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Weibo

"@他们叫我麦子" on Sina Weibo

他们叫我麦子://@孔庆东: 没有喝酒啊。
王于京V:【万一真中奖 那不是亏了……[汗]】温州林先生收到自称"爸爸去哪儿"栏目组发的中128000元短信,需交5600元手续费。他去派出所询问,民警解释一个多小时,告知是诈骗短信。林先生半信半疑"万一真有呢,到时候你们赔我钱吗?"走出派出所,他还是将5600元汇去,结果对方再要汇1万元时才知上当。(都市快报)
他们叫我麦子://@孔庆东: //@世界的李爷:老李家的辩证法天下第一,谁学谁知道!//@蝉联宝座萨科奇: 右边给力 //@不沉默的大多数:难道德国对纳粹言论执法也只能由大屠杀后代诉讼,警察不能管?在中国否定南京大屠杀警察也不能管,只能让被害者后人去告?
新闻已死:如果有人质疑狼牙山五壮士,应该是五人的后人出来进行诉讼,而不是警察抓人。仅这点看,诸多警察是法盲。
他们叫我麦子:天佑你咋了? //@盲流袋鼠国: 那话怎么说来着?辟谣者是国家公敌[偷笑]//@毒刃: 天佑这个都能喊造谣可耻了[偷笑]//@爱你斯坦:[弱]//@熊猫烧烟花: 转发微博
作家-天佑:有人发微博称:国军74师51旅老兵辛柏侈临终前拿出了自己保存多年史料照片,最重要的是共军在1946年2.29会战中,驱赶地主家小媳妇裸体冲锋的照片。实际上这是《德国女兵》这部片子的截图,他们故意做旧的。造谣可耻!
他们叫我麦子://@梦遗唐朝: [笑哈哈]//@凝哲同学: google当年可是为了民主人权和言论自由才吃下那碗面的啊!!![xkl顶]
他们叫我麦子://@戴旭: //@媣稥: 说真的,媣稥挺同情袁大律师的。他的智商和行为,和黑旋风李逵差不多,根本不适合做公知,只有被各路伪公知、带路党利用的份。我一直想问他,律师证在哪能买到?
媣稥@袁裕来律师 说:我从不刻意造谣,由于急公好义,识别水平不高,又天性轻信,确转发过不实信息。——外星人都笑了!受限制谣言图只能上传9张,我这还有近百张。最后送你一个[弱]!
This image has been hidden by our adult filter. Show original image.
他们叫我麦子:转发微博
戴旭:英国金融时报专栏作家徐达内倒是针对斯诺登曝料美国的“棱镜”项目称:“考验中国右派公知的题目来了”。那些平日以指责中国网络监控管制为已任的民间意见领袖,多数对此避而不谈,靠着成天发布中国公权力劣迹以赢取关注的营销账号更加沉默是金。
No more matching mess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