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Weibo

"@志愿老头" on Sina Weibo

志愿老头:习近平先生,我们不想要那些更加什么的,就想要一张选举你的选票。就想知道你有多少财产,就想让你不要参预管理司法。
志愿老头:阎王爷为了与世俱进,也在阴间举行了隆重的纪念毛主席的誔生日,请来了刘少奇,林彪,彭德怀,贺龙,陈伯达,张闻天,田家英,周小舟,吴晗,邓拓,老舍,马连良等等一班冤死鬼出来当佳宾。无常不解,问阎王说,怎么还请他们来纪念毛呀。阎王说,一来是咱这冤魂殿要感谢毛,二来这帮鬼大多会说毛伟大的
志愿老头:有人替司马南的父亲写了这样的诉状:称,“司马南天良丧尽,连亲生儿子,就是我的孙子,他都要害呀。明明知道美国是一个黑暗的国家,偏偏要把我的孙子送去受迫害。朝鲜那么好,他不送我的孙子去呀。天下有这样对待孩子的父亲吗,老子要告他,谋杀他自己的孩子我的孙子呀。天理难容呀!”
志愿老头:致中国领导人;首先别认为自己就是救世主,同时请别想用毛那套恐怖思想与精神束缚来统制国家,还有就是现代也不会再有邓设计师那样的机会了。公民已经在逐步觉悟,想一切都由权力代表民愿的思维也不合时宜了。强力维稳的本身就是在制造不稳定。唯一的坦途就是推进民主,实行宪政,这才是真正的中国梦
志愿老头:嗨,希特勒!天皇陛下万岁!为了斯达林同志!毛主席万岁!这是上世纪分别流行在德国,日本,苏联和中国最有力的口号。
志愿老头:申明一下,不知道司马南是否单身,如果是单身,建议由司马南先生迎娶金三胖的姑姑,为中朝革命友谊而努力.如果司马南先生不是单身,听说孔庆东先生是离过婚,那就尤孔庆东先生来完成,当然前提是孔庆东先生没有再继,不然张成泽就是下场.如两位都有困难,是不是吴法天先生考虑一下,这样就不用找自己的学生了呀.
志愿老头:习近平先生,在你当国家主席期间,能不能让我们直选一下县长?如果你这一条都做不到的话,我会对所有人说,这不是一个改革者,而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守旧派或者叫保皇党。
志愿老头:也说纪念毛泽东,对于民间的一些纪念行为,我不想说什么,因为那是个人行为。而做为一个现代的宣称自己是民主政府的国家,高调纪念毛泽东,这就让人莫名其妙了。是纪念他与天斗争,斗出饿死上千万,还是纪念他与地斗,斗出亩产万斤粮,还是纪念他搞死刘少奇林彪哪?要不没将习仲勋整死这一点可以歌颂。
志愿老头:中央三令五申反腐败,好象是真的要干一样。其实问题就出在三令五申,一令不行,三令又何行,一申不起作用,五申又有何作用,因为将三令五申看的比法律还高的的国度里,是年年令来月月申,结果表明基本上是风吹过。不信大家去查查,别说三令五申,就是百令千申都有了。
志愿老头:司法不脱党,要想公正是妄想。司法不独立,要想公平是放屁。
志愿老头:刘萍有今天,你我就有明天。
志愿老头:有人把对某种制度的批判说成是对祖国的不爱,持此观点的典型代表就是司马南孔庆东胡锡进之流,这完全是谬论。正因渴望自己母国有文明合理的社会制度,有志者才选择对现行制度不合理进行批判,他们冒着被监禁甚至暴力攻击的危险,正是一种真诚而深厚爱的力量,让他们去追求阳光而选择忽明前的坎坷。
志愿老头:原中组部长安子文文革后出狱第一句话;谁来监督毛泽东?昨天没人监督毛,毛滥权给国家与民族带来巨大灾难。今天我们同样问一声,谁来监督我们的执政团队?一个不受监督的执政团队是无法保证不犯错甚至于犯罪的。唯民主宪政,才能让公民能真正监督国家执政团队,这样国家才有长治久安。否则不安。
志愿老头:建朝前毛靠谁谁倒霉。井冈山靠王佐、袁文才、结果俩未名死。后万里投奔张国涛,张被逼做叛徒。再行靠陕北,陕北王刘志丹后背中枪,后习促勋烧带香。建朝后,用谁谁死亏。初喜高色鬼,色鬼自杀,重用彭将军,将军无好果。少奇春风国主席,哈好下场,林彪干脆写进党章,那有保证吧,还他妈去了温都尔汗
志愿老头:一个法学博士,不懂什么叫民主宪政,这个博士能算吗?要是我是他导师,我就给他个不及格。于是我就有好些可能,一失去导师资格,让另一个伪导师上来。二给我许个愿,让我当系主任,于是我权衡利弊后给了一个优。三我重新给他上课,结果是他的秘书来的。四是我请他给我讲课,让我明白什么叫宇宙真理。
志愿老头:毛主席让杨尚昆给黄克诚谈,让黄克诚立马离开北京。毛主席又让彭真给杨尚昆谈,让杨尚昆离开北京,毛主席又让刘少奇和彭真谈,让彭真起来批斗吴晗,然后让刘少奇给彭真定性为反党集团,最后毛主席让刘少奇去多读点书,然后刘少奇没读几年就永远不能给别人谈话与定性了。反正让谁找别人谈谁就要被谈了
志愿老头:本人申明,因物价太高,愿意写歌功颂德文章和博克,只要人给钱,咱就干。
志愿老头:请不要相信任何政治家,只相信公民自己手中应有的权力。无论多么优秀的政坛人,只要失去了民主的监督,都有可能做出侵害公民权力的事情来。做为公民,首先要得到自己应有的权力后,你才能得到政府给你的保障,否则政治人物们可以任意剥夺你的自由。
志愿老头@青梅煮酒郎 上海一位市民总结:他们一边抨击美国,一边送子女去美国(绝不送平壤);一边扫黄打非,一边养小三奸幼女;一边喊反腐倡廉,一边霸占几十套房子;满嘴挂着“人民”二字,人民要下跪申冤,人民代表人民不认识;需要你时说“群众眼睛雪亮”,不需要你时说“不明真相的群众”。
志愿老头:无论怎么全面,公民的直选权都没在里面。不管怎么深入,官员家的财产都不会公开。改革,改不了独裁之本质,革不去特权之利益。就凭此可以区别政治家与政客的实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