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Weibo

"@书生意气" on Sina Weibo

走进不可思议的全能学霸班,一起与“郎”共舞 | 我和我的祖国·献礼70年特辑④ WeChat ID neu-1923 About Feature 自强不息,知... more
书生意气:太祖83,可以匀点辣椒//@王作家小山: 斯大林也75,也能匀一份。//@猎人瓦西里:希特勒56,没吃上饺子。博卡萨匀一点俩人吃//@王作家小山:博卡萨75,也超期了,天天吃饺子?//@猎人瓦西里:谁家过年还不吃顿饺子?//@王作家小山:卡斯特罗活了90岁,你怎么说?
书生意气:多次突然断电引起的硬盘故障,很容易恢复数据的//@海淀路39号朱学东: 神助工攻河南赵阿姨,应该特招进中国足球队
书生意气:习核心要感谢仰融不成?//@老编辑不上班: 说这事儿影响国运,因为02年之后上海风头太劲,老书记狐假虎威得罪太多人。他的落马不但让辽宁老省长补缺入局,而且原来的接班平衡被打破,所以只好放弃共青团与上海干部平衡的方案,临时选一位组织各方都认可的人选,经由上海调上来。他就是…
书生意气:人命关天,兼听为明
书生意气://@盘子微谈: 幸亏日本人的算盘落空了![允悲]
书生意气:看评论,随便说任何话都能被看出有恶意的政治隐喻,不服来辩
书生意气:有人居然敢自称北师大三杰?脸皮够厚的 @北京厨子企业号 @王小山
书生意气:真是强盗逻辑//@钱中华:转发微博
书生意气:已经有围观的人一边大叫说的好,一边在争论散人和李神童谁是坏人,唉。@五岳散人 @中汉协269 都是我没见过但视之为朋友的人,你们已经互相伤害太深,不指望你们互相道歉,但能就不小心违背了对事不对人的原则道歉吗?
书生意气:张铁生、汪精卫也曾经是英雄 //@江湖侠客吴仲湛:本人三十二年退休老党员,当过二十年党支部书记,永远与党中央保持一致。有胆说:“抹黑英雄是个伪命题”!别有用心的偷梁换柱,抵制民众打假。看看辽宁省长公开承认该省数据造假,就是一例。
江湖侠客吴仲湛:抹黑英雄?这是一个伪命题!为什么同是“英雄”,民众质疑董存瑞,邱少云,黄继光,雷锋?但是,却沒有质疑吴运铎,王孝和,罗盛教,杨根思,邱学惠,向秀丽,安业民,麦贤得,等等等等?经得起历史检验的英雄多,经不起民众质疑的英雄少。所以,“抹黑英雄”是一个伪命题。 ​
书生意气://@阳光下的清泉:十八大提出依法治国这个命题的时候我就晓得司法受不受党管是一个绕不开的问题。我自己的解决方案是,立法归党管,执法独立,这样既保留了党管的模式,又能在一定程度上保持司法独立。希望执政者能够有智慧,向前走,不要向后退
李佳佳Audrey:司法独立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中明确规定的啊,什么时候成“西方错误思潮”了? ​
This image has been hidden by our adult filter. Show original image.
书生意气:让大妈回家过年吧,我可以去天津做保,现金信用卡微信支付宝当场给钱//@吉四六: 我觉得不合逻辑,坐等反转。//@五岳散人: 回复@被注册了呀:OK,说个数,我给。//@被注册了呀:说白了没人给钱取保呗 呵呵哒
书生意气:现在还让播芙蓉镇吗?//@谢文: //@郑维:运动啦!又运动啦!//@广州城堡堡主:如果真的再来,能不能就在北方搞?广东人民不同意,港澳同胞也他妈的不同意[doge]//@何兵:砸烂公检法之前,先把律师队伍干掉。当年就是这样子。
十年砍柴:山东建筑大学邓教授,在毛的忠诚卫士压力下免了参事,我觉得这个不算啥,革命运动刚刚开始。我等着他们进一步行动,打倒党内走资本主义路线的当权派,砸烂公检法,踢开党委闹革命。
书生意气:有说日期错了的请注意:此文并非陈律师手中流出,而是同学手中流出,猜测是陈大律征求意见稿被泄露
书生意气:支持陈律师,理性合法抗争到底!这是故意伤害过失杀人的重罪!
书生意气:又一个比较说服力的法律解释
仝宗锦:既然被删了,那就再发一次。反正平安夜闲着也是闲着。
书生意气:支持陈律师,理性合法抗争到底!这是故意伤害过失杀人的重罪!
书生意气:[赞]//@风青杨V:不论如何,冲这份勇气骨气得要点个赞!
书生意气:人民法院可以自由进去立案的。还有例外吗?//@四分卫SPA测试版:所有挂有“为人民服务”牌匾的地方,你都无法自由进入的,即便你好奇驻足多看两眼,凶神恶煞的武警一定会对你大声呵斥,这就是人民国家的实质。
翟一铭律师:厨师把鸡鸭鱼牛羊猪召集起来,热情的说:“今天我们充分发扬民主,你们说说喜欢怎样被人吃掉?”众皆不语。只有牛欲言又止的样子。厨师说:“说吧,不要拘束,发扬民主就是要畅所欲言!”于是牛说:“其实我们不想被人吃掉!”厨师笑着说:“你看你,一开口就跑题了。”
书生意气:县长才是处级,这些官二代努力一辈子也不过科级,连破处的需求都没有,好可怜//@北京厨子新号: 回复@meinierweijie:就是。//@meinierweijie:破处才能突破处级干部,才能得到高升。//@北京厨子新号:搞不好女儿还要给他白操呢。
李幺傻:我认识的一个县级局的局长退休了,他儿子不久前提升为副乡长,跃上官场的第一级台阶,在随后的二十年里,会按照副乡长、副书记、乡长、乡书记、局长的顺序一步步爬上去,步他爹的后尘。而且,他的下一代只要在县城生活,还是这样的历程。这就是我离开县城的原因。如果我不离开,会祖祖辈辈给他家打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