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Weibo

"@吕迎旭" on Sina Weibo

吕迎旭V:利比亚,民主只是遮羞布。遮住的是权力斗争和野蛮。只要权力分配不利于自己即大打出手,每一派都是。
吕迎旭V:加沙城一个10多层的居民楼被炸。黑山姆住在这个楼的一层,晚6点,他接到以军的电话,说要炸掉这个房子。他冲出家门,在楼道里大声通知邻居。20分钟后,大楼遭袭,被夷为平地。
吕迎旭V:国家的需求也有马斯洛层次?这是昨天一家英国媒体讨论的。一个国家首先需要的是稳定,上一个层次是保障民生,再上一个层次才是民主?现在西方国家总是以”民主“为尺子来区别敌人和朋友,把敌人一个个打得人仰马翻,动荡不堪。西方国家是不是应该意识到,这些国家尚处于第一层次的需求——稳定。
吕迎旭V:一个荷兰老人曾因保护犹太人获得徽章。而在这次的加沙战争中,他有六名亲友被炸死,决定退回徽章@笑春风地盘 - 獲以色列猶太大屠殺紀念館頒贈「國際義人」勳章的札諾里,因親友被以色列戰機炸死,決定退還勳章。(翻攝自網路) 荷蘭... (来自 @头条博客) - http://t.cn/RPHN36W
吕迎旭V:法新:以色列空袭哈马斯高级领导人哈尼亚的家,这应该是冲突的最高升级。哈尼亚是以色列一直不愿清除的人,因为他是一个温和的对手,除去他,任何人上台都比他危险。
吕迎旭V:今天,当天上没有了战斗机,在联合国学校避难的孩子都出来沐浴阳光。(阿什拉夫·阿姆拉拍)
吕迎旭V:半夜醒来,这样的短信是加沙人的噩梦。上写:我们将在10分钟后毁掉你的房子,马上离开——以色列国防军。
吕迎旭V:以色列如何在巴勒斯坦抓人。他们混在游行队伍中,蒙着面,拿着石块,和巴青年一样。等到时机一到,立刻开始在队伍中抓人。他们是以色列便衣,巴勒斯坦人称他们为“مستعرب" (假阿拉伯人)
吕迎旭V:这是以色列媒体刊发的哈马斯地道图。
吕迎旭V:如果有机会和哈马斯领导人面对面,你们想问什么?
吕迎旭:战事进行到现在,单纯报道死亡数字的增加已没有太大意义。去做调查,去调查以色列在加沙到底有没有用违禁武器,去调查联合国学校到底是被以色列还是被哈马斯击中。。。
吕迎旭V:以色列的生存之道:我的生存权至大,不相信大国,不相信盟友,不必理会联合国和国际舆论,谁威胁我,我先把你灭了。
吕迎旭V:哈利勒·亚齐吉,17岁,自从开战以来就在加沙的希法医院做志愿者。今天,当他从救护车往下抬尸体的时候,发现是自己的父母、兄弟姐妹。。。(图片来自FACE)
吕迎旭V:关于哈马斯是否以平民做盾牌,我的加沙同事的看法是:加沙人口如此稠密,地方如此狭窄,哈马斯能去哪儿发火箭弹?注:加沙长约40公里,宽度平均9公里,人口170万。
吕迎旭V:初步分析,这次以色列和哈马斯分别为了自己中长期的目标而打。以色列:为了联合政府不崩溃的短期目标;哈马斯,为了再次夺得大选胜利的长期目标。为此,它把最“高精尖”的武器都亮出来,为了反衬西岸谈判政府的无能,强化自己才代表巴人的印象。
吕迎旭V:这两天,伊斯兰世界要进入斋月了。接下来的一个月时间,从日出到日落,穆斯林除生病和在外旅行的人,都不能进食,进水,抽烟,房事。在这期间,在穆斯林面前,吃饭喝水是不礼貌的。رمضان كريم!
吕迎旭:我的一个巴勒斯坦同事把钱存到银行,但拒绝收利息。因为在伊斯兰教里,收利息是不允许的,等同于偷窃。我跟他商量,能否把利息给我。他认为没问题,但又怕我用"偷来的钱"会有厄运。
吕迎旭:一次办公室打印机坏了,我找来一维修工。这位大叔一进门,没有直奔打印机,而是迟疑了一下,说:想起来了我该做礼拜了,在你这儿可以吗?我说:没问题,只是没有礼拜毯。他说,没问题。他去洗手间洗了脸,手腕什么的,就在两沙发间静静做起礼拜。之后修完打印机离开。
吕迎旭:巴勒斯坦人说:你们中国人取名字,是不是拿一盘子往地上一扔,发出什么声就叫什么名?比如ping pai pang。。。
吕迎旭:从以色列进加沙的埃雷兹检查站,母亲坐在地上,等着儿子们将行李一件件拖过旋转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