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Weibo

"@司马南的葆哥哥" on Sina Weibo

司马南的葆哥哥:啧啧,把诽谤弄成公诉。秦火火还属于可恶。那刘虎呢?真有云删特色的法治啊。陕西八个月孩子被计划掉,你们五毛打横幅去人家家门口游行,五毛指责人家汉奸故意引产敲诈政府,云删特色太牛逼了
检察日报V#微访谈#【明知虚假信息仍转发可能构成犯罪】秦志晖诽谤、寻衅滋事一案宣判后,承办此案的检察官李凯、贾晓文第一时间接受了正义网专访,就该案背后的侦办细节与适用法律问题,与网友进行了在线交流。办案检察官认为,秦志晖案将成为审理网络诽谤等刑事案件的参考。http://t.cn/8sWRRt8 详见长微博
司马南的葆哥哥:评选2013年中国戈培尔组织培养的感动宇宙年度五毛奖:应该是被陕西取得。一对夫妻八个月的孩子被强制引产,五毛指责他们汉奸卖国,还打横幅去家门游行的。刘家云删们感到自豪吗?感到光荣吗?其中新浪微博:释不归,染香等线上五毛水军主动造谣称那对夫妻,主动引产敲诈政府...
司马南的葆哥哥:关于方便面消息,那个廉政建设网,org域名,不是CN,是山寨吧。官方网址是这个,带gov和cn的:http://t.cn/8FdXG7L。是放风还是角斗?查资料得知,该网站备案京ICP备10026054号-1,是个人网站,所有者-------李邓妹。
司马南的葆哥哥:我好奇邓亚萍上面是哪位戈培尔信徒,当年指责邓亚萍,可是直接消灭微博的。
凯迪网络V:【邓亚萍办公室人去楼空】人民日报旗下网站、由邓亚萍领军,锐意打造中国谷歌的即刻搜索,两年间投入20亿元发展后,近日传出"执笠"消息,网站服务停止更新,办公室人去楼空,邓则去向不明。消息全城譁然,有网民认为,邓根本不懂搜索行业,也不懂市场,烧钱走人是意料中事。 http://t.cn/zRWEPrh
司马南的葆哥哥:感叹,罗昌平好走运。//@罗昌平: 递罪,当下行权者走不出的死循环。
司马南的葆哥哥:我看开了,找麻烦还就找怂的。薛蛮子事件我一直观察,从韩寒开始被攻击,就是那群毛左四月网水军,多数属于薄都督的下线水军势力,审薄后定点打击而已。主要是他粉丝多,还是个红二代身份,被树为靶子。不信看看现在那群欢呼的人。薛蛮子事件,戈培尔们顶多关闭删评论。这不刚抓的贴一会就被删。
司马南的葆哥哥:转发微博
财经天下周刊V:【商界再无王功权】王功权或是中国最有情怀的商人之一:感性的时候,他喜欢诗词,为爱“私奔”,裁员时会落泪,也曾立刻飞到美国看望情绪不高的女儿;理性的时候,他关注社会转型问题,积极投身公盟工作,当商业不再值得留恋,他果断选择退出……http://t.cn/z8pkGwM
司马南的葆哥哥:可能肚皮姐一直用直肠思考吧//@染香姐姐:这傻逼忘了当初训斥小编辑喜欢八卦不关心政治的时候了?
彭晓芸V:很多人痛心疾首地说,八卦受到的关注多于政治,了解大众心理的,就该知道这再正常不过了。就像时政评论员不如时尚杂志编辑赚钱一样。选择热爱什么,关切什么,就要承担什么,不要指望大众。王功权值得尊敬,值得为他得到法治文明对待呼吁,但切莫行道德绑架。自由之路,总是少数人谋划,多数人搭便车。
司马南的葆哥哥:那个时候批评都督的好难发出来,那时候我在网易微博,发一条灭一条,比新浪快。所以换了地方。
朴抱一V:薄熙来不是被风吹倒的!童之伟先生写了一篇反思薄式民粹主义的文章,有朋友在后面评论说:薄熙来在重庆风光的时候,你们在哪里?我回复他说:薄熙来不是被风吹倒的。这样浅薄的质问随处可见,他们不知道薄气焰张天之际,知识界、媒体界、法律界有无数朋友与之斗争,他们才是社会栋梁,未见说明你短视。
司马南的葆哥哥:祸国殃民的戈培尔邪教徒
财经网V:【中宣部等部门将在全国开展马克思主义新闻观全员培训】随着网络技术快速发展,互联网已经成为舆论斗争的主战场。决定面向全国所有在报社、通讯社、电台、电视台、新闻网站、新闻期刊社从事采访、编辑、制作、刊播的人员,包括尚未领取记者证的聘用人员共约30.7万人进行培训 http://t.cn/z8Za7yE
司马南的葆哥哥:在正常国家,张宏良那群人应该属于恐怖主义恐怖分子一类了。 //@爱新觉罗载勋:左倾机会主义或曰左倾自由主义,也是危及社会的思想苗头。
陈有西V#张宏良终被销号#我一般反对销号。但对张宏良,我认为早已不只是销号的问题。此人太不自量而又狂妄无知,重庆事件以来,自己的专业领域没见做什么事,说句有用的话,一心想做极左恶势力的精神领袖。经常无故恶毒攻击不相干的他人,严重污染社会舆论。//@王麒: 我们在为人类争自由时也在为人渣争自由。
司马南的葆哥哥:阴谋的说,他律师是剩余那四人其中之一的卧底吧。这案子,李将军已拿出镰刀和斧头就可以把舆论河蟹了,把司法摆平了吧。看看人家上海的茅台哥。地位不够?
司马南的葆哥哥@日天铜巨人:凤凰卫视评论员说,上次诺委会颁奖给中国人,是插入了政治因素;而这次颁奖给中国人,是抽离了政治因素。——邪恶的资本主义诺委会,你们到底想干什么?难道你们不知道,像你们这样一会儿抽一会儿插,我们全国人民很快就会高潮的吗?
司马南的葆哥哥:国仇家恨不必说,家国之惨痛薄家族没用?习再红,也整合不了薄的资源了。要么被裹挟,要么被傀儡复读机。我们都清楚什么“极左”是假的,如果真来,他们内部就先要肃反了。就是权贵维护他们利益的手段而已,用这个造起势来,总会被反噬的。
No more matching mess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