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30秒告诉我们如何改善自由微博
FreeWeibo

"@明涛ECON" on Sina Weibo

明涛ECON:地方政府财政收入吃紧,经济增长略显疲态,汇率压力也比较大,但其实有的是手段一并解决,症结就在我喊了十年的分税制度改革。实在不行,就把出口关税受益分一大半给地方,鼓励各地挣出口特别是服务业出口的钱。照中国地方政府的聪明才智和干劲,不出一年问题全解决。#地方政府隐性债务的增量风险已基 ​​​​...展开全文c
明涛ECON:神经病就你懂//@灣區資產重組:這種知識分子的說辭不外乎就是政府萬能論,無論十年前還是一萬年前叫出來都可以是正確,但僅限於知識分子圈裡面圍爐時才算正確,you never see the full picture.//@理咚葆:资瓷,早该分分钱了!
明涛ECON:说句找骂的话,房租价格长期看涨,通过涨房租挤掉房价泡沫,是最可能的结果。拭目以待。
明涛ECON:什么情况?信息泄露到这个地步了吗?这是什么APP的订单?谁用了我的手机号码? 怎么投诉? 2北京 ​​​​ ***External link: //weibo.com/p/1001018008611000000000000
This image has been hidden by our adult filter. Show original image.
明涛ECON#今日爹味# 看到“我是我家的最后一代”的口号我很心痛,说一下感受。1. 愤怒会偏离理性,使人做出不利于自己利益的决策。2. 年轻人不是铁拳的敌人,铁拳也不是你的敌人,铁拳是保护你我的。3. 某些基层工作人员业务水平不高,工作做得不体面,我们可以帮他体面,不管用什么方法。4. 你的敌人不会在日常出现,要对抗敌人需要盟友需要团结需要力量,不要在平时就树敌太多,关键时刻就没有了救兵。5. 撺掇你愤怒、为你的不理性叫好的人你最好远离,这些人才是下一次文革或义和拳乱背后的阴谋家。6. 伤害能力决定事实权力,但是布衣之怒以头抢地伤害自己没有意义。7. 拉黑辱骂我不解决你自己的问题,而且我们都是同一条船上的蚂蚱。收起全文d
明涛ECON:“我是最后一代”是投降最多算自刎,“我子孙后代每一代都不会放过你”才是真死磕。
明涛ECON#今日爹味# 看到“我是我家的最后一代”的口号我很心痛,说一下感受。1. 愤怒会偏离理性,使人做出不利于自己利益的决策。2. 年轻人不是铁拳的敌人,铁拳也不是你的敌人,铁拳是保护你我的。3. 某些基层工作人员业务水平不高,工作做得不体面,我们可以帮他体面,不管用什么方法。4. 你的敌人不会在日常出现,要对抗敌人需要盟友需要团结需要力量,不要在平时就树敌太多,关键时刻就没有了救兵。5. 撺掇你愤怒、为你的不理性叫好的人你最好远离,这些人才是下一次文革或义和拳乱背后的阴谋家。6. 伤害能力决定事实权力,但是布衣之怒以头抢地伤害自己没有意义。7. 拉黑辱骂我不解决你自己的问题,而且我们都是同一条船上的蚂蚱。收起全文d
明涛ECON:社会如此割裂,但是我还是要说,要把铁拳和基层工作人员区分开来,铁拳要的是秩序和稳定,我们要的是法治和繁荣,这两者没有本质冲突。稳定和繁荣是我们普通人最需要的公共品,失去了要再追求就几乎不可能得到了。
明涛ECON#今日爹味# 看到“我是我家的最后一代”的口号我很心痛,说一下感受。1. 愤怒会偏离理性,使人做出不利于自己利益的决策。2. 年轻人不是铁拳的敌人,铁拳也不是你的敌人,铁拳是保护你我的。3. 某些基层工作人员业务水平不高,工作做得不体面,我们可以帮他体面,不管用什么方法。4. 你的敌人不会在日常出现,要对抗敌人需要盟友需要团结需要力量,不要在平时就树敌太多,关键时刻就没有了救兵。5. 撺掇你愤怒、为你的不理性叫好的人你最好远离,这些人才是下一次文革或义和拳乱背后的阴谋家。6. 伤害能力决定事实权力,但是布衣之怒以头抢地伤害自己没有意义。7. 拉黑辱骂我不解决你自己的问题,而且我们都是同一条船上的蚂蚱。收起全文d
明涛ECON:大家不用怀疑我对自由民主法治的追求,我之前在欧洲学习在旅欧米籍政治学及社会学教授的指导下研究东亚政治经济社会问题都深入讨论过。基本结论就是中国社会逐渐趋向橄榄型,社会稳定繁荣发展必然会实现,公民社会对铁拳的制衡也必然日益有效。 ¡评论配图
明涛ECON#今日爹味# 看到“我是我家的最后一代”的口号我很心痛,说一下感受。1. 愤怒会偏离理性,使人做出不利于自己利益的决策。2. 年轻人不是铁拳的敌人,铁拳也不是你的敌人,铁拳是保护你我的。3. 某些基层工作人员业务水平不高,工作做得不体面,我们可以帮他体面,不管用什么方法。4. 你的敌人不会在日常出现,要对抗敌人需要盟友需要团结需要力量,不要在平时就树敌太多,关键时刻就没有了救兵。5. 撺掇你愤怒、为你的不理性叫好的人你最好远离,这些人才是下一次文革或义和拳乱背后的阴谋家。6. 伤害能力决定事实权力,但是布衣之怒以头抢地伤害自己没有意义。7. 拉黑辱骂我不解决你自己的问题,而且我们都是同一条船上的蚂蚱。收起全文d
明涛ECON:回复@KingYoug:能否实现橄榄型社会的稳定繁荣,取决于是否会出现政治经济危机,出现政治经济危机就再过一百年才有可能出现。而且图片说得很清楚,超大城市已经橄榄型了,农村还是倒丁字形,所以需要继续凝聚共识继续发展。//@KingYoug:说必然的时候加一个大概期限可能更有方向感
明涛ECON#今日爹味# 看到“我是我家的最后一代”的口号我很心痛,说一下感受。1. 愤怒会偏离理性,使人做出不利于自己利益的决策。2. 年轻人不是铁拳的敌人,铁拳也不是你的敌人,铁拳是保护你我的。3. 某些基层工作人员业务水平不高,工作做得不体面,我们可以帮他体面,不管用什么方法。4. 你的敌人不会在日常出现,要对抗敌人需要盟友需要团结需要力量,不要在平时就树敌太多,关键时刻就没有了救兵。5. 撺掇你愤怒、为你的不理性叫好的人你最好远离,这些人才是下一次文革或义和拳乱背后的阴谋家。6. 伤害能力决定事实权力,但是布衣之怒以头抢地伤害自己没有意义。7. 拉黑辱骂我不解决你自己的问题,而且我们都是同一条船上的蚂蚱。收起全文d
明涛ECON:作为经历过秩序崩塌80年代的邵阳人,我当然知道铁拳是秩序和稳定繁荣的必要但非充分条件,铁拳未必要命,但秩序崩塌后的小混混都能随时要你的命。而且你可以让铁拳更有序更可预测更良治,但你不可能改变秩序崩塌后的混乱。
明涛ECON#今日爹味# 看到“我是我家的最后一代”的口号我很心痛,说一下感受。1. 愤怒会偏离理性,使人做出不利于自己利益的决策。2. 年轻人不是铁拳的敌人,铁拳也不是你的敌人,铁拳是保护你我的。3. 某些基层工作人员业务水平不高,工作做得不体面,我们可以帮他体面,不管用什么方法。4. 你的敌人不会在日常出现,要对抗敌人需要盟友需要团结需要力量,不要在平时就树敌太多,关键时刻就没有了救兵。5. 撺掇你愤怒、为你的不理性叫好的人你最好远离,这些人才是下一次文革或义和拳乱背后的阴谋家。6. 伤害能力决定事实权力,但是布衣之怒以头抢地伤害自己没有意义。7. 拉黑辱骂我不解决你自己的问题,而且我们都是同一条船上的蚂蚱。收起全文d
明涛ECON:我们就不要假装关心手停口停群体了,且不说你有没有了解他们的真实反应,就说疫情失控后他们因经常反复感染而丧失的劳动能力和劳动收入就要比封城大得多,而且你到那时即便愿意接受发病的服务人员上门给你服务这种做法也太不人道了。每个人捍卫好自己的利益,而国家会捍卫沉默的大多数的。
明涛ECON:回复@瓜娃子1914:参见Nature网站O网页链接 和纽约州数据 O网页链接 。Nature网站说首次感染获得的免疫力对omicron并不太有效,而NY州认为再次感染率算比较低的,这就见仁见智了。 ¡评论配图 ***External link: http://t.cn/A664xPAD
明涛ECON:这说明让中国起飞的并非此时此地此类人群。//@南郭刘勃:四十年时来天地皆同力
明涛ECON:那个麻雀清零的故事我也看过了,我就提一下几个问题:1. 麻雀对农民的利益损害到底是不是真实的?你们有没有了解过?2. 包括麻雀在内的老四害和后来的新四害,对人民群众利益的损害是不是真实的?在当时为什么不选择更好的解决方式?这些危害后来是怎样消失的?3. 消灭麻雀导致害虫增加,这个事实和因果关系是如何确定的?因果检验经得起检验吗?4. 消灭麻雀导致害虫增加这个事实,是农民和决策者事先就能确定的结果吗?5. 消灭麻雀失败的原因,到底是成本太高,还是收益过低甚至为负?6. 全民消灭麻雀这种我们现在看起来如此荒谬的决定,是怎样得到那么广泛参与的?你认为那么愚蠢的决策,为什么能得到那么广泛的支持和参与?7. 如果所有其他人都是愚蠢的,你为什么如此坚信你不是愚蠢的一员?8. “他们蠢->我聪明->听我的”这种思维方式也许只是又一轮“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而已。收起全文d
明涛ECON:到基层工作一段时间就可以感受到要让大家参与一件事情有多不容易,农民或居民会搭理你的政治正确?//@重生的雪影:至于为什么有这么多人参与,并不是因为他原理正确,而是因为他政治正确。而这就是一再发生的悲剧的来源。
明涛ECON:那个麻雀清零的故事我也看过了,我就提一下几个问题:1. 麻雀对农民的利益损害到底是不是真实的?你们有没有了解过?2. 包括麻雀在内的老四害和后来的新四害,对人民群众利益的损害是不是真实的?在当时为什么不选择更好的解决方式?这些危害后来是怎样消失的?3. 消灭麻雀导致害虫增加,这个事实和因果关系是如何确定的?因果检验经得起检验吗?4. 消灭麻雀导致害虫增加这个事实,是农民和决策者事先就能确定的结果吗?5. 消灭麻雀失败的原因,到底是成本太高,还是收益过低甚至为负?6. 全民消灭麻雀这种我们现在看起来如此荒谬的决定,是怎样得到那么广泛参与的?你认为那么愚蠢的决策,为什么能得到那么广泛的支持和参与?7. 如果所有其他人都是愚蠢的,你为什么如此坚信你不是愚蠢的一员?8. “他们蠢->我聪明->听我的”这种思维方式也许只是又一轮“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而已。收起全文d
明涛ECON:“他们蠢->我聪明->听我的”这种思维方式也许只是又一轮“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而已。
明涛ECON:那个麻雀清零的故事我也看过了,我就提一下几个问题:1. 麻雀对农民的利益损害到底是不是真实的?你们有没有了解过?2. 包括麻雀在内的老四害和后来的新四害,对人民群众利益的损害是不是真实的?在当时为什么不选择更好的解决方式?这些危害后来是怎样消失的?3. 消灭麻雀导致害虫增加,这个事实和因果关系是如何确定的?因果检验经得起检验吗?4. 消灭麻雀导致害虫增加这个事实,是农民和决策者事先就能确定的结果吗?5. 消灭麻雀失败的原因,到底是成本太高,还是收益过低甚至为负?6. 全民消灭麻雀这种我们现在看起来如此荒谬的决定,是怎样得到那么广泛参与的?你认为那么愚蠢的决策,为什么能得到那么广泛的支持和参与?7. 如果所有其他人都是愚蠢的,你为什么如此坚信你不是愚蠢的一员?8. “他们蠢->我聪明->听我的”这种思维方式也许只是又一轮“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而已。收起全文d
明涛ECON:朋友们的libgen都还能用吗?为什么现在都下载不了英文书了?VPN改哪国地址似乎都不行 ​​​​
明涛ECON:除非封掉我的号。
明涛ECON:不知道史景迁的这个批评怎么来的。纵观中共历史,教员就是无数次批评反对错误领导才最后成为核心;民主集中制就是要广泛凝聚共识然后再集中决策;如果没有反对则TG无需开那么多会。所以你去看制度文本和政策实践就知道,批评反对早已制度化规范化,特别是决策前的征求意见。这种制度下决策结果不好, ​​​​...展开全文c
明涛ECON:看来这些词缀也都很normal嘛¡查看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