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Weibo

"@张雪忠" on Sina Weibo

Wikipedia: 张雪忠(1976年-),中国江西省上饶市余干县人,前华东政法大学副教授、硕士生导师。以敢言抨击中国大陆政治制度和参与维权活动著称,并且因此被华东政法大学停止授课资格。2013年12月被华东政法大学正式解聘。2019年,張雪忠的律師執業證被吊銷…

这届苍天不行 WeChat ID b2w888 | About Feature 忠于好奇心 | 分享一篇这两天的爆款文章,向作者致敬 | 文:王大妈 | 网络... more
张雪忠:为便于网友查阅,我把我给教育部的建议书与教育部的回复,合并为一条长微博。我正在起草一封新的信件,要求教育部澄清其回复中所称“国家法律法规的相关规定”,究竟是指哪条规定,同时征询袁贵仁部长本人对政治课程与政治考试的明确态度。如大家支持我的做法,请转发这条微博(望能达10万次),谢谢。
张雪忠:从南海岛屿争端,到钓鱼岛事件,这些存在已久的问题,在今年持续升温。起初,绝大多数人(包括我自己)都以为,这是单纯的民族主义情绪发酵的结果。只有@赵楚 先生很早就指出,这只是中国的“左派”(以乌有之乡的群体为代表)进行政治反扑的由头。直到9.15那天,大量拥m拥b的标语才让大家恍然大悟。
张雪忠V:49年以后,一个心理失常的领导人,发动了一场又一场政治运动,害死了成千上万的中国人。今天,一些受害者的后人却对这个迫害狂尊崇有加,这真是令人称奇的心理现象。他们尊崇他的最荒谬的理由是:"他缔造了这个国家"。其实谁也不可能缔造一个国家,这个国家一直就存在,他不过是攫取了统治国家的权力。
张雪忠:乌有之乡的各种喊打喊杀的言论,很多人只觉得荒唐可笑。但这股极端势力,其实是认真和有准备的。我们今天若对他们只付诸一笑,或许有天他们会用刀抵着我们的胸口,让我们再也笑不出来。我们不推着中国前进,他们就会拖着中国倒退。希特勒的‘我的奋斗’,曾被人们嗤之以鼻,但他后来却让人们悔之不及。
张雪忠:2009年,我曾在新加坡联合早报发表过一篇评论文章,题为“司法不独立与司法亲官化”。这篇文章尽管是三年前写的,但仍可用于对人民日报今日头版文章的批驳,也可在一定程度上阐明,政治权力为何总是要顽固地抵制司法独立。现将原文以长微博的形式贴出,请大家多多指教。
张雪忠V:由某个政党长久垄断国家权力,这既不是自然的,因为这完全是政治压制的结果;也不是应当的,因为没有人天然有权统治其他人。认为没了特定的执政党,整个国家就将一片混乱,这完全是人们在长久的政治压制下产生的一种精神病症。这种观点无异于说:如果没了某些人的压迫和折磨,我们的生活将会更加糟糕。
张雪忠:人民日报今天发文,宣称中国应拒绝西方的司法独立和法律至上思想,坚持走中国特色的法治之路。其实,如果说西方的法治原则是“法律是法官最高的上司”,那么中国特色的法治原则就是“上司是法官最高的法律”。在中国,越来越多的事例表明,司法机关已不是公民权利的守护者,而是政府侵犯民权的马前卒。
张雪忠:在今天的中国,法官可以说是职业尊严丧失得最严重和最彻底的群体,因为这个原本最应该超然于政治权力之外的群体,却一直被政治权力以最蛮横的方式公然强奸和羞辱。这种强奸和羞辱的最突出的表现是:在这个原本应该以法律的武器守护社会公正的群体中,占据最高职位的恰恰是一个完全不懂法律的人。
张雪忠:司法的基本功能,是把普遍的法律规范适用于具体的法律案件。如果一个执政团体在已经掌控全部立法权的同时,还要顽固地抵制司法独立,那就足以表明,这个执政团体制定法律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便于对民众进行压迫和掠夺,他们自己则必须始终保留超越于法律之上的特权,并可以时常对司法活动横加干涉。
张雪忠:世上没有不可批评的政治人物;世上没有不可质疑的基本原则;世上没有不可更替的执政党团。
张雪忠:在中国,很有一些企业主,非常崇拜毛泽东这个人。这是一个非常奇特和令人吃惊的社会和心理现象。这些人似乎不知道,要是放在毛掌权的时代,他们自己连存在于这个世界的权利都没有,很多人甚至有可能会死无葬身之地。这些人崇拜毛泽东,就像犹太人崇拜希特勒一样,实在是让人不可思议。
张雪忠:万一哪天真的坐牢了,不知道还能不能每晚睡前喝上一杯红酒?
张雪忠:在威权体制后期,官僚体系既腐化不堪,又昏庸无能(他们对民众穷凶极恶的残忍,也是昏庸无能的表现之一),这样一来,整个政权不但会被人们普遍痛恨和咒骂,而且还会被人们普遍鄙视和嘲讽。但威权体制的维持,端赖人们对它的恐惧,一旦这种普遍的恐惧被普遍的轻蔑所取代,它的崩溃和末日也就近在眼前。
张雪忠:盘锦事件发生后,人民日报作为一家新闻媒体,不去进行独立的新闻调查,而是发布作为当事一方的盘锦市政府单方面的调查报告,可耻地充当强拆者和杀人者的传声筒,把所有的责任推到被射杀的村民身上。人民日报的行为,完全违背了新闻媒体的职业操守,在它已经多得不可计数的耻辱上,增添了一项新的耻辱。
张雪忠:如果我们真的希望中国成为一个自由、民主的法治国家,我们就应该努力在自己的手里建成这样一个国家。一个最不负责任、最没有出息的民族,就是总喜欢把最艰巨的任务留给下一代的民族。一个能够切实保障个人自由、政治民主和社会公正的宪政中国,是我们所能给予自己的孩子们的最好礼物。
张雪忠:如果自由民主的普世价值在中国变成政治现实,包括乌有之乡在内的毛派和“左派”,都将享有比现在更多的言论自由;但如果这些所谓的“左派”复辟上台,很多自由派知识分子、企业主、有产者、外企白领、留学回国人员、娱乐行业人员...甚至一些政府官员,都可能要人头落地,中国又将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张雪忠:我个人预计,尽管韩德强公开对老人大打出手,但他最终既不会被任职单位惩戒,也不会被治安机关处罚。因为,现今中国公权力无法无天的野蛮姿态,和韩德强打人之后还振振有词的流氓行径,具有完全相同的理论和观念渊源,在思维模式和论辩逻辑方面是高度重构的。韩德强只是一个畸形社会中的一个畸形标本。
张雪忠:孔庆东先生公开用脏话骂人,师德评定没有不合格;韩德强先生公开对老人打耳光,师德评定大概也不会不合格;而我只是在联合早报发表了一篇评论文章,就被评定为师德不合格。这很好地表明了当今中国高等教育的道德氛围:大学教师可以公开骂人打人,但却不得公开发表独立的见解。
张雪忠:从人类政治史方面的经验来看,如果一个国家的执政团体已经成为政治革新和社会进步的最大阻碍,从而也是所有严重社会问题的最终根源,那么它若还想为自己的国家作出一些有益的贡献,唯一可行的途径就只有两个字:下台!
张雪忠:因为我在微博上发表了一些对香港国民教育的个人看法,华东政法大学竟然剥夺我对本科生的授课资格。我想对作出这一决定的人说:作为校领导,你们的首要职责本是捍卫教师的思想、学术和言论自由,而不是充当政治权力钳制言论、打击异见的帮手;我希望你们的决定能够对得起自己的良心,经得起历史的考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