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Weibo

"@华生2010" on Sina Weibo

京沪如果开征1%左右房产税,也就是每家6-10万元,会出现什么情况? WeChat ID xjcfyjy Intro 星际财富公司——财富金融研究与综合素质提升 ... more
华生2010:前天给司局长班讲课,被提问的第一个问题就是经济下行股市为什么这样火?我答现股市聚集了一批极聪明的大脑,他们吃准了经济越差银根会越松政䇿越偏好牛市,故此次人造牛市是资本大鳄和投机家难得的盛宴,他们必还会炒尽一切题材榨尽最后一块骨头,然最后结局一定是平民中产的被洗劫和政府信誉的大贬损
华生2010:企业股市战略:今证券部汇报说这样挣钱,集团生产科研企业全可关门,我们一部门赚的够他们几年。我说世上没有免费午餐,钱来太容易就是危险,坚守熊市建仓,疯牛逐步出货。又问:您公开警示,那公司涨了几倍的待解禁巨额股票昨办?我答,学者观点必须独立。另你们别急,市场狂热政策醉驾,说啥也没人听
华生2010V:记得80年代末在牛津读梯若尔的“产业组织理论”真是解渴。今年他终得诺贝尔经济学奖,可谓实至名归。与中国许多经济学家遇事总拿市场化改革还不彻底来解释不同,梯若尔研究的是真实的市场经济,即多数市场是寡头结构,企业家总想方设法愚弄监管,监管者又受到自身人性弱点、政治束缚和信息不足制约。
华生2010V:乘放假要赶工干活,以便将手上的“土地制度改革的焦点难点辨析”一书尽快交稿。有网友问如何看楼市松绑。从地方政府到中央对楼市的救助确实反映了政府与楼市休戚与共的关系。我虽从来反对用限购来控房价,但若指望靠取消限购来支撑房价,用放松信贷鼓励投资投机需求来振兴楼市,最终只不过是饮鸩止渴。
华生2010V:周其仁教授不久前发长文批评不吝赐教,引起很大反响。 知道周教授的土地问题观点不仅不是少数,还代表了一大批向政府建言的经济学家的学界主流意见,但本着“吾爱吾师,吾更爱真理”的学术精神,再作此文,以求教于其仁兄并方家大众。http://t.cn/Rh9sxQp
华生2010V:回应周其仁教授的文章写好,所幸即被另一家报纸要去。不过到最后上版时,又告领导多方考虑还是不便刊登。好在又有两家媒体支持,这样周末可以见报了。学术问题的理性探讨还这么复杂,令人黯然。想到中国社会进步之不易,不仅在于权力的傲慢,还在于反强权争自由者,自己略有点小权就已不在意别人的自由
华生2010V:正在认真写一篇文章,回应周其仁教授在“经济观察报”上的万字长文批评。其仁兄的文字虽然有些情绪化,但我想讨论还是要保持探寻真理的学术气氛。不料报纸说他们关于土地制度的讨论已经结束,就不再登我的回应了。说实话这难免有点让人无语。忽想起十年前讨论管理层收购时,我的文章也是被告讨论已结束
华生2010V:参加国企改革会。有人说国企不光要赢利,还肩负众多政府需要的社会功能。我说很好,负这多种责任和功能的国企也很需要,但就应当独资,根本不做任何股份制或混合所有制改革,因为其他股东不可能是来做社会贡献的。但凡改革的企业,就应政企分开,废官员任命制,市场价用能人,这样才不会糟塌国有资产。
华生2010V:有朋友转来一微信,内容是一位知名首席经济学家评论央企限薪等待遇改革,很有意思。他说这次央企薪酬改革是这些年来中央鼓励民营经济发展真正具有实质性的举措。
华生2010V:上周末在国资委组织的会上有个演讲,多家媒体报道均有取舍,故还得自己再发个微博。我讲国资改革成败不在新名词,关键是政资政企分开,连这个都做不到,一切免谈。二是英国撒切尔夫人政府改国企还要分成200镑一份,让国人皆可参与。我们的混合所有制改革不能变成大佬和福布斯排行榜上富豪们的游戏。
华生2010V:邓小平诞辰答记者的一篇采访稿。http://t.cn/RPuSa4D
华生2010V:上次提到改革需要智慧,有人不以为然。今见上面要抓央企主要负责人薪酬福利制度,调整偏高过高收入,看了觉得有点头昏。央企负责人收入现约为同级别官员的五到八倍,从官员角度看确实太高。但央企主要负责人收入现约为同等规模民企职业经理人的十分之一到五十分之一。央企改成央还是企,是个问题。
华生2010V:朋友来访,说看了我纪念杨小凯的文章,觉得很到位。又说再过几天是邓小平110年诞辰,小平虽已去世近20年了,但我们仍无可争辩地生活在邓小平时代。如何认识和对待邓小平的遗产,也决定了中国的走向和当代人的命运,故建议我写篇文章:如何看待邓小平遗产?这么重大的题目,是否太具挑战性了?
华生2010V:小凯去世十年纪念,名家云集聚会,媒体多有报道。因喜欢清静,本来就不想凑热闹了。然友人来函约稿,遥思故人,乃作一文。 http://t.cn/RP045Pb
华生2010V:记者问怎样看各地不断取消的限购,我说记得三年多前限购令刚推出时,我发表了一篇文章:“楼市限购令的错误与纠正”,结尾说笨到这个份上的制度也是属于兔子的尾巴长不了,今天开始兑现了。不过我反对行政限购是以经济手段调控为前提的。现限购取消、长效机制不见,结果不过饮鸩止渴,只是推延危机而已
华生2010V:外来人口包括农民工市民化终成国家战略,从长远看这是涉及中国多数人口的大事,值得庆贺。农民工进入视野,许多问题包括土地制度安排和保障房建设就要重新认识了。到2020年安置1亿人,步子不算大,阻力已不小,任重而道远。大城市限制规模与人口市场流动相悖,宜疏不宜堵。解决之道是大机构向外疏散。
华生2010V:近日忙于写作,微博没写,网也没上。今日打开一看,真让人刮目相看:一是立案审查周永康,其名字见网,不必兜圈子了;二是赵某人某人名字见网,各种链接都出来,历史不必中断了。这次是新浪的小秘书落伍了。正好,真好。
华生2010V:歧路亡羊,楊子戚然。一个土地问题,我与一干名家认识相差何远,可见真知无涯。为求知又发一文:http://t.cn/RPLKnQP
华生2010V:纪念莫干山会议30周年记者来访,问记得几年前你说当今与80年代相比,改革的锐气丧失了。现新一届领导上台,大刀阔斧地推动改革做了不少事,你今天认为还缺什么呢?我想了一下答到:缺智慧。因为凡需要勇气的改革,这两年均有所斩获,但许多更需要智慧的改革,则反复和挫折较多,进展不大。
华生2010V:参加第三方评估专家座谈会,我说本来评价政策应当是人大的活。我们不爱人大起作用,政府直接委托人评估也罢,比不评估也已是进步。但要真评估不要走过场。真评是把政策一条条摆出来让人说对不对要不要。就如现办许多事要去戶籍地派出所开无犯罪证明,自己联网可查的事非折腾老百姓,此类规定早该废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