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Weibo

"@刘平" on Sina Weibo

强烈要求纪检委,查查这个土地局长 ——为什么没钱,“鬼”不给推磨? 微信号 Dawu_Group 功能介绍 河北大午农牧集团有限公司位于河北省保定市徐水区大午... more
刘平:看来是崔永元真的没什么干货,就是没掌握直接证据吧,只是一开始把冯小刚给唬住了,看那边天天说一抽屉资料,以为有要命的把柄,吓的连屁都不敢放。结果等了两个月,也没放出什么实锤,心里有低了,所以才跳出来。这真是个遗憾,我心里还是是希望崔永元能把花斑狗送进去的,长得实在太恶心了 ​
刘平:不能不担心,人的情绪是会传染的,从4月1日开始纪念自杀的张国荣,到武汉理工男,北大女,短短几天微博热点都是关于自杀的事,这种新闻多了难免会有人受影响。说实话我都看得有点自杀倾向,还好抵制力强,身上正能量多一些//@卡叔叔围脖:不要担心,有这个毛病的人都死了
刘平:这条街本来是一排古色古香的瓦房,每家店上面都支块冲孔铁板,把招牌挂在房顶上,上面灰瓦看不见了,也看不到房子什么样,就看到一个个大广告牌,跟农村菜市场一样。还传统,古代人都把牌匾放在滴水檐下面的好吗,谁傻乎乎头顶上顶几个大字。这个国家每迈出文明一小步都一片哭嚎,土包子太多
刘平:听说,现在有个新的超级敏感词,一提就死,某几十万粉丝的公知已中招,我不信有这么厉害,要不你们谁试试看?
刘平:气氛实在诡异,难道没人觉得,原本一场精心准备的,可以载入史册的座谈会,真的被一条鱼抢了镜,歪了楼。会后,老大的讲话精神也没人提了,焦点都集中在美国爱疯和二手宝马价格学期房这些琐事上。无论怎么看,这都不是开会的初衷,更像个意外,有人闯祸了
刘平:这个什么茅于轼经常见二逼社的人舔老屁沟,有点印象,其他几个豆不知道是干甚的,粗啥事儿了?
金融八卦女:今天总局下达通知,余英时,九把刀的书的书全面下架,野夫,茅于轼,张千帆,梁文道,许知远等的书不予出版。
刘平:作为一名青年人,我十分理解HK同龄人。七八十年代GDP不高,但白手起家机会多,爱拼就能赢,那时有一百个周宝松也掀不起风浪。现在最让人无望的不是GDP和民主,而是什么行业都已固化,“世界终归不是我们的”,毕业出来只有打工一生,对有梦想的青年来说,这非常蛋疼。大家心里想的是革命,重新洗牌
刘平:一个四十多岁才被开苞的男人,能懂什么是爱情,一个七十岁男人找每月几万元带润滑油的妓女,能懂什么是性爱和情人,看起来不可思议,但知识分子就是能懂,还能写出一大堆道理,让人无可奈何。就像赵楚很懂军事,铅笔社很懂经济一样,你生气也没用。
刘平:这几天谁在给我Mai粉吗,上来一看又是一千多,如果发现这是恶意shua粉,我会去投诉,我可不想以后卖樱桃时有误判形势,如果这是"我火了",而且停不下来,我会认真考虑退出微博。还有早上看到评论里来不少异见人士,没空删,只好先关掉评论,憋死你,晚上上电脑再说,现在打开
刘平:知识分子,只要杀一批,抓一批,剩下的大多数就会变成绵羊,至少乖二三十年才皮痒,周而复始。但是现在看来,不用搞那么残忍,销号和关淘宝,一样可以达到抓杀关效果,听哀嚎声也跟死了差不多。这说明,当前阶级斗争主战场已向网络转移,如何适应新形势,在网络镇压反革命,我们需要新思想,和新举措
刘平:人所有的动作都是生活中后天训练模仿纠正形成的条件反射,而吃饭最容易让一个人的生活习惯和家庭背景等等暴露无遗,一次夹菜的动作,啃骨头的表情,放筷子姿势,对服务员态度...都反映大量信息,如同裸体示人。喝水可能是回避目光,挠痒可能是故作镇静,变换坐姿是克服心虚不安。直播吃饭不如直播洗澡
刘平:这人成年了连坐都学不会也就完了,到哪不知道该怎么坐,往椅子上靠一下,不行,再往桌子上趴,还是不行又靠扶手。手也不知道放哪,挠完头又抓痒,眼睛东张西望,一看就是从...(略去五十字)。这种人要么去当兵练罚站,要么就绑在椅子上,抓些癞蛤蟆,蛇和毛毛虫放身上,苦练静止不动,可能才有改善。
刘平:当然,就算我现在手里真是爱6,我也不会表示什么,这点XX还是有。那些摸手机后盖能摸出“爽”,摸到“硬”,看屏幕能看到“爆”,把用手机说成“体验”,写下各种“感言,随想,之我见,之思索,路在何方...”,这都是些怎样的傻逼啊。我他妈怎么跟这样一群奇特物种在一个星球上,上辈子干了什么坏事?
刘平:对王自如来说,这场危机其实是一生难求的成名机会。收厂商的钱根本不会成为污点,做手机评测,不收手机厂商钱难道去收服装厂商的钱?拿这个道德谴责说不死人,再说,道德值几个钱?放开手脚去做,多年后,今天所有的口水会被浓缩成这样句话刻上光环:一个全球第二的手机企业,死于一个青年人的测评
刘平:够钱买商铺可以视为搞够第一桶金。有多人向我传授发迹秘密都是买商铺。昨天又被一老哥教育半天:年轻人不要乱花钱,随便买个车开就好啦,把钱存起来买商铺,你看我以前在弥敦道买的几间,现在都几十万一尺啦。我说大哥,不是我不想,如果能在华强北买几排店面,戒饭戒烟骑电驴我都愿意,实在有心无力啊
刘平:看了身边几个不同牌子手机,玻璃周围那圈包边都是微微高出玻璃平面的,这样手机扣放在桌子上,玻璃面始终不会接触到桌面,面朝下掉在平地上,玻璃也不会着地。而锤子除了和中框一个平面,和胶边也是平的,后背玻璃更是中间高出,耐摔耐磨应该是很致命的弱点,搞不好王自如会从这里下手,我很担心
刘平:如果我没算错,龙哥现在外眼角应该下垂的比上次更厉害了,想想都心疼,也担心气场不足。其实完全可以从太阳穴那里把皮捏住缝两针,把眼角提起来,这样虎威就出来了,双眼一瞪,气势上完全可以压倒王自如。否则从风水上首先就输了
刘平:知识分子总是习惯掩饰内心对金钱的极度渴望,那怕等米下锅,也要对钱一脸不屑。我做手机不是为了输赢,是为了让世界变美好一点;我申请自媒体不是为了打赏,是为了让年轻人了解世界的两面性....这就象一个男人说追求女人不是为了上床,是为了爱情,肉麻的让人毛骨悚然,大大方方承认为了赚钱会怀孕吗?
刘平:如果只打算把东西卖给自己同类,比如说龙哥的手机只卖给锤粉,那这个好主意,面向大众的就算了。首先光是长的那副逼德行,很多女人看了就没胃口买你的东西,不信可以做个调查,以为自己是老干妈呢。如果这样也行的话,就没那么多厂商花巨资请明星代言了。不过人家本来就是来干革命的,不是为了赚钱
刘平:主流媒体铺天盖地转载的方舟子那些条条,对任何产品面向公众的新企业都是致命打击,靠龙哥和锤粉在微博小范围互撸根本无法捥回,还不如考虑止损。说没有被黑死的企业前,想想达芬奇。方这次应该是动用了所有能动用的力量,例如新华社...说起例如,突然后背一阵发凉,有个例如刘平,他应该早忘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