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Weibo

"@小斯在三门峡" on Sina Weibo

小斯在三门峡:罗昌平举报刘铁男,居然成功了。我的当事人,手里三张某房地产公司的行贿清单,金额上千万元,涉及山西忻州市长等官员,最后被抓了一个莫须有的罪名,判刑9年。看样子,就举报而言北京被山西要安全?http://t.cn/zORMM23
小斯在三门峡:托马斯 弗里德曼在纽约时报的专栏,谈叙利亚僵局的教训,就是,“无论在哪里,只要出现我们认定真正好的反对派,我们就应增强他们的能力”。理由是,这样一旦执政者不行了,国家不会崩塌或者陷入内战。其实,真正的反对派,应该是国内执政者慢慢容忍,培养,一旦自己烂掉,国家才不会大乱。可惜,梦!
小斯在三门峡:发表了博文 《追随光明!》 - 说实话,我大一时赶上了那场风波,虽然是跟着走,但也知道看到发生了些什么。自从我有孩子之后,我最担心的是,等我垂垂老去,你看到他走上街头,去面对催泪瓦斯,甚至更残酷的对待 http://t.cn/zTE0QYg
小斯在三门峡:我们这一代中老年人,如果自己畏缩在后面,恐惧这恐惧那,我告诉你,就是我们的孩子们,仍会面对这一切残酷的现实,FREEDOM IS NOT FREE,你是愿意自己去担些风险,还是你的孩子去担?(移民的就面谈了)。我不想以后看到孩子们面对催泪瓦斯,所以,努力推进宪政法治。人生苦短,但求心安!
小斯在三门峡:推荐下「博客天下」,虽然是朋友@石扉客在北京 主编,也没准备买,翻了一下,觉得内容很不错,遂在飞机上看完。刮目相看啊。
小斯在三门峡:七不传,和五不搞一脉相承,接下来是,九九归一跟我走?(百科百科:九九归一,原为珠算用语,含义是:算来算去最后还是还了原。)
小斯在三门峡:昨天遇到一个老外,说起来他的前老板。八十多了。我们见过几次,还请我单独吃过饭。之后,他遇到了我的朋友@张培鸿 说,想认识一下斯伟江。我一般也记不住老外名字。
小斯在三门峡:苏州大学文正法院团委和法援中心的同学们,你们的来信和杂志我都收到了,谢谢。你们邀请我去交流,可是,我找半天最后都没有联系人和联系电话,咋办?给我私信吧?@浦记岳西翠兰 你别忙乎了,一同去?
小斯在三门峡:你见过这么萌的@浦记岳西翠兰 吗?你见过和粉丝合影时的搞怪样子吗?你见过带黑框眼镜的翠兰吗?版权所有,翻印必究!
小斯在三门峡:辛苦 //@青石律师: 已经确定湖南湘南律师事务所唐小虎律师@湖南永州-唐小虎律师 ,广东木棉律师事务所@向华友律师 为刘金滨律师的代理人,近日将赴江西新余为刘金滨律师维权。//@青石律师: 已征得发起人@刘金滨律师 请求援助意愿,编委会已依<<中国律师维权网援助案件实施细则>>程序确定启动援助。
青石律师:中国律师维权网征聘两位发起人律师前往江西新余为发起人@刘金滨律师 维权,江西周边省份发起人优先,律师维权网承担差旅费和一定数额补助。注:此行有风险,报名须谨慎。有意请私信或短信。
小斯在三门峡:今天在江西财大的讲座是这样的,我很严肃地问@徐昕 教授,你去刑部参加了会议,法治社会快实现了,什么时候能把我的大号给依法捞回来,徐昕就是下面这个表情。接着@浦记岳西翠兰 对摄影的美女就是这个表情。讲座就结束了。
小斯在三门峡:【三个自省】尼布尔的书中讲到,权能的骄傲,知识的骄傲,和灵性的骄傲是罪之源。普通百姓骄傲之罪,无非是一家之不幸。如果一个政治家骄傲,自以为自己为国家选择的路是一定正确的,而不倾听民众的意见,这种罪不但会毁了自己,也会毁了这个国家。“历史往往击败了那些对人生价值估量太多的人”。
小斯在三门峡:【人才第一】满清最后同治中兴支撑政权的,要么是科举考出来加军功的,如曾左李,要么是打仗打出来的,如刘坤一等,要么是纯科举中稍有的能务实的,如张之洞。而朝鲜,没有科举制,也只有嘴上打仗,最后要有中兴是不可能的!
小斯在三门峡:面对公车上书,满清贵族的选择是,把车和书都删了!假装这事情没有发生过!
小斯在三门峡:《作为道统和政统的毛泽东》:未必对,供批判。
小斯在三门峡@何兵 被禁言规格太高了。一禁成名天下闻,我认为是明贬实褒,羡慕妒忌恨!
小斯在三门峡:马云、史玉柱等退出江湖,我估计最终会和柳传志一样复出。这样巨富巨闲有能力的人如果没路径搞政治,只能回到商业。因为,他们闲不住。精力、金钱都不允许他们无所事事啊。王石现在就好多了![哈哈]
小斯在三门峡://@王誓华律师: 转发微博
伍雷:紧急关注刘金滨律师被惨殴。据说遭熊猫凶猛袭击,手机被砸。伤情不明。
小斯在三门峡:不否定毛,七个不讲等,不会影响我对时局的判断。温柔者渐悟,固执者顿悟。政府都被社会推着走,所有指望出个蒋经国的,都是一厢情愿。有独立的人格,做好自己的事情,就是对国家最好的贡献。
小斯在三门峡:《作为道统和政统的毛泽东》:未必对,供批判。
小斯在三门峡#公众的言论尺度#:如果说孙维是朱令案嫌疑人是否构成侵权。个人认为,该个案侵权可能性不大。因为民众可以根据自己掌握该案的情况,做出自己的判断,并独立表达出来,属言论自由。我国没有类似判例。手头所见,可参考德国宪法法院吕特案中理由。其他案件就要小心,是会涉嫌构成民事侵权等。@汉德法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