统有忏悔,直指罪过,外延清晰,内涵明确,所有未彰之罪过,上帝洞若观火,灵魂无处可逃,故应赎罪。这是两种自性文化的态度。黄皮黑发概莫牛逼!
海柳云烟:所谓改良,缓进民主;所谓革命,激进民主。其实都有民主共识。问题却在,当局已从根本上否定了民主,这有吴邦国的六个不搞做证,这就摊牌了。再继续坚持缓进民主,也就是改良,无异于替中共扯上一块他们不屑一顾的遮羞布。所有分歧即在这块遮羞布扯还是不扯。
海柳云烟:凡心中真有丝毫体恤善念者,当趁早结束一党专政,一切祸殃皆因此而起。智慧与厚黑其实只在一念之间,这一念便是善念与恶念。历二千余年苦难,中国人再也没有理由恶道轮回。
海柳云烟:中共建国后所以制造革命假想敌欺骗庸众,端的全在政权本质不合法性导致政治溃败与物资匮乏开始动摇政权稳定,便以政治名义制造敌人,然后消灭之,以求用革命的名义与手段维持政权稳定。中共政治维稳非今日始,乃自建国第一天起就开始了,只不过过去是将假想敌变现,直截了当杀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