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Weibo

"@刘彦1971" on Sina Weibo

刘彦1971:反社会人格的基本原理,是不想为自己的选择,生活方式承担100%责任。故此,他们希望社会,或者他人,成为宠溺他们的心理温床。稍不如意,则撒泼打滚。在十多年前看到的马加爵如此,很多看不见的人格病态,亦如此。其实,越是刚烈,暴虐的展示这种人格,他们的不安全感愈增。此后不再评论了。
刘彦1971:这般,主要是对贵国权贵的理解还不够深邃。更深邃的,一定要嘴上满口西方价值观,作风上皇权不下县。那才叫八面玲珑,四处威风,尽显君子本色。//@简直:无论如何,祝贺袁书记。 //@随手记一笔:天朝最佳赚钱组合:爹妈负责用枪亮剑反对西方价值观,满嘴仁义道德;子女负责靠着爹妈权势生财,男盗女娼。
西子丹67:【教育部长之子袁昕遭实名举报】近日网曝,现任教育部长之子袁昕利用其父势力,兜销"黑教材“非法获利数十亿元遭人实名举报。举报人的举报材料非常详尽,实名举报已过去三周,相信事实真相不久将大白于天下。----强烈关注此事进展!(举报人:陈贝蒂/手机号:13807258777 身份证号:421124198610012124)
刘彦1971:我永远赞美,一个成熟的,能够承担一己公民责任的成年人的选择。公共理性的塑造,坚韧顽强的公民训练,就是这样一点一滴养成的。但我永远不鼓励学生上街,哪怕是他们当下一刻心甘情愿的选择。要保护那些尚幼小的种子,有什么天大的事,让成熟的,可承压的中年人来。//@谢71: //@石讷shine: 转发微博
黄思敏律师:读罢潸然!谢谢那么多人的努力、抗争。@周保松
This image has been hidden by our adult filter. Show original image.
刘彦1971:本欲潜心做事,终还是被21的事情激怒。这国,就仅还有这么几十棵读书的种子,说真话的真人。连日来,相识的人一个个的,先是李英强后是曹宝印再是滕彪,再这么下去,读书的,传播知识的,说句真话的,都一一关了起来,这样的生活就是黄金镏地,又有什么趣味?蓦地想起25年前那一夜,不禁陷入了苦思。
刘彦1971:立人不死。 //@立人李英强:“一粒麦子不落在地里死了,仍旧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结出许多子粒来。”愿立人图书馆的解散也是如此,愿你们从已“死”的立人得到激励,继续那美善、公义、自由的事业!立人理事会向所有曾经关注、支持、参与过立人事业的朋友们致以崇高的敬意!立人,向死而生!
立人图书馆V:【立人乡村图书馆理事会的公开信】“一粒麦子不落在地里死了,仍旧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结出许多子粒来。”愿立人图书馆的解散也是如此,愿你们从已“死”的立人得到激励,继续那美善、公义、自由的事业!立人理事会向所有曾经关注、支持、参与过立人事业的朋友们致以崇高的敬意!立人,向死而生!
刘彦1971:前几天跟兰德基金会的头儿Yaron Brook吃饭时,我笑说,Ayn Rand 必须为她的生活方式和价值思维支付成本。整体人类社会的演进,是在几万年的群居生活中,塑造和积累了漫长的集体主义基因。近现代以来的工业革命和个人主义塑造的自由,不过几百年而已。人类的集体主义的返祖现象,制约着自由的现代基因。
刘彦1971:刘军宁:好的制度,就是激发,调动人性中好的潜能的制度,比如创造力,自如自由;坏的制度就是激发人性中坏的部分迸发的制度,比如告发他人,比如让人无偿占有他人财产,比如免费搭车的福利制度。
刘彦1971:继续败兴。一个邓小平的片子,又引来一堆伟人的称颂。草民觉得,邓在当时纵横捭阖的力气,拨乱反正的动能,确有让人称颂之处。但他所有的作为,无非是把一个严重不正常的国家正常化一点罢了。即以高考而论也是这样。但受政治之正常待遇,不必如此感激涕零。25年前那一枪,什么伟人啊,早都灰飞烟灭了。
刘彦1971:写春雪的句子里头,人都说韩愈写的好,我独许唐彦谦的这首《春雪初霁杏花正芳月上夜吟》:“霁景明如练,繁英杏正芳。姮娥应有语,悔共雪争光。”形容人心地明媚,古人爱用光风霁月一词。然在唐彦谦看来,无论是嫦娥还是杏花,恐怕都不用与雪争光了。宁静而无光的雪,一片片的,温情地盖住了这个世界。
刘彦1971:人类的同情偏好,不仅分布在社会主义社会,也分布在资本主义社会。铁达尼终于放弃了破坏者得胜的世界,出逃到亚特兰蒂斯。但文革中人们没有出口。沈从文郁郁而终,老舍跳湖,资产阶级的玫瑰花因为开放得过于浓丽,而被无产阶级大众生生用开水烫死。当文明遇到彻头彻尾的反智反文明时,未尝有一丝荣光。
刘彦1971:看到@大智若鱼鱼 这个ID,不禁莞尔。真正的大智若愚,是不会将自己逼近一个无法转身的角落里的。留一点宽厚、从容给他人,即是给自己一片开阔的未来。绑缚在过去中的生命,只会越来越枯萎。只有从旧知识、环境、遭际中自由放飞出来,人才能活得轻灵。人生不是战争,完全可以是相互成全的从容和诗意。
刘彦1971:人到中年,始悟人生误途。诗词歌赋,不过人生小技。文章学问经世,在敝国亦是不能。惟做强自我,做大实力,方能有一点半点增益家庭,改进社会之功。人生自此转向,所有过去的理想,自此深埋。三十年后,诸君再见。
刘彦1971:有人说,今天天气诡异的原因,是因为8.15。我深为那死亡将士感到痛惜。可是这胜利,跟美国投入太平洋战争有关,跟国军将士拼死抵抗有关,独独跟利用抗日火种取粟,发起内战,对自己的人民毫不体恤,甚至借此杀害同胞的某某派别,有毛关系呢。蘸着自己亲人的人血馒头的人,有权利庆祝什么呢?
刘彦1971:在两个注册名儿之间犹疑不决。一个是阿特拉斯,一个是阿波罗。前者是巨大力量和责任感的象征,后者则是阳光,健康,完美的代表。孩儿爹偏向后者。吃饭时他笑道,"阿波罗一出,女神跪倒"。我觉得后者略轻浮。小伙伴们怎么看?
刘彦1971:这国的悲催在于,在其他地方是底线的东西,在俺们这里是高线。比如企业家不承担基本的公用责任而以扮演受气的小媳妇自居;比如不谈政治的懦弱居然成为企业家的通识;比如知识分子以简单的意识形态表态为荣,止步于论证和实证研究之前;比如大多数男人女人,错将相互控制理解为爱。这都哪儿跟哪儿啊。
刘彦1971:"所谓'正确运用理性',我是指那种承认自我局限性的理性,进行自我教育的理性,他/她要正视经济学和生物学所揭示的令人惊奇的事实所包含的意义,即,在未经设计的情况下生成的秩序,能够大大超越人们自觉追求的计划"。哈耶克所谓的理性,绝非狂妄地以为可以支配他人生活的政府计划之"建构论理性主义"。
刘彦1971:用了很大力气,忙了整整一天,读了几十万字的参考资料,写完了一个新叙事方式的七千字文本,忘了存,结果发邮件黏贴的时候找不到文件了。搜索关键词也无果。焦灼过后,遍寻无计,遂安静下来。不抱怨window 8,也不恨新电脑不方便。我心平气和地接受,这人生中处处充满的偶然。明天重写吧。
刘彦1971:苏子到岭南后,诗越发清通自然。其《江月五首》,可略窥其状写自然之风。其一曰:一更山吐月,玉塔卧微澜。正似西湖上,涌金门外看。冰轮横海阔,香雾入楼寒。停鞭且莫上,照我一杯残”。其二:二更山吐月,幽人方独夜。可怜人与月,夜夜江楼下。风枝久未停,露草不可籍。归来掩关卧,唧唧虫夜话。
刘彦1971:苏轼与老师情深不必说。但悼文若写成:”予到访勤于孤山之下,抵掌而论人物。曰:‘(欧)公天人也。人见其暂寓人间,而不知其乘云驭风、历五岳而跨沧海也。此邦之人以公不一来为恨;公麾斥八极,何所不至?虽江山之胜,莫适为主,而奇丽秀绝之气常为能文者用。故吾以谓西湖盖公几案间一物耳。"过了。
刘彦1971:为什么一个人,呵护自己的内在一致性如此重要?乃是因为,只有忠实于自己的人,在以后的人生路途中才会走得远,走得久,走得堂堂正正,走得山长水远。这比任何具体一事,一役的具体得失重要得多。有了这明确的坦然,这世界就完全成了他的伙伴。这就是人们幸福的原因,这跟具体的得失没有任何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