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Weibo

"@天心月远00" on Sina Weibo

,年底还收到期刊慰问信,里面讲了他们这一年排名上升情况…… 战战兢兢也是不容易。 @天心月远00:考核制度的漏洞,给投机者创造了机。 @夏之千_:量化考察大潮来袭... more
天心月远00:我是歌手2决赛(续)茜拉的出现是真正创新和野心,她的问题是语言和咬字,中英文皆如此。曹格还未成年,不适合现场肉搏。
天心月远00:既然要别人承认市场经济,又怕市场定高价,只要该细分市场进出自由,无需审批,政府就放手吧。叶公好龙啊! 我分享了http://t.cn/8FsVWQ6
天心月远00:国企从未把人民生命放在眼里. //@袁裕来律师:谁是杀人凶手?
21世纪网V:【中石化早已知晓青岛爆燃管道存安全隐患未改造】青岛输油管爆燃事故,目前已致48人死亡。早在2011年,中石化曾发布环评说明其存在隐患,将发起改造解决安全隐患。到了2013年4月,又发出第二次环评,然而至黄岛东黄复线原油泄漏并进入市政管道,最终引发事故之时,项目仍未动工。http://t.cn/8kwNbth
天心月远00:国民党希望回归大陆执政,在商言商,有错吗?任何一个政党,上台执政都是最高理想,何况大陆本是他的故土!只有大陆八大民主党派阉割了不说,讨论起性生活还鼓掌不断,愧杀前贤! //@袁裕来律师: //@老榕: 我才不知道环球说的这是啥。
袁裕来律师V:【李海年:马英九婉拒两岸政治对话暴露啥? 】马英九要无限期“拖延统一”,再一次暴露了他那不可告人的狼子野心:就是企图等待时机,即妄想等待大陆发生“颜色革命”或政治动乱了,国民党好浑水摸鱼重返大陆执政……马英九的不作为,不是台湾人民之福,而是中华民族之不幸!http://t.cn/8kZx0Gs
This image has been hidden by our adult filter. Show original image.
天心月远00:其实党的目的很简单,要把全国人民变成乡村爱情故事里的东北人。一句话分三集来说,还闹出许多误会,最后皆大欢喜。 //@袁裕来律师:有才。
何三畏V:【劝夫吟】老公老公要听话,当前政策有变化。今后少要玩微博,还是专心来养家。若是你要真想玩,要对政府说好话。不能讽刺不能骂,政府说啥就是啥,千万不能出了岔。若要一句写错了,公安会把你拿下。咱的孩子没长大,靠你挣钱养活家,你不怕来我可怕。咱们夫妻真感情,可别让我多牵挂!
This image has been hidden by our adult filter. Show original image.
天心月远00:真正的生意人都懂随行就市,即使先知先觉也只早半步,完全没胆地逆市操作几百亿的行为只能叫居心叵测另有所图.这样的事不叫腐败,就叫疯狂.该!呸! //@赵晓:传?可能?~这不算传谣啦?
凤凰财经V:【传中远副总裁徐敏杰被抓 前董事长魏家福被限制离境】据中远集团内部人士曝料,中远集团主管安全的副总裁徐敏杰于11月5日被有关部门带走,可能涉及贪腐问题。与此同时中远前董事长魏家福已被有关部门限制离境。http://t.cn/zRWjaXA
天心月远00://@刘彦1971: 思无邪,订阅《中国周刊》,赶紧的![嘻嘻]//@朱学东:谢谢肖老师//@肖甫青: 非常不错的杂志![good]
朱学东V:昨晚在浴缸里睡着了,水凉醒来,已是子夜。式微之旨,心有戚戚。不过,相信一个最累的时候还在坚持认真抄读思无邪之人,欢迎订阅我主持的中国周刊,浮躁时代,更显珍贵,值得阅读拥有。邮发代号2-11
天心月远00:老王挺住,让外国人看看中国人中还是有种的。同流合污是这个时代的最大的罪恶,中国文化的染缸特性让我们变得毫无尊严。君子爱惜生命,爱惜名誉,但取之正直,而不是苟且。 //@xiaomuwu宝贝:一个小罪名的案子,已被提审近三十次!
陈有西V#四见功权#近日很多关注王功权案的朋友询问近况。告知如次:24日律师在王被批捕后第四次会见了他,本人心态平静。向审核批捕检察官申明了自己无罪的意见。律师向侦、捕机关递交了第二份取保申请,25公安通知,仍不予取保。罪名未变。办䅁力度很大。
天心月远00://@谷大白话:一定要让他看到//@使徒子: 随手转发正能量 //@苍南派:希望你能看到。
黄贱人:27号西湖音乐节,你短发,戴兔耳朵头箍,破洞牛仔裤,背着一个帆布包,包上贴着“小清新去死”的图章。当时我站在你的身旁,但一直没敢开口跟你说话。现在后悔莫及,人海茫茫该怎么找到你,于是想到万能的微博,希望有缘你能看见,我想告诉你:在你去买吃的时候,你男友跟你闺蜜在商量什么时候去打胎!
天心月远00:曾经有人说过:一旦,政治挂帅,什么流氓手段,什么逆天闹剧,就会层出不穷。民众要清醒,不能有幻想。政府要克制,不能想复辟。 //@谢文: //@土家野夫: 现在地方上谁怕新华社? //@行者老陈:支持新华社说法
新华社中国网事V:【晚安,中国】“记者因报道被刑拘”一事备受关注。然而就目前警方和企业发布的信息看,记者的报道系职务行为,“损害商业信誉罪”的适用存在争议,“先抓后审”也难以服众。记者合法、正当的采访权,背后是公众的知情权,不容随意侵犯。各方高度关注之下,警方或者给出更多证据,或者应当放人。
天心月远00:孟大爷大事不糊涂。顶。 //@谢文: //@封新城: //@王小山: 转发微博
孟非V:【新快报】事情的来龙去脉我不清楚,不便评论,说一段很多人都知道历史吧。1923年《芝加哥论坛报》因报道地方政府破产失实而遭起诉,但该州法院判决报纸无罪,理由是“宁可让一个人或报纸在报道偶尔失实时不受惩罚,也不能使全体公民因担心受惩罚而不敢批评无能和腐败的政府”。
This image has been hidden by our adult filter. Show original image.
天心月远00:zhuanfa //@赵晓:[呵呵] //@米瑞蓉: 都支持!
陈里V:【此博能转发多少?】我愿意:遵守公共秩序,开车礼让行人,对面来车不开大灯,任何场合排队办事,不乱扔垃圾,不随地吐痰,不向车外抛物,不乱按喇叭,公共场合不喧哗,上下楼梯、电梯靠右行,尊老爱幼。如你愿意,请转发这条公益微博,提高国民素质创全国文明从我做起,从点滴做起!@能不能不冷漠啊
天心月远00://@老榕:有道理!
李承鹏V:一个艺人,不过救济一对孤儿寡母,就被质疑作秀。因为“你怎可能这么好心舍得这些钱呢,别有用心”。这对孤儿寡母,因处境令人心痛,得到些公众支援,竟被反复辱骂。因为,罪犯家属怎能既得钱还得关爱呢。可见某些国人不是仇富,而是仇道德,他久未得到关爱,因此仇视一切得到关爱的人。瞧这国民心态。
天心月远00://@谢文://@章立凡: 【军队国家化】毛泽东:我们完全赞成军队国家化与废止私人拥有军队,这两件事的共同前提就是国家民主化。”(答路透社记者甘贝尔问 1945.9.27)
北京杨博V:【军警不入党,俄罗斯不怕亡国吗?】俄罗斯禁止警察与军人加入政党!立法规定:禁止警察与军人加入、组建或资助政党。这项法律旨在排除警察与军人的政党偏好因素,平等保护公民权利。按内务部的说法;警察与军人应该服务于全社会利益,不受政治、宗教、公民以及警察与军人本人社会信念左右。@章立凡
天心月远00://@谢文://@曹思源: //@陈子明2013: //@静思00601: //@张鸣_微博: 轉發微博
张_鸣:所谓在网上丧失阵地,其实不过是丧失民心而已。如此罔顾民意,你们意识形态的战争无论怎么打,抓多少人,即使军队开上来,还是赢不了。@张鸣_微博
天心月远00://@谢文: //@阿嚏: //@植万禄-咸淡人生: //@刘春雷-北京:转发微博
丁来峰V:张家川:你说刑拘就刑拘,你说行拘就行拘,到底是刑拘还是行拘?法律是你家官员随意揉捏的么?无论刑拘还是行拘,对一个质疑警方的未成年人来说,都是违法!如果政府警察带头违法,这还成个什么社会?张家川,你必须向少年道歉!向人民交待为何你家公安局长行贿却能安于其位?为少年呼喊,为自己转起!
天心月远00:用特权收买军队,用洗脑培养水军,他们妄想反正我有钱有枪,我不怕革命。严格说来,现代社会,武装斗争夺取政权几乎不可能了。叙利亚打了两年多了,如果没有持续的外力支援,早做鸟兽散了。所以,真正的变革一定是社会运动,一定是启蒙和维权,一寸寸撑开。王功权的公民行动为什么这么被重视就是这原因
天心月远00://@赵晓:关键的十年。//@冬眠熊2010://@王功权:一切对中国负责的公民都任重而道远。大家在和非理性力量(暴政和暴民)抢时间!如果民众不能觉醒,如果公民社会不能完善和形成,按目前的架势发展,一个革命暴乱的中国的命运就不可避免。那是我们这代人的严重失职!200多年教训我们还
冬眠熊2010V:【智者忧思】前两天拜会一位德高望重、学界泰斗级的老人,谈起历史趋势,他说,从1789到1911到1949,这条革命历史曲线始终缠绕着我们。中国如果没有深度改革,没有对中道理性和民主的认同和坚持,继续在极左极右两级震荡,将绕回100年前的起点。他认为,这种可能性越来越大,非常令人担心。
天心月远00:米塞斯:马克思主义百年(转载):来自: 罗斯巴甸(http://weibo.com/rothbardian) 2011-04-15 16:29:26 冯•米塞斯 义川译 (本文为冯•米塞斯1967年在芝加哥大学的演讲稿,1982年之前从未公开...文字版>> http://t.cn/z8L2whB (新浪长微博>> http://t.cn/zOXAaic
天心月远00://@赵晓:李洪林:如果谈到底线,我的底线就是六个字,“凭良心、讲真话”。真话不一定是真理,但假话一定不是真理。我还给自己作了一副对联,“宜观星辰辨南北,勿随萤火逐东西”。
赵晓:李洪林:党需要理论,自然是为自己的政治服务。这没有什么值得非难的。但理论寻求的是真理,真理总是稳定的。而政治却随着形势的发展而变化,理论要为这种政治服务,只能疲于奔命,实际上沦为当时政治的包装纸,很难再叫理论了。所以我有个结论:理论不应为政治服务,而且要把政治作为自己的研究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