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Weibo

"@孙君红" on Sina Weibo

重拳出击!毕姥爷们终于被一网打尽!大快人心! WeChat ID zedongsixiangchuanbo Intro 毛泽东思想学习;拥护领袖毛主席!红色文... more
孙君红:关于浦志强事件,罔顾左右指东打西,什么辱骂他人,什么煽动仇恨,就是不敢提非法聚会探讨某事,这是罪名吗?放他妈的狗臭屁。什么叫民族仇恨?害死几千万才是民族仇恨,公然辱骂他人?毛脑残是事实!来抓吧,我骂他家八辈祖宗外加后世世世代代需要人工授精。
孙君红:今天微博最激动人心的事是@吴法天 要起诉孙君红,转够500就让我进监狱。一个律师动不动要把人弄进监狱,而且不止一次付诸行动,心地不善。我只好去找张卫丽的帖子证实,依然看一次笑一次。我真没造谣,这是你女学生自己说的。请问吴法克,不,无法天,这怎么就刑事案了?
孙君红:这,就是袁部长鼓吹不让西方价值观进入高校的理由?这,就是东方价值观?
This image has been hidden by our adult filter. Show original image.
孙君红:这打油诗谁写的?抓!
孙君红:昆明人民玩儿得嗨!
孙君红:关于这两天坊间疯传《沈冰自述》,我打赌,是假的,不可能出自沈冰手笔。不为什么,因为是假的。
孙君红:有人说是因为带鱼和司马花作品不够过硬,所以引发舆论大哗,所以才左右共愤共嘲讽,一个错字连篇上中学勉为其难的养鸡户,一个胡搅蛮缠靠编排美国不足助兴的带鱼专家,靠几篇民族主义色彩网文称作家,作协还得拉低水平配和他们,不太好混呀!建议:能否单独成立爱国作家委员会?简称爱作委,师出有名。
孙君红@司马南,你应该声援!
孙君红:只站对不站队,只认理不认人。惊闻左派大V方舟子因为打假周小平而全网封杀,我百思不得其解,周小平成了避讳词?我喊两声试试:周小平!你妈喊你回家给她当暖男!身经百战的方肘子死得比窦娥还冤。只有@司马南 为他仗义直言。涨分!
孙君红:方舟子因为打假周带鱼惨被销号。满口谎言的一条烂鱼成了敏感词,谁碰谁死?这是小鬼做了丑事怕阎王知道吧?
孙君红:此大五毛因为周小平小奴上位不爽了。
司马平邦V:毛泽东讲文艺为人民服务,习近平也讲文艺为人民服务;毛讲时,是一个50多岁的人对着一群20、30、40多岁雄心勃勃正想大干一番的年轻人讲的,习讲时,是一个60多岁的人,对着一群60、70、80多岁且大部分吃老本或根本已过时的老人讲的;有时,道理很容易讲清楚,但具体事由谁来做,和怎么做才是大问题。
孙君红:对世界没有态度的人生是多么可悲。
清华郭于-华:看到许多白发苍苍的老作家艺术家,应该是经历过文革的,但他们的表态似不够积极,建议好好读一下@沙叶新 先生妙文《表态文化》,没表好的重表。 一 详见长微博:@巫山观涛 @成都肖雪慧 @勤奋的少平2 @土家野夫 @孙君红 @jlijames @叶子in微博 @齐鲁老胡 @拘拘 @谓贤 @于飞云上 http://t.cn/R7L06Ze
孙君红:同样是不要碧莲,@林岳芳 命运差一大截,短,捉襟见肘子。
烟花现三月:[寄语几位网络“爱国者”] 看看人家@周小平@花千芳 都穿上了黄马褂,你们几位心里难道不急吗?假如你@林岳芳 也有—件黄马褂,政府还敢强拆你家的房子吗?假如你@孔庆东 也有—件黄马褂,北大还敢辞退你吗?假如你@司马南 也有—件黄马褂,美国电梯还敢夹你头吗?加油吧,为了黄马褂!
孙君红:转发微博
作家孙君红V:关于黄色网站出身的小阉奴周小平我才懒得去评价,但我深深为@孔庆东@司马南@司马平邦 鸣不平,无论如何,这三位层次,影响力,粉丝的号召力,比周小平大吧?舔的也不轻啊?怎么白白净身了都未入选入宫?可以想像,这职业是吃青春饭的,损耗淘汰太大了。一失宠成千古恨,再回炉成五毛身。
孙君红:转发微博
作家孙君红V:关于黄色网站出身的小阉奴周小平我才懒得去评价,但我深深为@孔庆东@司马南@司马平邦 鸣不平,无论如何,这三位层次,影响力,粉丝的号召力,比周小平大吧?舔的也不轻啊?怎么白白净身了都未入选入宫?可以想像,这职业是吃青春饭的,损耗淘汰太大了。一失宠成千古恨,再回炉成五毛身。
孙君红:转自微信: 大跃进年间,一村支书去看母猪饲养员,询问母猪产崽的数量,饲养员激动地说:“我家世代养母猪,下崽子没超过8个,这次居然一窝下了12个,这都是毛主席他老人家的功劳啊!”支书也高兴地说:“感谢毛主席!”
孙君红:太好了,很美!
青岛高伟V:新书终于面市了.请朋友们支持哦.
孙君红:转发微博
学习太好了:“中庸”的“堕落”。目下时髦国学又在化神奇为腐朽。例如中庸这个概念本来是恰到好处的意思,西方也曾讲中庸,如亚里士多德,但中庸今天已变成无原则滑头主义投机取巧掩饰营私的小人儒的托词。在小人儒这里,中庸竟堕落为讲良心和丧良心之间、有骨气和无骨气之间、智慧和愚蠢之间取中,最后都滑向后者
孙君红:披着马甲的打油诗人对老尤的辱骂倒是让人看出另一番狰狞。至今张炜不肯出面正面回应,一群马甲水军却疯狂出手,不知张老师是否也不知情,此刻我仅看到在位的热茶正香,无权的人走茶凉。
良友大漠:山东文坛“伟炜之争”的外围观察:这篇博文的发出,我非常犹豫,因为看不太清这件事的方向,事态发展至今天,既没有看出它的公共指向,也没看到它在公共层面的意义。以前写《妄言》作调侃,可以...文字版>> http://t.cn/R7ve0hr (新浪长微博>> http://t.cn/zOXAa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