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30秒告诉我们如何改善自由微博
FreeWeibo

"@城北徐星" on Sina Weibo

城北徐星:我不睡觉是因为要干活儿,那些不睡觉的人,跟我一样,难道你们都在干活儿吗?
城北徐星:一次放完《罪行摘要》一年轻德国姑娘发言,从幼儿园到大学毕业她完整回顾了她个人认知历史耻辱过程,知识丰富。想起有次聊天有人说到飞机上抽烟,一年轻人嘲笑:飞机上抽烟?您乘过飞机吗?!年轻自信是好事,但你不知道不意味没有。飞机禁烟这才多少年啊,你连这个都不愿意了解,别提稍远点的历史了。
城北徐星:可以想想政府在保护着代理着什么人的利益?//@任志强:政府连工人的利益都无法保护?//@于建嵘:声援工人们!
城北徐星:巧遇许知远,瞎聊,我理解不了为啥一把年纪的“著名”文化人,为明显的文化骗局、骗子鼓噪站台?这些人如果真诚、辜负他妈的“著名”,不真诚那是装逼混江湖,可以他们的“著名”还用混吗?许知远说他们怕别人觉得他们老了,我说除了年龄,我们哪儿不比这些骗子们更年轻?值得为这种“接地气儿”装逼?
城北徐星:《剩下的都属于你》多年来,被各种改头换面的肢解,拍电影,写小说,写散文的,这非盗者错,是我自己的悲剧。用我答记者话说:先锋意味你一个人为之孤独支撑甚至献身的一个局面为大家所习以为常不足为奇的时候,已经不会有人记得你了。下图两照,1,为某散文家“亲身经历”2,是我20多年前写下的文字。
This image has been hidden by our adult filter. Show original image.
城北徐星:有人问泰山扒衣怎么看,有例举德国穿纳粹衣服后果,以我德国经验,穿纳粹衣服,警察会管,岂止衣服,行个纳粹举手礼试试看?但光天化日随便扒人衣服,估计警察首先要管扒衣服的人,这无关道义只关乎法律。贵党无此法,所以“爱国”无需要理由即可随便违法,这才是问题。满街的红卫兵衣服也有人管吗?
城北徐星:对新浪侵权诉讼拖了近一年,我胜诉了,感谢@北京海淀法院 秉公执法。不懂认定的侵权事实为什么驳回道歉要求?赔偿额我不说,免给日后盗版侵权者提供坏旁样如新浪这般下贱赚小钱的依据。但@北京海淀法院 把我家地址完全写错,判决书三页粘连在一起,不揭开看不到内容,揭开更看不到,这是什么公文水平?
城北徐星:媒体采访问同样问题,为什么不文学了拍纪录片?我说我从没远离文学,我做的就是文学,不过是换了载体,我相信我们所尊崇的历史上的作家们如果处在今天这个信息时代,一定会拿起摄像机的,以前被说成先锋派我不懂,我倒觉得在这件事意义上我可能真先锋,不多说了,历史会告诉今天的作家们我所言不虚。
城北徐星@清华郭-于华 @禾小米1 可见我前面说的不错吧? 郭老师这下知道我为何有此建议了。
This image has been hidden by our adult filter. Show original image.
城北徐星:今天收到@广西师大理想国出版社 《剩下的都属于你》的对账单,及时、准确。我非常赞赏这种态度,这种敬业精神,祝你们事业成功,更上一层楼!
城北徐星:在我的好友、法国著名的翻译家西尔维•让蒂女士的授勋仪式上,日前她为翻译中国文学作品所做出的巨大贡献,获得法国国家荣誉骑士勋章,法国驻华大使白林女士代表法国总统颁发给她。@阎连科 @冯唐
城北徐星:那日子口儿过去了吧?我哥们儿们@北京黄亭子郝建 @王小山 们若干人等,等等等等,都该回家了吧?
城北徐星:又是一年过去了,我是在每年的这个时刻才意识到,我,又老了一岁。
城北徐星:刚在接受个记者关于《剩下的都属于你》的采访,问到下一步写作计划,我忍不住说了下一本书名《剩下的也不属于你》,又问再下一步呢,我干脆全招了《其实,什么也没剩下》,希望我死前都能写完。
城北徐星:刚有朋友从单向街书店打来电话,说还是有很多没接到被“因故取消”通知的朋友跑过去了。真不好意思了。谢谢@单向街图书馆 谢谢 @广西师大出版社理想国 今天打折出售《剩下的都属于你》,算是给大家一个小小的补偿吧。
城北徐星:《罪行摘要》英文字幕的最后修改、已经拍完的《情书》在紧张剪辑、《长工》已经开机,现在要跟《告密者》共进退了,有点儿分身无术[泪]。但那歌是咋唱得来着?想再活500年啥的,除了穷点,生活太美好了!@告密者_徐星纪录片 @caochengdi
城北徐星:寻人启示:某某,年龄80以上,性别多为男性,身高不限,面目未知。重要职业特征:曾于1949年前给地主家干活,限长工(非短工、零工)走失地点:全国各省。寻人目的:还原真实历史(1949年以前的地主与长工)。知者请与我联系!
城北徐星:经常有人问我,你费那么大劲、花那么多钱的(罪行摘要)你的片子怎么回收?到目前为止,朋友们真诚为我的片子所感动、所喜爱,年轻人为了看完片子,放弃了他们期待已久的歌星演唱会,这都是无法用钱来衡量的回收,足够巨大,让我心满意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