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Weibo

"@月夜无寐" on Sina Weibo

月夜无寐:现在有时间表吗? //@赵晓:生有死、死有时。 //@冬眠熊2010://@慕容葫芦: 从六君子到惠州起义,五年;到吴樾的炸弹,十年;到徐锡麟的手枪、秋瑾的宝剑,十二年;到黄花岗的枪声,十六年;到最终覆亡,十七年。一个非常紧凑的时间表,那些穿金戴紫、煊赫一时的人们,当时犹在梦中。
慕容葫芦:甲午前后,清政府还没有失去天下之心,那时孙中山会给李鸿章写信,公车上书时,天下士子都会响应。这个愚蠢的政权不知道这是最后的善意,还以为是要夺权,于是大开杀戒。等六君子血染菜市口,天下人终于明白,这个政权不相信鲜花,也不相信下跪、恳求和眼泪,它只相信一样东西:炸弹。然后炸弹就来了。
月夜无寐:回复@拒喝狼奶:一天到晚拿钓鱼岛说事,老毛子抢走多少领土,屁都不敢放一个!柿子挑软的捏! //@拒喝狼奶:《中俄友谊万岁--赞军演》铁甲徜徉海参崴,把酒言欢睡梦香。珍宝岛上未见宝,瞎子滩头瞎胡忙。六十四屯忘了好,三十七计慨而慷。梦里不知身是客,何分彼此争短长。
章立凡:【贵州又要出总书记?】陈鸣明:男,布依族,1957年10月生,贵州贵定人,1976年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74年8月参加工作,武汉理工大学管理学院企业管理专业毕业,在职研究生学历,管理学硕士。现任贵州省副省长,十八届中央候补委员。【言论】这位公仆命令主人:“赶紧去美国,越快越好!败类,人渣!”
No more matching mess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