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Weibo

"@一孔之见V8" on Sina Weibo

一孔之见V8:[吃惊][偷笑]//@潜龙13冲天:@迟夙生律师:[哈哈]太逗了!
咋整:【骆家灰辞职原因大曝光!】👇👇
一孔之见V8:【推粉】[推荐][霹雳][赞啊]@剿匪支队 ,知道我在等你吗?快来看一下我写的这本书吧!——席特乐《我的奋斗》,漫画作者@飚哥钢笔画45
一孔之见V8:秋风敲打着梧桐,十八姐唱的父老乡亲脸蛋那叫一个红。西子边,金山下,多少喜歌好故事。荧屏上,纸媒中,梁红玉抗金兵,许仙与白娘子可在洞中可在洞中可在洞中?姐饮罢三杯甘露喜不自胜,只把那憨儿累得战鼓隆隆战鼓隆隆战鼓隆隆。啊千秋大业融美梦,直叫俺心里噗噗通通噗噗通通噗噗通通@飚哥钢笔画45
一孔之见V8:回答![怒]//@亨哈1121://@袁裕来律师: 同问。//@王强_99: 请问当地纪委,其妻子携366万现金求保释,这是否为合法收入?
袁裕来律师V:【广东官员宋某被控在澳大利亚强奸大学生导游】《时代报》11月7日刊文爆料,中国一个访问墨尔本代表团的成员,被控强奸1名为其代表团进行导游服务的大学生。Song周四在墨尔本治安法庭出庭受审,申请变更其保释条件以便能返回中国。http://t.cn/zRjtQ7R。评:是不是在国内睡大学生成瘾了?
This image has been hidden by our adult filter. Show original image.
一孔之见V8:孟婆长得很慈祥,心思可不在脸上,原以为在奈何桥这重要的位置上混个光鲜的封号后就让贤垂帘,哪知黑白无常羡慕嫉妒恨滴连同诸路恶鬼愣要改革汤方…孟婆从容若定一盆倾泻,奈何桥下顿时欢声鼎沸,那婆子还没续满新水的时候,期待重生的鬼们竟已有了春秋大梦的鼾声……孟婆笑咪咪的:排队,别急,走你!
一孔之见V8:【民主与选票】民主其实很简单,只要选票说了算。选票其实更简单,只给信任的那边。有人说中国不适合搞民主,那是放屁,说这样话的都是为了维护自己的既得利益。有人说投票者应该具备一定文化,艹尼玛,他只要知道把手里的种子丢给谁就是啦。为什么现在连个选票都没有啊?谁叫你们是一盘散沙!
一孔之见V8:[吐][吐][吐]//@放毒红领巾5://@涉-美151: 不推翻独裁,大家还真不能把她怎样。//@愤怒的老鬼2: 滚! //@醒卧美人腕:滚你妈的 //@一个愤怒的中国人:去你妈的
江枫时评:【财产不公开,你能怎样?】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副主任信春鹰答记者问时语出惊人:“人大代表不等同于国外议员,财产不用公开!”[弱]
一孔之见V8:所谓的梦无论怎样解释也就是个梦,梦中的人不知不觉的陶醉在虚幻之中,间或被噩梦惊吓时有的会马上觉醒,有的会一直深陷其中。睡觉作梦是大脑的正常反应,由于个体不同而梦境亦有所不同,所以不存在同一个梦境之说。倘若真有什么手段令所有的人都作同一个梦使其永远沉睡不醒的话,催眠不行下药准能。
一孔之见V8:所有的官方照片中,这一张最值得保存。
一孔之见V8:近日又有官员扬言老百姓为什么不公开财产,好吧,现在可以开始啦!——漫画选用@飚哥钢笔画45
一孔之见V8:没有证据就是颠删![怒]//@霜叶V5:还有这样的大V,真想见识见识!不过有听说上微博赚小钱的,一次五毛,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南方红叶枫: 官网想做谣哥的推手?无语!//@卫庄: 现在的大V好像说的是官窑。现在P民还有敢称大V的吗?
作家-天佑V:【新华网强推周小平文章】文章称:一些“大V”们掌握了舆论的粉丝量之后,是不会闲着的,他要挣钱。他看见有人在上访,就拍下来、写出来给官员看,你要给我一笔讲课费50万,我就不报了,你要不给我,把你往死里打,有的人怕了就给了。http://t.cn/zRSaR0R微评:周小平能说说这些大V是谁吗?点点名?
一孔之见V8://@等到胜利那天://@饮水居士: [哈哈]//@丁来峰:[哈哈]//@napochan: 最讨厌“看的懂的转”这句!我就看不懂但就偏要转[怒]//@专栏女作家: 高级黑!看的懂的转![衰]
丁来峰V:谁家这么不幸?好深刻的教训!
一孔之见V8:今天,[围观]关注他们就是关注我们自己!
一孔之见V8:一个都不能少!——关注!!
一孔之见V8:→_→//@上海老哥:[围观]→→//@2012之觉醒: @联合国 抓记者抓律师抓老师,审新闻审电视审微博。这就是你们刚说的人权吗?
一孔之见V8#随手拍#我写的,认识的就把我带回去吧!
一孔之见V8:[给力]//@不滚就拿刀剁你:偏偏二逼们深信不疑! //@出门闯到鬼3344://@真妮花的愛://@赤臘角行走: 這個根本不是問題,問題是腦殘的人民居然願意相信。//@姜雁航: 对他们有利的,他们可劲的忽悠,对他们不利的,他们可劲的屏蔽,显示他们愚蠢的,他们可劲的删除。
司令本:当需要论证中国牛逼时,他们说:“中国有五千年的历史文明,美国才区区两百多年,美国算什么?”当需要论证中国不适合与美国等国家接轨时,他们说:“国情不同,再说中国才发展了六十年,美国都已经两百多年了,怎么比啊?”在如此"伟大"的唯物变戏法面前,时间真可怜,历史真可怜,真理真可怜!