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Weibo

"@忧天湘人" on Sina Weibo

忧天湘人V://@蔺其磊律师: 哈哈,张凯律师的评价准确但有风险,可能坐牢,但罪名不会是寻衅呀聚扰等低级的,而是高级的"山巅的颠覆的”。
张凯律师V:在我离开中国的一年时间里,中国法治明显退步了很多!
忧天湘人V://@晓玲有话说: //@徐昕://@法律界网站:官媒为官爷捧臭脚的水平仍停留在60年前,现代人看来那么白痴!
杜楠微波:喜大普奔,官员自掏腰包填肚子了!照此节奏,官员不再嫖宿幼女了、官员不再包养情妇了、官员终于回家陪老婆了。。。都是新闻了。我好奇的是“博得群众一片喝彩声”,难道官员吃饭时专门邀请了群众观摩团? @徐昕
This image has been hidden by our adult filter. Show original image.
忧天湘人V://@刘耘博士:👍 //@东林老甘:曾有家长给我塞钱被我拒绝,她当时都快急哭了……我对很多家长和学生都说,无良的老师都是被纵容出来的,等到这些无良成为常态,你们自己会承担更坏的结果……只有蠢人才会认为拿钱可以买到老师的知识,干这种事只能被人当肉猪 [浮云][浮云]
刘耘博士V#往事杂忆#幼儿园毕业时钱老师专门到书店买连环画送我,丢了钱包。我手捧连环画,心中充满感激之情。以后上小学、中学、大学直至研究生毕业,从未给老师送过礼。前几年长沙大同小学给小学生讲廉政,以后教育部要求廉政进大学课堂。我有点中年痴呆,愣是赶不上趟:这学生们咋就成了需要教育的腐败分子?
忧天湘人V://@战略兵王V: [弱] //@时评聚焦:[弱]//@时代迷思: [弱]
我的脑壳长了个包:【银行的信誉】1、2000元存款24年,到期为22万,银行称不符合央行规定不予兑现。2、青县农行,因存款利息高不予给储户兑现。3、98年存的款,2000年才开始实名制,银行因姓名不符不予兑现。4、农行存款被保险,高利率承诺不兑现。。银行如此没信誉,而我还坚持存款,是不是因为,我的脑壳长了个包?!
忧天湘人V://@幽壹:连坐。。诅咒将他们遣返的那些畜牲! //@作家崔成浩:谢谢你们啊~ 回去以后,不是13个家庭,而是13个居民班要被处理。大概几十个家庭,200多人。。。
头条新闻V:【韩媒:中国警方在昆明逮捕13名朝鲜脱北者】韩媒报道:13名朝鲜“脱北者”欲通过东南亚国家前往韩国,于本月15日在中国昆明被逮捕。韩政府曾要求中方将此13人送往韩国未果,目前他们已被送往辽宁。详情:http://t.cn/8kZ1Sha
This image has been hidden by our adult filter. Show original image.
忧天湘人V://@湖大余凯:要尊重和保护人权。不可助金为虐。//@袁裕来律师:这是人道。//@袁莉wsj: //@封新城:转发微博
五岳散人V:我不懂国际政治,但愿意为政府进一言:对待朝鲜的脱北者,我们边境严防死守,能不让过来就不让过来,这是国家利益;如果已经过来、并且只是借道去韩国,装不知道放行就是,这是人道。
忧天湘人V://@曹思源:[怒]//@作家崔成浩: 谢谢你们啊~ 回去以后,不是13个家庭,而是13个居民班要被处理。大概几十个家庭,200多人。。。
头条新闻V:【韩媒:中国警方在昆明逮捕13名朝鲜脱北者】韩媒报道:13名朝鲜“脱北者”欲通过东南亚国家前往韩国,于本月15日在中国昆明被逮捕。韩政府曾要求中方将此13人送往韩国未果,目前他们已被送往辽宁。详情:http://t.cn/8kZ1Sha
This image has been hidden by our adult filter. Show original image.
忧天湘人V:今天在印度的班加罗尔也一样,物价便宜的恨,在国内随便卖一千多地衣服在这里一百多就能买到。难怪很多国人在国外拼命消费拉!//@染香姐姐: 我们是贵国贱民 //@ICE啤酒://@紫竹抽水: 麻痹//@五哥放羊26://@浩正刘臻: 麻痹啊 //@Sophia麦子:麻痹//@六六:麻痹 //@元猫大大: 麻痹啊![抓狂]//@晓玲有话说
浩正刘臻V:葡萄牙的物价真心让咱汗颜啊。图片来自@华夏移民 ,大家围观。。。@袁腾飞 @作家崔成浩
忧天湘人V:必须揭开!而且肯定会揭开!我相信!//@袁裕来律师: 让人沉重的是,他们根本无需去揭开。//@苏渝: 现在这环境下,谁敢去揭开呢?
袁裕来律师V:【民营企业家被逼迫自杀,比他杀更值得调查,况且是在市政府】11月12日,三中全会期间,湖南湘潭民营企业湘潭市恒盾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王检忠从市政府15楼跳楼自杀。王检忠在当地有一定影响,其经营的公司是农业产业化重点龙头企业。http://t.cn/8DFvRbP。黑幕必须揭开,然而谁会去揭开呢?
This image has been hidden by our adult filter. Show original image.
忧天湘人#海燕#菲律宾的海燕让我国的媒体异常兴奋,余姚有这么关注就好了!
忧天湘人V://@老徐时评: [思考] //@平凡6889:月薪一万不吃不喝还需30.8年才能有370万元
老徐时评V:一个处级领导干部跑到国外犯强奸罪令人惊讶,家属一下子拿出370万去保释也令人惊讶,做为一个研究院的副院长,因私出国三个月不见人影主管部门楞不知情,这更让人惊讶。纪委应该追究这个单位主管部门和院长的渎职责任,也应查查那370万的来源。这样的干部还是留在那里终身监禁吧,省得回来再祸害别人。
This image has been hidden by our adult filter. Show original image.
忧天湘人V:法律都是假的,条例会管用?//@刘耘博士:转发微博
袁裕来律师V:【该醒了】如今,看到这个新闻标题,我就笑了。曾经,很多人以为血拆是《拆迁条例》惹的祸,修改了就好了。如今,《征收条例》出台两年了,血拆更疯狂了。只要公权力得不到制衡,既得利益集团的掠夺就不会停止,且会越来越疯狂。制衡公权力的唯一途径是还政于民。除此之外,其他种种都是在耍流氓。
This image has been hidden by our adult filter. Show original image.
忧天湘人V:不呼吁,他能复活吗?//@赵楚:在2013年呼吁改革,要么是见识有限,脑子糊涂,要么是变相出卖良知。改革已经死去20余年了。
刘胜军改革V:【我为什么呼吁改革?】我呼吁改革不仅是为了民众,也是为了保护官员。体制内聚集了多少比马云、马化滕更优秀的人才,但无数人把精力耗费在了假大空上面;微薄的工资、巨大的权力与人性的需求构成了奇特的组合。尽管“许三多”(钱多房多女人多),但不知道哪天自己会被双规。体制有病,人人受罪
忧天湘人V://@贵sir:转发微博
南方都市报V:【老人致信基层公务员:你们跟寻租者比才不满】“你们对现状的不满,不过是与那些实权在握者相比,与那些搞权力寻租者相比......看看每月只有1000元—2000元的企业职工,比一比那些晴天一身汗、雨天一身泥的农民工,再比一比那些失业后无所事事的工人们,你们就是幸运儿啦!”中青报http://t.cn/zRT0rO5
忧天湘人V://@律坛阎王:湖南抓记者,河南抓编辑,一个比一个牛!小秘会不会和谐同事吧?
摆古论今:【紧急求助!新浪河南小编被抓】微博网友“聪聪fish”刚微博称:我现在二伯六号工地摔死没人管!被一群黑衣人强制拖上车!拽头发抢手机!删除照片!现在被关起来!借上厕所的机会偷发微博!看帖子表述都有错误,一定很紧张!随后,新浪河南转发该微博称,这是我们的小编,被关起来了!扩散!扩散!
忧天湘人V:动机不明!//@研子YZ://@政治经济评论: //@儒林泊客: //@何光伟: //@北京律师童朝平: 转发微博
作家草军书V:警方说太原爆炸嫌疑人丰志均交代作案动机是为了报复社会。我认为这个说法太油滑笼统,不能让人信服。要是纯粹报复社会,他可以把炸弹放到人群密集的公共场所,怎么可能会放到人烟稀少闲人难进的省委机关?这里面显然有内幕细节官方不愿意细说,只来个大而化之的动机?他有无仇官心理?他是否上访户?
忧天湘人V://@研子YZ://@雪后A初晴3世: 把戏而已,过10年“发现”垂直管理问题大,再改回横向管理。//@范忠信: //@褚朝新: 不能迷信垂直管理。
检察官杨斌:都在津津乐道传说中的检察院、法院垂直管理,似乎曙光在前。我对所谓的垂直管理不感兴趣,没有真正的民主监督,垂直管理只会带来更为严重的集权。不说什么东厂西厂,海关一直都是垂直管理的吧,问题还少吗?
忧天湘人V://@王建国:转发微博
中国热媒体:今天无意间看到这张照片,让我实在无法理解拍摄的心里,就算失足女做的是违法,但你不能剥夺人家的尊严,难道你赤裸裸的拍照上新闻是否合法?我记得我国法律明文规定,每个公民应该享有隐私权,就算人家违法,是否考虑让他穿上衣服在进行拍照?我想知道执法人员拍失足女裸照上新闻,是否违背道德底线?
忧天湘人V:转发微博
作家草军书V:奥运冠军孙杨无证驾车致公交车追尾后公开致歉说自己忙于训练和法律知识淡薄导致无证开车上路。这跟以往的政府回应一个套路,都是绕开主要原因瞎鸡巴扯。你法律知识再淡漠,能不知道没驾照开车是违法的?其实还是特权心理有恃无恐,如果不出交通事故,鸟事无。无证驾车是要刑事拘留的,看警方怎么出牌?
忧天湘人V://@徐昕:你这是去砸场子呀?他们邀请我多次,只因有事,要去了我也讲司法独立,讲毛对法治的破坏……
于建嵘V:应邀到韶山参加「法治政府.南岳论坛」。近年来,我拒绝参加了许多此类会议。这次成行,主要是母亲前些天摔伤,我本要回湘探望。在毛泽东家里探讨法治,是很有意思的事。我一直认为,没有法治就不可能有社会稳定,没有司法独立也就不可能有真正的法治。会上,我将重点讲如何废除与法治相左的信访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