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Weibo

"@任建宇305" on Sina Weibo

任建宇305V:你们不会懂得我伤悲。。。
任建宇305:2012年11月21日深夜,你单独给我访谈,怕时间长了我面对记者镜头多了会拔高自己。你却不忘夸赞自己,“主持比朱军好点儿”。我们围绕2011年6月初我发的两条微博纠缠不休,你反复提示,我却闪烁其辞,不愿细说。你忍着泪,严肃而真诚的对着镜头:“二十多年过去了,谢谢你,还记得我们,”
任建宇305V:他们都回来了,你也快回来啊。。。
任建宇305V:(@律师夏霖) 华一律所合伙人浦涉嫌寻衅滋事案,家属已委托本所律师李瑾(女)接替屈振红律师(女),跟随张思之大律师担任侦查阶段辩护人。屈的律师亦由本所律师张慧、李会清担任。敬谢各界关询!
任建宇305V:结婚前一天,你傍晚赶到重庆,下飞机即发来短信:“马上给杨煜庭长打一电话,千恩万谢,这是恩人,法官里万里挑一,没有他,就不会是你。我和 徐利平律师 也给他打。“现今翻看短信,默然无言。庙堂之上的人们,你们点滴的开明都铭记在心,也请你们一定善待他,尊重他。(再发)
任建宇305V:他总有一个直觉,某个早晨醒来,收到那些迟迟无果的判决书 。努力耗尽,锐气耗尽,可时光和才智并未荒废。他想象那个早晨的自己,“应会很平静”。
任建宇305V:浦志强律师于我有大恩,而今他被陷囹圄,我不知道做什么能帮到他。如若他有一天因此被审判,我希望能出庭作一个证人。
任建宇305:2011年8月18日,薄王在重庆只手遮天倒行逆施,我在网上说了几句话,走入看守所。两年后的今天,终于宣布公审薄希来。作为重庆模式的受害者,真心希望他能获得公正的审判。不将法治作为这个国家前进的方向,任何人都不可能获得免于恐惧的自由。晚安,好梦。
任建宇305:两年前的这个点,大脑一片空白,在警察的指示下,签了一大堆不知名的文书、录指纹、医院体检,从小路送入看守所。看守所要登记嫌疑犯的基本情况,送我去的国保不知道罪名,打电话问重庆后,无限惊愕的警告我:你的罪名真大,我们彭水办过的最大案子是偷越国境,你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好自为之吧。
任建宇305#历史上的今天#2011年8月17日,重庆彭水县国保来到我工作的镇上,对我进行调查,国保在QQ空间截取了图片和言论,后被以散布谣言传唤。8月18日,短暂的获得自由,于当夜以煽颠投入看守所,9月26日送入劳教所。2012年8月17日夜,彭水县国保和法制科长,在涪陵劳教所找我谈所外执行问题。历史不容遗忘!
任建宇305:重庆市人民政府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行政赔偿决定书[渝劳行赔字(2013)第41号]
任建宇305:后来我被送进看守所,他又来提审,问:“你加的那些QQ群呢,为什么退了,想毁灭证据,趁机逃跑是不是?“我急得快哭了:明明是你们那天放我回去让退的,说是退了就没事了。现在反倒要怪我毁灭证据了。
任建宇305:我一直不憎恨办案警察,在颠狂恶主授意下,用身不由开脱似乎说得过去,但一人例外。他是一个年轻的警察,说第一句话:你他妈别给老子装,我专搞这行,你做了什么我不清楚?第二天晚上,通知我被刑拘,吓得不行,手不停出汗,指纹录不上,他皮笑肉不笑的说:哈,你现在终于怕了?@平安彭水 他还在吗?
任建宇305:回复@清风池馆:这算威胁不,报个案先。 //@清风池馆:为了父母好自为之! //@任建宇305:#笑蜀最新消息#
巴索風雲:真意外,今天回广州居然在飞机上碰到不同类型的朋友,其中一位是-笑蜀!可是他身边有人,不允许和他详谈,只能打招呼。。。。。你怎么了。
任建宇305:呵呵,薄熙来之罪,不应牵及其子,但是,薄在重庆肆意作恶时,他何曾想起被冤打劳教的苦主们也有孩子妻子父亲母亲,他想过要积德?//@张景涛Red://@005818huiman: 谁家都有孩子,谁都有落难的时候,积点德吧。为了自己,为了孩子。
任建宇305:警察在办案的时候看我加了几个带杨恒均名字的QQ群,问,@杨恒均的微博 是谁,旁边年轻女警察回他,深圳一大学教授,暂时没动他。当时觉得,我大重庆警察好牛逼,想动谁就动谁。后来,在劳教所一直期盼着他的到来,我这个老教还可以照顾下他。结果,等到我出来了都没等到他,甚是遗憾。
任建宇305:今天,重庆劳教委相关负责人表示(但愿不是傅强副主任),会对我的国家赔偿申请依法处理,对此表态,还是应该表示欢迎的。当然,依法处理的,除了国家赔偿,还应该包括对我现在的生活不监视骚扰,不造谣抹黑,我不上访,非嫌疑人,尊重我的基本权利,是最低的底线。
任建宇305#国家赔偿申请书#昨天正式向重庆市人民政府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邮寄的国家赔偿申请书,鉴于自己现在混乱的生活状态,希望尽快获得赔偿。
任建宇305:申请国家赔偿,一群五毛狗又来乱咬。我倒是想问问这些低劣生物的主子们,走正常的法律途径你也要组织这些畜生来咬人,是不是觉得其他方式更适合解决?哪天把老子惹毛了,你他妈认为你能好过?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