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Weibo

"@军师評" on Sina Weibo

交付。这是RTAF的第一个中程SAM系统,它将用于保卫泰国南部最重要的空军基地。 @军师評:纽约时报头条引自一条微博:“中国,请停下你飞奔的脚步,等一等你的人民,... more
军师評:屈原同志,你在朋友圈没有发过一篇正能量的文章,你从来没有歌颂以楚怀王为首的王中央,你所有的文章都在剑指楚王的昏庸和无道,你常常在大众场合妄议君王的大政方针。凭这,你就不该佩戴这顶爱国的桂冠几千年。 ​
军师評:今天网上最火的句子:“朝鲜的导弹不需要精度,能射出去就行了,反正周围到处都是它的敌人。” ​
军师評:【言论】商之酒池肉林,周之贵族世袭,秦之言論管制,汉之好 大喜功,晋之炫富糜烂,南北朝之文化断层,隋之大兴 土木,唐之雍容体态,宋之软弱外交,元之税赋壓迫, 明之腐败党争,清之专制封闭 集大成者是谁呢?天朝也
军师評:【史海钩沉】纪念梁思成。他是著名建筑学家,创办了清华大学建筑系,撰写了中国人的第一部建筑史。他是梁启超长子,林徽因丈夫。他参与人民英雄纪念碑、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徽设计。他为保护北京古城墙奔走呼号,拆一座城楼,像挖去我一块肉;剥去外城的城砖,像剥去我一层皮。
军师評:【言论】大国中不进行财产公示的国家只剩中国了。从小我们受到的教育是:除了人民利益,共产党人没有任何特殊利益。既然没有特殊利益,那就一定没有特殊财产,公示一下又有何妨?资本主义国家官员都普遍财产公示了,以共产主义为最高近求的社会主义大国为何不敢、不能进行财产公示?
军师評:黄秋生是演人渣的英雄, 成龙是演英雄的人渣, 向华强是演人渣的人渣, 周润发是演英雄的英雄。 转~
军师評V:【同这10种人聊天,最有收获】1、百岁老人;2、三岁小孩;3、曾经一无所有,现在是百万富翁;4、曾经是百万富翁,现在是一无所有;5、看过一千本书的人;6、去过很多地方的人;7、死刑犯;8、绝症晚期的人;9、竞争对手;10、央视记者。
军师評V:【言论】平生最厌恶的是,自己碗中堆满了山珍海味,两眼仍贼溜溜地盯着穷人碗中的白菜帮子。就说养老金这件事吧,企业缴20%,个人缴8%,政府根毛不拔。有人算过账,以现行的缴费标准和平均寿命计,与每月定存500元养老相比,净亏10万元。就穷人这点保命钱,他们也掂记上了,除了贪污挪用。
军师評V:【言论】几千年来,封建帝王即使遇上天灾,也要下“罪己诏”,个别点背的皇帝老儿一年几次下“罪己诏”。近百年的领袖一个比一个英明神武,批评村长几句都可能坐牢,装模作样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走群众路线,哎,不说了不说了。。。
军师評V:【史海钩沉】清末,法国使臣罗杰斯对皇帝说:你们的太监制度把健康人变成残疾,很不人道。没等皇帝答话,贴身太监姚勋抢答道:这是陛下的恩赐,奴才们心甘情愿,怎可诋毁我大清国律,干涉我大清内政!美国一位汉学家:中国的敌人永远不是资本主义,而是骨头里的封建君臣思想!最深重的奴役,在人的内心
军师評V:【言论】什么叫小康社会?绝对不是在“以钱为纲”理念下所谓”人均800美元“就叫做小康社会,而是每个老百姓住得起房、上得起学,看得起病,退得起休!这样的社会才是小康社会!---郎咸平
军师評V:【言论】一个国家奴才多不多,要看媒体对领导的赞美有多少。一个国家奴隶多不多,要看民众遇到不公时沉默的人有多少。一国家自由不自由,要看敏感词有多少。一国家有没有尊严,要看人们对待弱者的态度是什么样。一国家有没有未来,要看孩子读的是什么书。
军师評V:【言论】车牌摇号够蠢,权钱阶层早就完成了车辆囤积,这规定就是折腾普通人,你坐够地铁挤够公交好不容易考出驾照攒点钱想买辆车舒服点时,对不起,得摇号。何时候能摇上?不知道。几年能摇到?不确定。从限制出生到限制买房再到限制买车…普通人的权益就是这样被悄无声息看似公平地牺牲掉了。
军师評V:高三,她学霸,我学渣,我们即将毕业,她说她愿意跟我一起去读一个不入流的大学,我说:你这么优秀,要好好读书,我呢,出去闯,我要用实力与行动告诉所有人不是读书才会有出路的。十年后。我和她相遇在一家五星级酒店,她去应聘服务员,而我,是这个酒店的保安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读不读书都一个鸟样~
军师評V:【言论】遗忘大屠杀,就是二次屠杀。——张纯如《The rape of NanKing》
军师評V:我花钱买了条狗,但是从来没见过它长什么样,它很神秘,我花钱给它买骨头,可每次都冲我呲牙,昨天还把我家的仓房给拆了。家里的13口人让它咬了个遍。它每次出门见到邻居就摇头晃脑,别人踢它它也不敢还口,踢疼了才汪汪两声,我给它的骨头,它TM居然全给邻居叼去了。你说这可咋办!
军师評V:【去炕上日】抗战期间,西南联大。国学大师钱穆对几个要去延安抗日的学生说:“你们去延安干嘛?你们现在应该好好读书,打仗不是你们的事儿。再说了,延安又不是抗战前线,那可是大后方啊,去延安能抗什么日!”
军师評V:【嫖客有别】窦文涛:我有个很有趣的记忆,当年我刚到香港的时候,看报纸采访妓女,问香港嫖客和北京嫖客有什么不一样?我记得那女孩说,香港嫖客一般不说什么话,也比较简单,给钱服务然后走人;北京嫖客不一样,完了之后,不但不给钱,反而盘腿往床上一坐,开始教育我从良!
军师評V:【我们欠农民的】农民是种粮食的,可60年代初的饥荒,饿死最多的是农民。粮食先保障了城市。农民拥有土地长期的承包权,可说征地,他们却是土地收益中得到最少的。城市用工荒,劝他们来,金融危机,劝他们回。他们住着城市里最差的房子,干着城市里必须有而城市人不愿干的工作。我们欠农民的。
军师評V: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告诉我,当他听到传言,中国政府已经原谅了日本过去的罪行时,不禁失声痛哭。在成千上万的人难以置信地悲惨死去时,全世界袖入旁观。显然,罪恶离我们远得不足以对个人形成威胁,人性中一些扭曲的东西就使最令人难以言说的罪恶在瞬间变成平常琐事。——张纯如《the rape of nanking》
This image has been hidden by our adult filter. Show original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