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Weibo

"@安徽快乐木木" on Sina Weibo

安徽快乐木木:应该追究责任,即使是死亡一个人//@老实巴交乡下人: //@无为的无求://@春雨阳光花朵: //@BooBoo31: [围观]//@摆古论今: //@毕晓雯Bixiaowen:这太过份了!底限哪? //@蔣有衡LarryJiang:转发微博
摆古论今:【这是今天青岛的报纸】要有多么大的毅力才能够面对47条鲜活的生命,几十户家庭的悲剧——选择性失声!作为媒体人,你们对得起流血的青岛吗?对得起那些无辜的亡灵吗?
This image has been hidden by our adult filter. Show original image.
安徽快乐木木://@司马南: 童言通神。//@赵子曰同志: 美帝小朋友的这句话不用细思就令人极恐。这要在中国,是中国小朋友说的这话,公知们会作何评价?少不了群起而攻:教育体制失败,把本该天真无邪的儿童教育成了只知杀戮的恶魔。//@大众老虎: //@ITcore: 这才是公知大V们贪生怕死只能在中国狂吠的原因。
四月网社区V:【电视节目儿童圆桌会议支招美国还债 美国小朋友提议杀光中国人】美国节目《吉米鸡毛秀》请来一群小朋友召开“儿童圆桌会议”,当问到美国欠中国的1.3万亿美元该怎么还时,小朋友语出惊人:“我们绕到地球那一边去,把中国人都干掉,这样我们就不用还债了http://t.cn/zRfPyIT http://t.cn/zRVeST5
安徽快乐木木://@孔庆东: 放心,从来都是长期观察,弹无虚发。//@-土坷垃--: 和尚脾气今天似乎平和,劝和尚不要因一句话给人贴汉奸标签。 //@孔庆东://@马丁的爷爷: 的的确确是这样,在不同历史时期,最狡猾的反动分子总是具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以最时尚、最能煸起人们激情、最易使人盲目呼应的极左口号和目标
孔庆东V:【京东一郎先生提醒网民】这几天来,我在网上观察,发现一些貌似左派的人们到处在煽风点火,在造谣惑众,企图把仇恨的目标引向习近平和新的党中央,而有的人也有点开始相信他们,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情况。所以,我思经过一番思考,决定把这个情况告诉大家,希望引起大家的警惕。
安徽快乐木木://@司马南: 今天的传播,引入一大堆装模做样的的所谓理论, 独独缺少摧枯拉朽革命年代那样占据道德高地群众喜闻乐见的形式。//@吕祥和:快书也好,二人转也好,都是对邪势力的奋力反击。//@戴旭: //@林岳芳:你这是山东快板还是东北二人转啊?[偷笑] //@司马南: 蛮子老汉颠倒颠, 窑里乐来谣头欢,
吕祥和:【谣头】被认为是“谣头”的薛蛮子,牵出了更加显眼的人物。“谣翻中国”这一海内外联动的系统工程,脉络日趋清晰。这位由南方媒体集团着力打造的“公民企业家”,这位与薛蛮子如胶似漆的闻人,其背后还有多少勾当?“谣翻中国工程”里还有多少闻人公知?我相信,随着大幕一层层拉开,一个都跑不了!
安徽快乐木木:晚上好,酒酣遇佳博,焉能不动情。//@经典的秋天666: 木木的感谢信//@安徽快乐木木:转发自己喜欢的是微博是一种欣赏,是一种认同,是一种品质,是一种涵养;是一种品德,是一种智慧,是一种升华;是一种真情,是一种礼貌。是一种赞美。是一种享受。 是一种由衷的感谢。
安徽快乐木木://@时事视点: 回复@雨过天晴3009:[玫瑰] //@雨过天晴3009:薄熙来案庭审过程严格遵守刑事诉讼法的各项规定,显示了法律的公正。
时事视点:8月22日至26日,“薄熙来案”在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薄熙来案”审理的公开程度,大大出乎所有人的预料,法庭对被告人合法权益的尊重,甚至让西方媒体也是赞不绝口。毫不夸张地说,“薄熙来案”的庭审过程,大大提高了中国司法的透明度,在中国法制史上具有“里程碑”的作用。
This image has been hidden by our adult filter. Show original image.
安徽快乐木木://@司马南: #寻找艾米拉#?我就住在三里屯的旁边, 但见每日早晚溜弯儿的都是王奶奶李奶奶赵奶奶一类革命老妪, 从来没见过什么"爱你啦"。我劝外地到三里屯来泡吧的年轻人注意,李天一的遭遇,这里也可能发生。别以为"爱你啦"都是小清新时代艳遇,别以为薛蛮子犯事是中彩票一样的个案。
战台烽V#寻找艾米拉#之时尚第二弹【我在!女神在!】莫愁西单无知己,我和女神在一起;中关月明珠有泪,女神给你捶捶背;三里屯里一声吼,搂住女神不撒手。艾粉们,都来说一说:你在哪里?你的女神又在哪里?
安徽快乐木木://@司马南: 薛蛮子的确属于政治事务微博。单看他不厌其烦地转发自己投资的公司的员工秦火火制造的那些耸人听闻咬牙切齿荒诞不羁的谣言,就不难发现究竟。其实薛蛮子专心致志地发一些嫖娼亚文化或者嫖娼艺术(李银河语)方面的微博,也可能成为大V。
石述思V:新浪政务微博负责人李峥嵘说:微博4岁了。全国政务微博共7.9万多。说实在的,不来宿迁参加政务微博高层论坛,真不知道有这么多,而且其中影响力超过薛蛮子的并不多。主要原因:文风拘谨,表达呆板,话题单一,互动性差,顾虑重重。政务微博说人话,干人事,聚人气迫在眉睫。
安徽快乐木木:转发微博
司马南V#司马白话#【《司马白话》132期:蒋洁敏是一只小老虎】中国腐败严重,但谁能否认中国是世界上打击腐败最严厉的国家? http://t.cn/z8J7xmz
安徽快乐木木://@司马南: 自从易中天先生被韩寒骗过,被南方周末骗过, 又被贺卫方为代表的公知群欺骗过之后,他的面貌变得斑斓。但是打死我也不相信他会#崇尚超自然和超世俗#。薛蛮子倒有一点超自然超世俗的味道。//@比尔洛 这个确实是易中天说的,另外易中天鼓吹伊斯兰文明非常伟大
主持人杨锐V:易中天在上海的演讲说,中华文明有三个唯一:1,是第一代文明中唯一续留到今天的,2,唯一没有信仰的文明,3,唯一没有信仰又是世界性的。第三点很可怕,可能演变成无原则,过于世俗。信仰是对超自然和超世俗的笃信。
安徽快乐木木:未见讣告//@太极阴阳五行八卦: [思考]//@霍亮律师: 他怎么了 //@剿匪部队: 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维稳家。久经考验的共产主义战士,党和国家领导人……
海耀律师万文志V:周永康,男,1942年生,江苏无锡人,64年入党,66年参加工作,北京石油学院勘探系地球物理勘探专业毕业,大学学历,教授级高级工程师。第十四届中央候补委员,十五届、十六届、十七届中央委员,十六届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十七届中央政治局委员、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中央治综委主任。
安徽快乐木木:可恶之极//@兵姐姐伟伟: [good] //@姬红:@作业课本 也是个怂包,有胆说,没胆认。[鄙视]
上海热度2:诋毁狼牙山五壮士的吃免费的饭去了,诋毁邱少云赖宁的孙杰(原账号作业本,现账号作业课本)难道不需要受到同等待遇么?
安徽快乐木木://@司马南: 扑朔迷离。//@吕祥和: 有人私信曰:澳洲人杨恒均赴赣“考察”,乃当地权威部门正式邀请。如属实,则更加困惑。杨氏如何在2008年一举成名?其后又如何舍妻离子,长年在华做“民主小贩”,还曾在广州“生病”数日?这方面情况,望赣方面有所知!
吕祥和:【九江民警】九江民警段兴焱(@段郎说事)身着警服会见澳洲人杨恒均,看似诚惶诚恐。杨应未将真实身份告知段警官,更不会告诉段警官他何以曾在广州“生病”数天。但是见杨之后,段警官就发文讽刺央视有关薛蛮子报道。这其中奥妙,望上级应有所了解。>>>@民生江西@江西治安@江西网警@江西省公安厅宣传处
安徽快乐木木://@司马南: 潘石屹的心情应该大好不该不好. 薛蛮子聚众淫乱被抓进去了, 有关方面直到今天没有启动对#潘任美#的调查, 小潘完全可以虱子多了不咬安然入睡。及俟那一天到来, 问题也不大, 家里的钱都在张欣名下且暗通高盛, 企业注册在开曼群岛, 何虑之有?
吕祥和:【望@潘石屹 好心情】薛蛮子淫乱,并不表示所有大V淫乱,故潘大不必有兔死狐悲之感,更不必怀疑微博之功。微博之用,有如潘开发之房,即可安居、办公,也有人借以卖淫嫖娼,恶不在房本身。然潘张夫妇发声、任志强帮腔,仿佛上海有个别法官不轨,其在上海官司就必输。此法外之吁,实为潘张夫妇自羞也。
安徽快乐木木://@司马南: 某女公知用蛮子有一双可爱的幼子为由"证明"蛮子不会嫖娼。这个逻辑恰好应该反过来说: 幼子这般可爱, 缘何为所欲为?//@吕祥和:@张欣 说到孩子,薛蛮子也有一双幼子,不由得生出些许感叹:国内个别新贵,当有所思虑,除了财宝,还该给后代留下什么?//@司马南: 潘石屹的心情应该大好
吕祥和:【望@潘石屹 好心情】薛蛮子淫乱,并不表示所有大V淫乱,故潘大不必有兔死狐悲之感,更不必怀疑微博之功。微博之用,有如潘开发之房,即可安居、办公,也有人借以卖淫嫖娼,恶不在房本身。然潘张夫妇发声、任志强帮腔,仿佛上海有个别法官不轨,其在上海官司就必输。此法外之吁,实为潘张夫妇自羞也。
安徽快乐木木:逻辑混乱哪,//@司马南: "战术性摇摆"是更准确些. 胡总本意坦怀布诚, 殊料作茧自缚授人以柄。//@吕祥和:或称“战术性摇摆”更为贴切。殊不知作为“体制拥护者”的胡总,如此摇摆的结果是在关键时刻给西媒提供了难以动摇的口实。//@司马南: #技术性摇摆#有时会伤害准确鲜明的表达。
吕祥和:【认真批评@胡锡进】我始终认为《环球时报》是今日中国最好的报纸,从而对胡总充满尊敬。对其偶有批评,皆小节。然而,胡总【不能完全排除官方是通过抓嫖娼“整”薛蛮子】一说,已被路透、美联、法新等所有欧美主流媒体引以证明中国正在压制言论。私以为胡总此说混淆了最基本法律概念,严重地不合适。
安徽快乐木木: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中国曹国洪: //@一孔之见V:激光制导,定点爆破[酷]//@滄海藍狐V:说来也奇怪,北京警方何须到居民区去抓嫖,随便到哪个宾馆、快捷酒店岂不到处都是。谁明白这是为神马?[思考]
李不白观天下:一位朋友对我说:薛蛮子是微博里的大V,其“英雄事迹”却在电视、纸媒上大肆报道。薄希来是官场里的大V,其“英雄事迹”却在微博里欲说还羞的报道。对于这种“公私分明”的媒体报道方式实在令人赞叹不已。。。[鼓掌]
安徽快乐木木://@司马南: 请问贺卫方教授何兵教授,我可以起诉这个冯教授吗?//@幕末剑心:可以,造谣嘛。 //@孔庆东:这个可以起诉吗?
安徽快乐木木://@司马南: 阁下能看出来孔庆东?遥距透视乎?//@带八个表:貌似还有石述思。 //@司文痞子:我去,这张照片真实卧虎藏龙啊,我一眼就认出仨,孔庆东,司马南,方舟子,五毛集中营
湖嗨散人V:这两天,公知大V可是老实多了,咋滴?一个薛蛮子嫖了娼,也都跟着一起硬不起来了?哈哈。看看这些货儿终于可以有恃无恐地开始张牙舞爪了,哪个可以认全?
安徽快乐木木:转发微博
司马南V#转#有人冒名在网易注册微博“乌有之乡范景刚”,发表攻击薄熙来庭审表现言论,造成严重的不良影响。我从来没有在网易注册过微博帐户。我们正在向政府管理部门和网易投诉举报此事。请帮忙辟谣。一一范景刚发于西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